遗梦小说网提供娘子有诈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遗梦小说网
遗梦小说网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阅读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武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慾伦艳记 成家大院 关照母亲 为爱正名 清霜如月 性福生活 慾之寡欢 男按摩师 娇艳人生 妇科男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遗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娘子有诈  作者:花颜 书号:7135  时间:2016/12/27  字数:8968 
上一章   ‮章八第‬    下一章 ( → )
多久了?

  她问自己,将自己的心完全剖开。

  是的,爱他已经多久了,她还记得很清楚,也许早在第一次见到他后,就已注定她永世的沉沦。

  她忘了爱他什么。理由早已消失,剩下的只是他这个人。

  他难道不知道他的生命是她的喜悦,他的呼吸是她生存的价值?他怎么能将这些只当作是他自己的,全然轻视她的在乎,这对她而言是多痛心的事,他怎么能不知道,怎能不重视?

  朱潇和朱尽的行动已惹来仇人不停的暗算,而他还要再拿生命去陪葬,她怎么能够忍受?

  她不能再一次失去他,无法置若罔闻,即使她得放下自尊,不顾矜持地哀求他,她也在所不惜。

  朱杏静静地站在萧下尽的房门口,月光投在她身上,让她看来皎洁美丽。

  瓣浩一见是她,主动自萧不尽的身后悄悄退下。

  四周寂静无人声。

  他们谁都不说话,似害怕、似亲密地用眼神交流彼此的感情。

  “不要去。”她打破沉寂。与他对峙,战败的永远是她。

  前天,她从戈浩与朱尽他们的私谈中,得知他要亲自去见王狮恩,这个消息狠狠击溃她心中立下的誓言。

  她不能眼睁睁地着他走上黄泉之路,不加以阻止。

  萧不尽细细打量她,苍白的脸上是一双大而哀痛的眼睛。从他们再次相逢,他好像老是让她哭,没看她在他身边开心地笑过。

  纵然那么多年过去,她依旧占据他所有的感情,封闭的心灵曾因她而开启,对她再也没有力量抵抗。

  他无法遗忘过往,对她的思念如此长久,却不能带给他无所畏惧的勇气。过去太怕爱她而带来伤害,而现在有了保护她的力量,仍然不能将她留下来。

  内心的恨,不共戴天的仇,是他的责任,是他无法挥去的阴影,他一定要除掉这个威胁,不然他永远不能安心地拥有她。

  “不要去。”她再说一遍。

  她的乞求唤不回他的决定“夜深重,你不该来这里”他躲着她毫无遮掩的真诚双眸,怕看见里面引人心疼的脆弱。

  她是他的致命伤。

  “不要去。”她只在乎这个。

  “杏,我不能不去。”他垂下眼睑,最怕听她这样求他。她再这样看着他,他会动摇,会想改变决心的!

  “儿子受伤回来,这还不够吗”他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想通,报仇不会带来任何的足?

  萧不尽摇头“我一定得去,不除掉他,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得到王狮恩的罪证,他原本该放下心,但事情突然有变,他不得不亲自去见王狮恩,确定没有人会再因他遭受伤害,不然他会一辈子愧疚。

  如果让王狮恩有息的机会,他会想尽办法除掉他,甚至连累他身旁所有的人,他不能给王狮恩这种机会,他必须保护他所爱的人,他要彻底作个了结。

  朱杏泫然泣,轻轻走近,然后慢慢地抬头凝望他,祈求道:“不要,难道非得牺牲生命,你才会甘愿吗?”

  “但王狮恩在我的面前杀了我的父母!”萧不尽低吼,她为什么不能体会这种痛苦?她也有同样的遭遇。

  “你以为我不恨他吗?他让我失去爱人,成了没人要的女人,还害得我离乡背井,失去父亲,甚至连儿子也差点葬送在他手上,我不恨他吗?我恨得比你深,但我不要因为这股恨意而再次失去你。”

  “杏,不要这样求我。”她不知道她的祈求会让他痛苦万分。

  “你会死的。”

  “不会的,相信我”他没那么不济事,纵然保护不了她,但他绝不会让自己白白牺牲。

  朱杏苦笑,撇撇嘴角“我不要赌那不到一半的可能,泪已经得太多,我不要再过那样绝望的日子。”

  “杏,只剩这一次,如果这次不能铲除他,那么以后就不可能有机会了。

  她挥开他伸出的手“不!这一次就足以害你送命啊!”

