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梦小说网提供娘子有诈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遗梦小说网
遗梦小说网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阅读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武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慾伦艳记 成家大院 关照母亲 为爱正名 清霜如月 性福生活 慾之寡欢 男按摩师 娇艳人生 妇科男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遗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娘子有诈  作者:花颜 书号:7135  时间:2016/12/27  字数:9749 
上一章   ‮章六第‬    下一章 ( → )
萧不尽畅快得想呻,可是他不能让她知道他早已在她手心,不然她一定会狠心地停止,吊足他的胃口,那种看得到吃不到的难过,他可不想尝。

  “这样的力道,你可以接受吧?”朱杏柔声问,转到他身后。

  “我没意见。”只要她不松手,他随便她拿捏。

  “你好硬。”她埋怨地加大力气。

  他闷哼一声。

  “你不喜欢?”朱杏皱眉。

  “还好。”萧不尽声音僵硬地说。

  “我可是经验丰富喔,你一定会喜欢。”她没有多想地道。

  萧不尽脸一沉,不喜欢她对这种经验那么自豪。

  “你舒服吗?”朱杏俯在耳边问他,温热的呼吸吹过他的耳际,引爆他故意隐藏的望。

  他闭紧嘴巴,硬是下肯松懈,但不能遮掩身体直接的反应。

  她得意地一笑,察觉到他肌的悸颤,她更努力了。

  “再用力一点。”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话来。他已经动情,激动得想拥抱她,尝遍她馨软的娇躯,可是绝不能让她看出他已动摇,不然她绝对会不客气地拿这项弱点来讽刺他。

  你觉得这样够了吗?朱杏故意在他耳边呵气,挑逗他的感官。

  “不”萧不尽已经不能隐瞒他的渴望。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她的小手上,难以抗拒她的服务,难以克制他感到畅快的表情。

  “还不够吗?”她娇声软语地勾动他的心弦。他浑身一颤,她碰到了他的感点!

  朱杏嘴一噘“可以了吗?”她的手已经开始酸疼了。

  “你这项推拿的技巧是从哪里学来的?萧不尽喃喃地问。

  “你真的想知道啊?”她睨着他。男人的心态她很清楚,宽容的人不多,能够完全不在乎的是个宝,稀世珍宝。

  萧不尽的身于僵了僵,他的确不想听。

  “哎呀,你害我的努力白费了。’朱杏不嘟囔,小手的动作却没停O事实上,她对他健硕的肌爱不释手

  萧不尽的呼吸变深、变,脸色不由得泛红。

  察觉他不由自主的反应,朱杏得意地轻笑。她早知道这招有用,看他如此享受,就知道她的功夫不是盖的。

  “再用力一点。”萧不尽催促道。

  “够了啦。”她已经快没力了。

  “不够。”他还要更多。

  她只好应他要求加重力道。

  “力气再大一点。”

  朱杏气得用力捶他。还不够,她的手就要断了!

  萧不尽赶紧闪到一旁。她一不高兴马上拿他出气,而他又不能太强硬,久而久之他懂得开始学着让步,发现这样反而会让她没有理由可以撒泼。

  “你不想达成你的愿望了?”

  “我的手酸死了。”朱杏嚷嚷,她才不要还没达到目的反而先累死自己。

  “我看看。”萧不尽拉起她的手帮她捏。她做事一点都不懂得衡量自己的能力,老是一鼓作气往前冲,等发现不对,已经来不及挽回。

  朱杏看着他对她好似以前,放纵自己沉浸在他的温柔中。就是这样的温柔让她尸骨无存,满心只恋他一人。

  “觉得怎么样?好多了吗?”萧不尽必心地问。

  她不语,只是垂下头,眼眶不自觉地泛红。

  “杏?”

  朱杏稳住啊动的心情,她不能就这样原谅他,不然她所受的苦算什么?她的痛苦谁来还?