  “听我说”

  “是你该听我说,我不要再失去你。”如果他做不到这点,她不会留下来。

  “你不会失去我。我只不过是要去了结过去,那样我们才有全新的未来可言,不然我们的生活会过得战战兢兢。”

  “我会失去你。”她无法谅解他,当年他因为她的天真、单纯,以她不能承受这些事为理由抛弃她,让她过了那段生不如死的漫长岁月,这次他又因为要报复而舍弃她,她不能接受。

  在他的眼中根本没有她!

  没有!

  没有她

  萧不尽见她眼神逐渐狂,拼命安抚道:“杏,这是最后一次,我会平安回来,我保证!”

  朱杏疑惑地看他“真的吗?你会平安回来?”她已经被他骗过,不能再轻易相信他,可是她好想相信。

  萧不尽轻拥她人怀,在她耳边低语“真的是最后一次,我保证。”

  “不尽,我怕。”

  “没事的。”

  “不要跟我说没事,你不是没看见他们兄弟俩受了伤回来。你想那个人不会防着你去找他吗?万一你这一趟去是自投罗网,怎么办?”想到朱潇的遭遇,她根本不能完全放心。

  “相信我,我有万全的准备。”

  “我不想再经历当年心碎的痛苦,你更不是九命怪猫。”朱杏悲泣,痛恨他的执意,不肯放下心中的仇恨,有了敌人不法的证据,还要以身犯险。

  “有石安在,我不会有事。”

  “命只有一条,再高明的大夫也有没办法的时候。”当年她差点卖身,也救不回父亲的命,她已经眼睁睁看着父亲死去,她不能再看着他去送死。

  “相信我。”

  “不尽,不要去!”她只要求他这一项。

  “乖。”萧不尽哄道。

  朱杏推开他“说到底,你还是要去?”

  萧不尽抿嘴,困难地开口:“杏,这对我很重要。”

  “我对你不重要吗?”

  “这是不能比较的事。”

  “你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这是不能比较的事?”

  “我会平安无事回来。”

  “你拿什么来保证?你的命?你的承诺?还是你儿子身上的伤?他可还昏不醒。”朱杏悲哀地低喃。

  “杏;也许你不能了解我非这么做的想法,但是人活在这世上总有些事得付出所有去完成。”萧不尽面无表情地说着,他要过没有威胁的日子,要过能安心拥有她的生活,即使他将冒着再一次失去她的风险。

  “我只是要求你不要轻举妄动,你已经拿到罪证不是吗?”

  “不行!”萧下尽拒绝“错过这个时机,不晓得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不能再等了,而且朱尽他们的行动已经打草惊蛇,要是再不解决王狮恩,笛莹她他惊觉自己暴了不该说的秘密,立刻闭口不谈。

  “你说什么?”朱杏眯眼。

  “杏,我不能答应你不去。”他做不到,因为他们不够小心,卢笛盈已经落人王狮恩的手中。

  “因为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比我重要?”

  “不是。”根本不是这样!

  “不是?你不是因为她才要涉险?”朱杏咄咄人。

  “你能不能有点理智,不是这样的。”

  “不能,我也不想有理智,它只会让我痛苦。”

  “杏,我不想再跟你辩。”

  “因为你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因为你爱你的子。”她下了结论。

  “该死!难怪我不得不放弃你,就是因为你这种有理讲不清的个性。”萧不尽不怒火中烧,口不择言。

  “我这种个性帮助我活了下来l”她可不是那种软弱的千金小姐。

  “这跟那是两码子事,你不要混为一谈”跟她讲道理一向是剪不断理还,她真有把一桩小事变成大事的才能!

  “借口!”

  “杏,你以为当年的你够坚强吗”他不能不把话挑开来说。

  “我不够坚强吗?那么我怎么敢未婚生子?”朱杏冷笑,他未免太瞧不起她。

  萧不尽对这点无言以对,她的确让他刮目相看,但面对王狮恩的威胁,这又是不同的压力,热情的她没有办法不跟他亲近,而他更怕自己不能掩饰爱她的感情,而导致她的生命有危险,况且这一次他不能不去,还有人命掌握在王狮恩手中,他不能对不起石安和笛莹,他们是同生共死的伙伴。

  “杏,我知道你担心,可是这是我该做的事。”

  “一定要亲自去?其它的方法都试过了?”他根本不知道她介意的是什么,她介意的是他拿生命去冒险。

  “我没有办法再等下去,我要亲眼看见王狮恩咽下最后一口气才能安心。”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肯改变。”

  “杏,为什么你不能替我想?你应该知道父母被人死是什么滋味”萧不尽忿忿地低吼。

  “你为什么不替我想呢?”她已经替他想大多,不然事到如今她不会还站在这里不走。

  “我有替你想过,所以我离开你。”萧不尽没有多想地口而出,他已经被她到角落无力反击,只能转而伤害她。

  朱杏脸色倏地刷白“你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看不起我?是,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是我傻,是我笨,是我不该赖上你!”

  “如果你真要这么说,我没话反驳。”他对她已无话可讲。

  “萧不尽;为什么你能这么绝情?”她悲哀地大喊。

  “事情得我不得不这样做。”他只是作了最好的选择。

  “我不配嫁给你,是吗?”

  “不是。”

  “我不够格站在你身边,是吗?”

  “不是”萧不尽愤怒地对她咆哮,她为什么老是弄错他的用意?

  “那你为什么这样伤害我?”

  萧不尽对她的问不知该如何响应。

  “对,你还有一个老婆,不需要我,是吧?她不阻止你毁了她爹吗?”

  萧不尽一震。他可以利用这个理由她走,不然他就要屈服在她的恳求下了,那他一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

  “我跟她是夫,她当然是向着我。”即使说谎,他也不能不这样做。

  朱杏整个脸色由白转青“你再说一遍。”

  “我跟她是夫,我不会抛下她不管。”

  “那么我算什么?”她挑眉问。

  萧下尽不语。

  “女?”

  “不是”他失去控制地大吼“你什么都可以说,就是不准你这样说自己!”

  她不是廉价的女人!

  对他而言,没有哪个女人比得上她。

  朱杏瞪着他,不再言语,他的行动已经表示她对他的意义;她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价值。

  她要离开,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要见到他。

  她立刻掉头就走。

  “杏?”萧不尽忍不住拉住她。

  朱杏坚定地拨掉他的手。

  “不要”萧不尽情不自地道。

  “是我太傻了,妄想能改变现实。”朱杏苦笑一声“心碎了还能再碎一次吗?”

  他心痛难当;只能放她离去。

  朱杏忽地停下脚步,稍稍转过头“从今以后,你不用再为难了。”她这次会头也不回地走。

  萧不尽知道自己已挽回不了她。

  为什么他跟她每次都会错过呢?

  老天爷,他受的苦还不够多吗?

  朱杏离开他的房间后,茫然地在回廊上走着,脚步微颤。

  她在心底嘲讽自己自甘下,人家根本不把她当一回事,为什么还要搞得自己这么狼狈?她苦苦哀求,甚至放下所有的骄傲,换来的还是不屑一顾。为什么避不了被他遗弃的命运?不是说不再为他伤神,不是要将他置于脑后?一听他要身涉险境,她还是克服不了打从心底泛出的恐惧,怕极了他从她眼前消失。

  唉!她早已不再拥有他了,还搞不懂吗?他就是死,也没有她的事,为什么还要给他机会任他侮辱?爱一定得那么卑微吗?如果是这样,那她不要了。

  她再也不想听他怎样敷衍她的感情,不看他的残忍,一次又一次置她于绝望之境。

  他的眼底没有她的存在,不然他不会看不见她的害怕;他的心没有她驻足之地,不然他不会单纯地认为她会永远等他。

  她独自抚养儿子的苦,任人讥讽的心酸,他不曾尝过,父亲被人打死的悲痛,她忍了下来,为的是活着想再见他一面,为的是心中那一点残存的火苗,她细心呵护了这微弱的火苗十四年,到最后,他的子依旧不是她,他只是认为她不是那个可以承担他痛苦的女人。

  她不能吗?

  是的,她不能,因为她在他的心中是最微不足道的小角色!