  她绝不能心软!“放手。”她不再是当年那个笨女孩。

  萧不尽迟迟不肯松手。这段日子他一直问自己,当年的决定是对是错?然而此刻捏握着她的手,他已经不能思考。

  “萧不尽,放手,我的手并不好摸。”她的手已不如年少时细

  “红酥手。”萧不尽低喃。

  她翻翻白眼“睁眼说瞎话。”

  “杏,你的手是一双抚慰的手,即使没有红酥手的柔,没有它的优雅,但没有谁的手对我更有意义。”这双手曾抚遍他的全身,带给他热情与温柔的感受,和永生难忘的记忆。

  朱杏瞪着他“你知道我最恨你什么吗?”

  萧下尽不解地注视她。

  “我最恨你从不拿甜言语骗我,然而只是看着你,我却早已经醉了。”朱杏不甘地抱怨,什么时候他对她才会没有影响力?

  他勾起嘴角,很高兴听到她这样说。

  “可惜的是我不再是那个神志不清的女人。”朱杏的话又浇了他一盆冷水。

  萧不尽没有太大的反应,他知道他们要回到过去不是那么简单,但比起前些日子,他们的相处越来越像从前,他想找回爱与被爱的记忆。

  朱杏回自己的手扭绞着,想不在意他在上头留下的微温,却没有办法。

  “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哪里吗?”萧不尽垂眸道,不敢让她看见他的表情,怕她断然拒绝聆听。

  她没有回话。他一向是沉默纂言的人,她有些好奇他会说什么。

  “我最喜欢你看我的眼神,给我一种世上我最伟大的感觉。”

  “我什么时候那样看你了?”朱杏不承认,她没那么,还死抱着过去的种种不放。

  “以前”

  “现在没有!”朱杏抬头,她有这个自信。

  “总有一天会再有。”

  “不可能!”她断然道。

  “会的,你会的。”他不会放弃,一定要她再回到他身边。

  “哼!咱们走着瞧,永远都不可能。”朱杏噘着嘴发誓,她保证自己不会有那么一天,她没那么傻!

  ****

  朱杏利用儿子当班时,躲躲藏藏地闪入空无一人的书房。

  她拿起一枝枝摆在桌上的笔,在端粘上胶,要萧不尽一枝都不能用。

  上完胶之后,她悄悄把笔放回去,将一切整理得完好如初。她呵呵笑着,大功告成!

  一定要见到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否则绝不罢休。

  “你在做什么?

  声音乍响,她惊跳起来,差点撞翻椅子。她稳住自己,之后马士胡乱窜逃避着来人的目光。

  要死了,她为什么这么倒霉,老在他面前吃瘪?欠债的人是他,困窘的滋味却由她来尝。

  “别跑了,我已经看见你。”

  朱杏皱起脸,停下动作,忿忿不平地面向他“你不是去谈生意吗?为什么这么早回来?”

  萧不尽逡巡着朱杏搞鬼的笔,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她不反省自己,反倒怪他这么早回来,看来她真的恨他到他动辄得咎的地步,但他绝不容她忽视他的脾气,搞鬼也得有个限度,毕竟还有敌人正虎视眈眈,绝不能让对方知晓她的身份。

  “书房不是你能来的地方,一不小心,你会被当成敌人派来卧底的人看待,轻则皮之伤免不了,重则连儿子都拖下水。”这件事的严重不容她忽略。

  “哼!你以为我有那么笨吗?当然是没人看见我才进来。别看不起我,不然吃苦头的人是你。"朱杏抬头,不让自己在他的怒视下胆怯。

  “一把年纪了还玩这把戏,你不觉得太孩子气?”他拿起一枝笔把玩,看样子她打算让他的生活充满不便。

  “我童心未泯,不像你已经行将就木。”

  “我行将就木?”他摸摸自己的下巴,对这样的形容词感到新鲜,他还是第一次从一个女人口中得到这种形容。

  是啊,多得是女人倾心于他,而他却走不出她很久前设下的宫。她用爱、用情用孩子,还有愧疚和责任把他困在里头。

  “你不像吗?看看你,头发白了一半也不懂得染;衣服不是黑、灰就是青,一脸毫无善意的表情,活像牛鬼蛇神;有了钱也不懂得做善事;有了美丽的娘子也不见你喜上眉梢;一脚已经踏进棺材,一脚还在外面伸啊缩的,不甘愿又不肯放,不肯放又不愿努力,你说你不是行将就木是什么?”