  这一次,她要连拔除对他的爱恋,不留一点残渣。

  ****

  “娘,你真的要走?”朱尽一睑着急,在朱杏旁边碍手碍脚,尽量延长母亲收拾行李的时间,看能下能改变她与庄主间的僵局。

  朱杏不耐烦地遭他一眼“你们搞的鬼,不要以为娘什么都不知道。”她收起崩溃的情绪,不在儿子面前心伤,让他们不安。

  躺在上的朱潇和站在一旁的朱尽面面相觑。

  “娘,我们只是不想让你一辈子都是一个人过活。”娘一直都是不快乐的,眼中的失落,让逐渐长大的他们想为她填补,所以他们才有这次大胆的行动,设计将她和庄主重新凑在一起。

  “娘的心愿已了,过去的让它过去吧。’她真的已不再留恋。

  “过去已经过去,那现在与未来呢?”朱尽问。

  “现在还是什么都没有啊,未来到时再说。”

  “娘没再重新爱上庄主?”

  “儿子,爱这个字眼太沉重,过去对他,我只是女人家的死心眼吧,现在不会再有了。”

  “娘,你又何必”说谎骗自己。可是这句话朱潇不敢在娘面前提,怕她生气发飙,不要他这个儿子。

  “你娘不会那么没骨气,跟人共事一夫”她会受不了的,也不想让自己因为嫉妒变成面目可憎的女人,她情愿选择视而不见,独自憔悴到死,也要过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生活。

  留下来是心痛,离开他是心碎,那么她宁为玉碎也不为瓦全,她不要再活得没有自尊,没有自我。

  没有他,她应该会过得更好。

  朱潇和朱尽见挽回不了母亲坚决的心意,当下作了决定“娘,我们跟你走。”

  他们只想让母亲快乐,庄主的安危只能留给他自己处理了。

  “随你们”朱杏继续低下头收拾自己的行李。离开赭傲山庄,她要回去属于自己的地方,疗伤止痛。

  ****

  杨柳随风轻飘,时间总是不等人地慢慢流逝。

  朱杏站在船头,静静眺望远处,她的眉头有着淡淡的愁思。她悄悄走了,下带走任何东西,只有满满的回忆。

  没有他的消息,更拒绝传言溜进她的耳中,影响她的心情,她打算重新经营云绣阁,一来打发过多的时间,二来没有酒鬼大哥的同意,她可不敢放下这门

  生意不管。

  萧不尽悄然无声地来到她身后,对她的离开痛心又愤怒。

  当他处理完王狮恩的事,与郭石安救出卢笛莹,待一切尘埃落定后,他赶回山庄,心喜自己终能毫无牵挂地爱她,怎知却只有满室的寂寥等着他。

  他痛苦地发现,没有她,他根本没有未来可言,况且他还欠她一个解释,所以他来了。

  朱杏感受到身后有人靠近,霍然转头,看见是他,

  她呆住了。

  “你要做什么?”她已经没有东西可以给他。

  萧不尽一步步接近她“你真要离开我?”回到赭傲山庄,发现她不见踪影,她可知他有多心慌?

  朱杏一愣“好可笑,萧庄主,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这样问我”她绝不让他再践踏她的心。

  也许她已不会再爱别人像爱他一样深,但她情愿守着自己的心,也不会再陷入爱情的悲惨泥淖。

  “凭我是你的男人。”萧不尽不要当年的错再度重演,无尽的相思已令他憔悴,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

  “我的男人?”朱杏撇嘴冷笑。

  “杏,不要说出让我们都会后悔的话。他阻止她再伤害彼此。

  她沮丧地发现她无法否认自己还爱他的事实,她不想再伤害他,但也不想再苦了自己,她要彻底对他放手,也让他对她放手。

  “我要成亲了。”即使说谎,她也要离开他。

  萧不尽止住步伐,冷沉地睨着她。

  朱杏的心情不似以往浮动,平静地望着他“可惜对象不是你”这种情况会不会很可笑?一报还一报?

  “是谁?”他的心开始痛,不能接受这项事实。

  “他是谁不重要。”

  “你骗我?”’

  “这么大的事,骗你可是会马上被拆穿,我不想在你面前闹笑话。”她已经脆弱得不起他的讪笑。

  萧不尽不相信“你是在报复我?”

  “萧庄主,你把自己想得太伟大了,我可没兴起把自己的未来幸福当陪葬品,只为了赌气或报仇。”朱杏僵硬地笑开,尽量想让气氛好一点“嘿,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你不祝福我吗?”

  “我不信。”

  “我会邀请你来观礼。”她要让彼此都死心,他们早在他为了报仇,弃她跟孩子不顾时就该断了,是她不该,是她痴心妄想,忘了他的无情,忘了他不要她。

  心上的烙印一次次地加深,她恨他,恨他让她爱他,恨他不能让她忘了他,恨他为了仇恨抛弃她。

  但对于他的痛苦她能感同身受,亲人死在自己眼前的无力和自责,她也可以体会,明白他想报仇的决心,但她不能原谅他什么都不肯说,在她的哀求下,他还是只敷衍她的感情。他为所为,却忘了她会改变,她无法再像过去那样无条件爱他。

  “你以为我会去吗”他咬牙切齿地说。

  “随你。你不来更好”

  “你”

  朱杏看着他睑上疲惫的线条,紧绷的下巴,他的怒气如漫天大火向她袭来,她想无动于衷,却不住浑身颤抖,是对他会伤害她感到害怕,还是因为自己对他的无情感到失落?她已分不清到底哪种情感才是真实的。

  恨他的理由多了一个,因为他,她失了自己。

  她不对自己面对他时的软弱摇头苦笑。“你笑什么?”他的痛苦对她而言是个笑话?

  朱杏摇头,不回答他大过感的问题。“为什么还来找我?”她以为他们已经说清楚了。

  “我要你回到我身边。”他只有这个希望。

  听到他的要求,朱杏悲从中来“萧不尽,我不是永远不变的,不会照着你要的样子走。”

  “卢笛莹不是我的女人。”萧不尽突然说,这是他欠她的事实。

  “什么?”她讶然。

  “卢笛莹是石安的女人。她是王狮恩的养女,打算用来笼络敌人之用。当年我隐藏身份,在王狮恩底下工作,和石安他们相识,但王狮息中意的人是我,他看出我有做生意的潜力,想要培植我当他的心腹,却又怕我不能为他所用,于是用卢笛莹来拉拢我,顺便利用她监视我的一举一动。”

  “但她早已经爱上石安,所以我们将计就计,让我娶卢笛莹,假成亲,先取得王狮恩的信任,让卢笛莹成为我们在王府内的伏兵,慢慢建立属于我们自己的势力,等实力厚实,再来对付难的王狮恩,会比较容易,所以当年我不得不抛弃你。而这一次我离开是因为卢笛莹在我们窃取账簿后,误信王狮恩的话,被他回府,为他所擒,所以我不得不帮石安救出她。”萧不尽解释这一切原由。

  “原来如此。”她终于明白。

  “杏,跟我回去。”萧下尽低下声音要求她。

  “不。”纵然心喜他没有爱上任何人,但她却早已伤痕累累;恐怕不能再无条件地继续爱他了。

  “杏,我知道这十多年来是我对不起你,我有心想要弥补,给我机会。”

  “你根本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只要你跟我回去,你想要什么我都会帮你拿到。”

  “你不可能拿到。”

  “你不试怎么知道?”

  “我已经试过。”换来一生情伤。

  “我再问一次,你到底跟不跟我回去?”

  朱杏摇头拒绝,跟他回去,她会再次面临心痛的结局,她不想要再这样待自己,她不会再被他的请求打动。

  萧不尽面色阴沉,没再多置一词。他已经追来,也已经向她解释他的苦衷,是她不肯谅解他。是她不愿给他们机会重来,他不该再傻愣愣地待在这里,被她再三无情地拒绝,像一只可怜虫。

  他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来挽回她,甚至放下身段与自尊来请求她回到他身边,是她不肯原谅他。

  朱杏泪眼朦胧地看着他的身影远离。

  她只有一颗心,不能继续任他伤害了。

  算了,也许他们真的没有缘分。 Www.EmEnGXs.COm
上一章   娘子有诈   下一章 ( → )
遗梦小说网提供花颜新作《娘子有诈》最新章节,为您推荐娘子有诈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读娘子有诈最新章节就到遗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娘子有诈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