  萧不尽出佩服的笑“你这些话说得很溜。”

  “那当然,我可是混过客栈、院还有很多龙蛇杂处的地方,这一连串的话还难不倒我。”

  “你空有一身酿酒的手艺,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要在那种地方糟蹋自己?”他的酒业做得很大,也许是下意识地想找到她,但却在巧遇后,才知道他找错了方向,她似乎已不碰酒。

  朱杏浑身一僵,脸色瞬间苍白。她想到过去,想到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她酿了一坛酒当嫁妆,却得知爱人的新娘不是她,这羞辱让她绝不再碰一滴酒。

  “怎么了?”萧下尽担忧地伸出手,她马上躲开。

  “这辈子我绝不会再碰酒。’朱杏恨然地说。

  “那是朱伯父传给你的拿手本事,更是他的谋生技能,你不可能随便舍弃,发生了什么事?”

  “他死了。”朱杏冷声道。

  “你不是这么地冷情的人,尤其对恩重如山的亲爹,你更不会不明白酒对他的意义。”

  “萧不尽,不要再试探我。”他没有那个资格。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萧不尽蹙眉。

  “我要走了。”她不要再跟他谈下去。

  萧不尽捉住她,不让她走。他们早该讲开来。“杏,告诉我,我想知道。”

  朱杏冷笑,”知道什么?那已经过去。”

  “别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

  她用力甩开他的手“早在十四年前你就已经没有资格要求我什么。”

  “是我负你,我并没有什么话好说。”他很清楚这一点,但他要她再给他一次机会,不要拒他于千里之外,不要用冷嘲热讽的态度伤害他。

  “你欠的何止这些。”

  “朱伯父因你而死吗?”他猜测地问,却一什见血。

  朱杏故作镇定,毫不在乎地耸肩。

  “我很抱歉。”

  她倏地回瞪他,僵硬地扯动嘴角“抱歉?你有什么好抱歉?爱不对人的人不是你,未婚生子的不是你,带着孩子在外面被人欺负的也不是你,爹因自己而被人活活打死的更不是你,没本事替自己的爹报仇,差点沦落院的更加不是你。”

  要不是孩子们的酒鬼师父,她的遭遇可能更悲惨。

  “杏”他心痛地唤道。他害她遭遇多少困顿;纤弱的她如何挨过那些重重的难关?“告诉我,是谁害死朱伯父?”

  “他们早死了,哪轮得到你在这儿问。”

  萧不尽神色黯然。她不肯原谅他,但当时的情况根本不允许他放纵自己的感情,他只是做了对他们最好的选择。

  “我我不后悔这样做。”他情愿远离她,也不想看见自己所爱的人死在眼前。

  “我没要你后悔,但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为什么要勾起我心痛的往事?为什么还要我恨?”朱杏含着泪控诉,激动地往后退,怕自己会用力捶打他,更怕

  自己情不自倒在他怀里痛哭。“是啊,我是没本事替自己、替我爹报仇,可是为什么一定要我再记起来?为什么要有一个人来提醒我的无能?”他真的好残忍。

  “杏,我只是”萧不尽见她如此痛苦,只想好好安抚她。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让她变成这样?

  她像是没听见他的话,想到过往,她就止不住满腔的恨意“萧不尽,如果没有再遇到你,这种挣扎、矛盾不会有,它们会随风而逝,然后我会看着儿子娶自己心爱的女人,生孙子给我抱,年老时,我可以平静地闭上眼躺进棺材里,永远长眠。”

  萧不尽面无表情,他什么都不能说。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我?我到底欠了你什么,得用我一颗鲜血淋漓的心来还?”

  “如果这是你要的,我派人送你回去。”他是否做错了,不该将她留下来?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她低喃。

  “对不起。”

  朱杏像被针刺到的马,突然冲向他,拼命打他“你该死!该死!这样辜负我,这样玩我,弃我跟孩子不顾,在我最需要你时都不出现!”要不是酒鬼大哥,她早已是一缕冤魂。

  萧不尽抱住她,没有阻止她发。对与错早已过去,他再也追不回,只能尽量地补偿她。

  “呜”一接触他温热的膛,泪瞬间夺眶而出,不想原因,不想理由,她在他怀中哭泣,像要将所有的恨与不甘倾泻而出“我恨你、我恨你”她啜泣着,大喊着,谁来告诉她该怎么遗忘这种恨,该如何停止这心痛?谁来帮助她?这笔账该向谁讨?

  他怜惜地低喃:“杏,我们可以从头来过。”

  “不,不要再来一次。”她突然察觉不对,愕然不已,她是在做什么,说恨他的人是她,说要遗忘的人是她,那她现在是在做什么?

  不!

  她幡然醒悟,她恨的是从来没恨过他的自己,即使被抛弃,即使父亡,都不能让她真的恨他。

  不要!她不要这样的自己,谁来救救她?

  她的泪无尽地着,心已快灭顶。

  “杏,不要哭,不要这样哭。”萧不尽心疼极了,他从未这样感到后悔,看着她的泪,酸人心底,让他跟着眼眶泛红。

  他紧拥着她,激动地要她明白,他的伤心不比她少,可是她不会知道,她看见的是他多年来在敌人的践踏下赚来的财富,她以为他乐得娶那什么六省无人可比的卢笛莹,殊不知锦衣玉食,他是过得多么战战兢兢,何尝快活!

  他想抚平她的绝望、她的无助,她这样不停地哭,他的心都拧了,恼悔和内疚排山倒海而来。

  他俯下头,不停地狂吻她,含住她的眼泪、她的哭泣,辗她的瓣,引爆内心久藏的爱意。

  这样的触碰再也足不了累积多年的渴望,他需要更加真实地拥有她,在黑暗来临前储存力量,给无法预知的未来一点希望。

  贴紧的身躯在一起,宛若这是他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不停攀升的望引燃的炸药粉碎所有的坚强防卫,鲜红的热血浸出心房窜全身,一心一意只要证实对方的存在。

  萧不尽把她在桌子上,背抵硬物的不舒服忽地唤回她的理智。

  “不要!”她开始挣扎。

  他抓住她动的手,扯开她的衣服,双印在她柔软的肌肤上。他喟叹一声,记忆回到他们初见面的那一刻,明知不可,却无法自拔。阵阵热没有目标地窜,直到填满她的全身,她的力气逐渐变小,从抗拒到接受,在他怀里融化成一摊水,偎向她永恒的爱恋,不变的情人。他早已穿透她的思想,控制了她的一举一动,就算让她堕入地狱被火焚烧,也止不住对他的渴望,牺牲所有都想让他幸福,舍不得伤他一分一毫。

  朱杏以为失去他以后,她还可以把美丽留在心中,甚至天真地以为一个女人有了孩子,她的男人已不会是最重要的。

  可是她错了,错得好离谱。虽然还有孩子,还有自己的坚持可以让她活下去,但现在她发现;她的坚持只不过是爱他的证明,而不是真正的释怀。

  爱上他一次是傻,再爱第二次不可原谅,那么,她根本从头到尾都没有不爱他的时候,又该怎么办呢?

  她希望他过得好,不论她是不是在他身边,她要他笑颜常开,要他幸福平安

  “为什么不放过我?”她喃喃地泣道。

  “因为你不想走,我也不想放。”他们都在找寻彼此,都在等待对方,他们是一体的,直到天毁地灭。

  他移不开目光,只有她在身边,他才能完整,他要她回到他身边,他已经等不下去,他需要她。

  血不住地沸腾、大喊,漾出一波波的涟漪,一圈一圈地扩大,直到再也抵挡不了望的呼唤,他们如同丝萝绕着大树,紧紧攀附,再也分不出谁是谁

  ****

  的手指稍稍松开,却又舍不得地扭在一起。

  没有人说话,久别重逢的情愫需要沉淀,有太多新的感受是要慢慢品味,如果有人开口,怕会弄断这微妙且脆弱的联系。

  但,他们纵然百般不愿意,依旧无法避免断裂的来临。

  朱杏抬眼看他,爱过后他总喜欢咬她的肩。“这个习惯你还是没变。”

  “有些事情很难改。”

  “我有同感。”

  “后悔了吗?”

  朱杏笑了笑。她后悔再与他发生关系吗?她不知道。

  再次跟他有所牵扯不在她的计划中,事实上他本来早已走出她的生命里,只是她的心不愿放弃。

  “你好安静。”他不习惯这样的她。

  “你不是老是嫌我聒噪?”

  “那是因为你不对劲。”她突然的沉默加深他的不安。

  “我很累。’她阖眼,明显逃避着他。

  萧不尽不让她这样做“当年为什么不报复我?”

  朱杏苦笑“报复?她有这本事吗?

  他不蹙眉。她的子怎么变那么多?以前她是那么的娇美动人,如今却是带刺的玫瑰,每次一碰,都会使他不舒服。

  朱杏霍然睁开眼,里面的伤痛赶走了萧不尽心中的抱怨。

  “时间是魔法。”他忘了她不再是当年的女子。

  “让你看清我?

  “我该为我伤了你道歉O”因为这道伤痕,她还没有抚平,为了留住她,他愿意低声下气。

  “伤了我?讲得真简单,你可知我过的是什么日子,我爹是怎么死的,我是怎么咬牙把孩子养大?伤了我?不,太轻描淡写,你杀了我,夺走了我的青春,毁了我的人生。”她起身穿上衣服。

  “我并不好过。”

  “谁信呢?”

  “我该怎么平息你的恨?告诉我。只要我能做得到,我都会去做。”

  朱杏深呼吸,狠下心回头看他。这个问题她该弄清楚,被人愚弄这么多年,她该清醒了。“告诉我为什么恨那个人,还要娶那个人的女儿?”

  “你问这个做什么?”他小心地不口风。

  “我没有资格问吗?”

  “别这样,咄咄人不像你。”

  “你心疼我的改变吗?”

  “你要我再向你道歉吗?当年是我不该吗?不是我着你上我。”他已经极尽所能地拒绝。

  朱杏脸色一白“把罪过丢给我,就是你男子汉大丈夫的作风?还是这就是你道歉的态度?”

  “那你要什么?”他面无表情,绷得像大理石般坚硬。

  “我什么都不要!萧不尽,你别看不起我,也许我能让你不好过,但我能用我的方法讨回我要的公道,说不定我会让你报不了仇。”朱否气怒地说出赌气的话。

  “别去招惹王狮恩,那不是你惹得起的人物。”

  “我这条命对你还重要吗?”

  “讨回你要的公道和你的命哪个重要?你是昏头了吗?还是真不要命了?”

  她冷笑道:“是不要命了又如何?”

  “朱杏?”

  “你是为了王狮恩抛弃我吗?”她该知道理由,她不要再挣扎,化脓的伤口该藉这个机会割掉。

  “不止如此。”他不能透太多。

  “是不是只要你报不了仇,我就算报仇了?”

  朱杏踩中他的痛脚,惹得他大怒。

  “别想威胁我!”他不会接受这样要求她原谅的条件。

  “你后悔惹上我吗?”朱杏大笑,却笑得凄厉。

  她没得到他的回答,当他默认了。

  “当你不会痛苦时,我的报复有什么意义?只让我落到可笑的地步,苦了我自己,累了无辜的孩子。遇上你,让我在悔恨中翻滚,我爹因我而死,我差点难产,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挽回不了。”

  “难产?”萧不尽惊道。

  “很惊讶?”

  萧不尽敛起担心的表情,她不该威胁他,他不准任何人挡在他报仇的路上,即使那个人是他爱的人也不行。

  对他的躲避,朱杏更是难以忍受,但她告诉自己绝不让他发现他还有能力伤害她。“反正我对你来说巳没有任何意义,但为了足的我好奇心,说不定我会去找王狮思,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厉害到足以毁了我的人生。”

  萧不尽握紧拳头,她这个程咬金气得他想掐住她的脖子,要她头脑清楚一点,为了王狮恩他已经牺牲太多,他忍下多少委屈、气恨,绝不能因她前功尽弃。

  “我真的踩到你的痛脚了?”朱杏冷嗤,更不让他称心如意“萧不尽,留我下来,是你不对,勾起我想报复的念头,更是你不该,我已经没什么好在乎。”

  “你不怕你的来会使儿子伤心?”’

  “哈!那两个吃里扒外的小子,嫌我的日子过得太平静,非得加味不可,我怎么不能反过来让他们为我担心一下?而且他们大了,没有我照样活得下去,现在的我只有满腔的恨要发。”她不顾一切地说。

  “朱杏,你不能来。”此刻的她像个陌生人,全然不是他爱的样子。

  “萧不尽,你错了,我不但想来,我更想教你不得安宁。”她要他后悔离弃她。

  “朱杏,即使是你,也不能碍到我的事。”他已经投人太多心血,他不能忍受功亏一篑的挫败。

  “威胁我?你以为有用吗?过去已经挽回不了,更不可能重来,说什么都安抚不了我的痛楚。还是你以为我会再拜倒在你脚下,摇尾乞怜?我不再是那个爱你爱到不顾自己的女人,更不是你说一句话,我就视若圣旨的女人。”

  “当初为什么不回来?”

  “我怎么来?你糟蹋我还不够吗?我不可能再回头求你爱我,我没有那么廉价、可悲。”

  萧下尽看见她的心痛,可是他什么都不能做,因为他不会因她改变自己的决定,他不能退,一退,他对不起所有为此牺牲的人,还有过去的痛苦。

  “你这么说是想引起我的内疚,还是要我求你不要去见王狮恩?’他的面色逐渐变得铁青,不能忍受她威胁他。

  “萧不尽,我不是当年那个软弱的女子,对你什么办法都没有。”

  “你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

  “要怎么样,早已怎么样了,所以我怎么能不讨回一点公道?十四年的复仇计划因被你抛弃的女人而烟消云散,那是一件多么令我痛快的事。”朱杏硬是不肯放弃,想要他也尝尝她受过的苦。

  “朱杏,你不能这么做!”

  “你叫我住手,我就住手,那我还报什么仇?”

  萧不尽忍不住真的掐住她的脖子。他不能任她破坏他多年的心血,不能放任她胡作非为而害得她自己命丧王狮恩之手。

  朱杏笑得凄凉,泪轻滑而下,心已经痛到没有感觉“哈!到现在你还是会为了他伤害我。”她可以想见自己在他心中多没价值。

  他脸色苍白地马上放开手,被自己的行为吓到。

  她绝望地低喃:“萧不尽,爱你大痛苦,报仇太伤神,我什么都不要了。也罢,早已是过去的事,再提无用,我只想过我自己的生活,求你不要再来招惹我。”

  她绝对不要再走回头路,这个人早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饼去已经过去,再也拾不回半分 Www.EmEnGXs.COM
上一章   娘子有诈   下一章 ( → )
遗梦小说网提供花颜新作《娘子有诈》最新章节,为您推荐娘子有诈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读娘子有诈最新章节就到遗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娘子有诈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