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梦小说网提供娘子有诈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遗梦小说网
遗梦小说网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阅读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武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慾伦艳记 成家大院 关照母亲 为爱正名 清霜如月 性福生活 慾之寡欢 男按摩师 娇艳人生 妇科男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遗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娘子有诈  作者:花颜 书号:7135  时间:2016/12/27  字数:8481 
上一章   ‮章五第‬    下一章 ( → )
朱杏捧着汤走进萧不尽的书房,这个时候正是朱潇和朱尽担任守卫。

  她轻挪莲步跨过门槛,引起三人的注意。

  “娘,什么东西那么香?”朱潇嗅了嗅飘散在空气中的香味,马上感到饥肠辘辘。他从小就爱死了这些补品,只要闻到味道就会无法克制地口水,要不然

  当初他也不会接过庄主的补药猛吃,害得自己躺在上那么久。

  “不是给你喝的,这是夫人吩咐要给庄主进补的汤。”朱杏撇嘴道。他好命得很,有人准备得好好的给他享受,完全不用劳动到他这个大老爷。萧不尽皱眉,他一向不喜欢这种名为补,实则苦得要死的东西,况且经过朱潇的中毒事件,他更是没了好感。

  朱杏尽责地把汤捧到他面前。

  他不悦地瞪着那碗补品“我不想喝。”

  “你不接受夫人的爱心?”朱杏的语气泼辣,完全不给萧不尽好脸色看。

  “我没有吃补品的习惯。”而且卢奋莹也不太像会做这种事,朱杏实在应该先打听好他们的底再来算计他,比较容易成功。

  “没有这个习惯也可以喝。”她可是好不容易才有这个机会可以下毒,他不能不捧场。

  他挑眉,就是不接过朱杏手中的汤。

  “拿去!她口气凶恶,想要硬给他。

  萧不尽睨了她一眼,还是不动手。

  “如果你担心有毒,我已经试过了。”朱杏赌气地说。

  “那让给朱潇喝好了,我记得他最喜欢喝这些东西。”萧不尽不相信,她的表现大急躁;一定有鬼。

  “你这个不识好歹的烂人!”朱杏干脆一口气自己喝完,她冷瞪萧下尽一眼,跺脚转头离去。

  她是下了毒,可是不会要了他的命,顶多不舒服罢了,但他却一点都不给面子,浪费她的时间和精神,真是不可原谅!

  萧不尽摇头,暗暗苦笑。

  “庄主,你明知我娘做不了什么坏事,何必这样拐弯抹角地耍着她?”朱潇好笑地看着母亲气急败坏地离去。娘是个实心人,掩不住坏心眼,难怪她会被精明的庄主耍着玩。

  “我觉得如果庄主喜欢我娘,我们兄弟不介意娘再觅第二。”朱尽苞着试探道。

  萧不尽看了他们兄弟一眼“你们什么时候知道我跟你娘的事?这两个小表头,古灵怪得很,也丝毫不把他这个爹放在眼里。

  “我们不知道庄主在说什么。”他们一同装出一睑傻相。

  “你们真的不怨我?”他们的个性都像他们的母亲,没有一点他的影子,也好,这样他们就不会受苦。

  “庄主,这和我没有关系。”朱潇赶紧挥手撇清,他只是义子,这种亲子之间的事他没说话的分。

  “庄主,有怨、有怒的是我娘,她的事我从未多问。”朱尽也跟着摇头。这是娘跟他的事,不劳他这个儿子来不必要的心,要不是看不惯娘在云绣阁被一些不人的家伙折辱,他们不会大费周章找上他。

  闻言,萧不尽心中五味杂陈。除非他能让他们的母亲心甘情愿留下,否则儿子们不会认他,更不会喊他一声爹。

  “庄主,班的时间到了,请容属下告退。”两兄弟看到戈浩已经出现,很快告退。

  “下去吧。”他们兄弟俩摆明了是不想与他有太多的牵扯。他们的这点小心思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他们只想帮他们的母亲,见不得她不快乐,才会找上他。要不是为了朱杏,他们会当他是个陌生人,连见都不会想见他。

  “庄主?”戈浩讶然地看见萧不尽嘴边的苦涩。

  “做你的事吧。”他向戈浩微微苦笑,低下头继续处理公事。

  他真的错失太多了。

  “是。”戈浩退到一旁。自从那两兄弟和朱嬷嬷来了之后,庄主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他想,他们之间的关系或许不同于旁人吧。

  ****

  “娘,那边、那边。”朱尽似痛苦似愉快地催着。

  “知道了。”朱杏低斥道。

  “不对、不对。”

  “别催。”

  “对了、对了。”

  看朱尽一睑的舒畅,朱潇也忍不住地说:“下一个该我了。”

  “快了,娘只有一双手,再等等。”

  “你们在做什么?”萧不尽才走近朱潇住的地方,就听到他们怪异的交谈,越听越不舒服,于是推门进去。

  “啊!三个人的惊叫声同时响起。

  “哇!”朱杏又大叫一声赶紧湮灭手上的证据。

  萧不尽愕然地看着朱杏把手中的东西收进怀中。

  “什么都别说!她的脸已经红得像煮的虾子。

  “你们”他几乎失笑。

  “庄主也要来这么一下吗?很喔,我娘的手技一。”朱尽话才说完就被朱杏敲了一记头。“闭嘴。听他说的是什么话,越讲越暧昧。

  她只是帮儿子们掏耳朵而已,又不是在干什么肮脏事,干吗羞于见人。一想到此,朱杏理直气壮地

  “你们真是母子情深。”萧不尽已经不知道心中的滋味是什么,当年是他放弃的,让他连吃味的立场都没有。

  “你来找我们有事吗?朱杏挑眉问。

  “我来找你。”他的目光紧盯着她不放,她已经有很多天没来找他的麻烦了。

  “庄主,娘,我们还有活要干,就不多待了。”朱潇和朱尽马上找借口离开。

  朱杏冷眼看着他们开溜。

  “他们一直都是那么宝吗?萧不尽的嘴角不出一抹笑…

  她不想跟他谈儿子,是她含辛茹苦养大他们的,他想要坐享其成,门都没有。

  朱杏冷声问:“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既然杀不了他,她一点都不想继续单独面对他,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看天底下也只有你这个嬷嬷做得这么悠闲”

  朱杏耸肩,是他要她做的,他要是不高兴就辞了她,反正她也不是那么想待在他身边。

  “你把我随身的暗器收到哪里去了?”萧不尽问道。

  “不就放在你头的暗柜里?”不放那里,还会是哪里?

  “没在那里。”他摇摇头。

  “你是瞎了,我明明放在那里,你会没有看到?”骗鬼!

  “信不信由你。”萧不尽不想跟她争辩,一吵起来,她会念到他耳朵长茧,还不得安宁。

  可是,当年他不就是栽在她细心的照顾上?最眷恋也是她那张不知停歇的嘴,只是如今她的话里总掺杂着怒意,不再有甜蜜绵软的语调,也不再笑逐颜开地对着他,有的只是冷漠,和化不开的距离。

  他厌恶她的排斥,更难以接受她的态度,而他却只能静待时间足以改变她。

  朱杏掉头走出朱潇的厢房往萧不尽的院落而去,她就不信他真的没看到那个东西。

  她走在前方,大摇大摆的模样好象她才是主人。不尽不在意地任她撒野,悠闲地走在她身后,一路上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

  “相公。”一道温柔的嗓音叫住了他。

  两人同时回过头。

  卢笛莹由小茹扶着向两人走来,看了朱杏一眼,又看向萧不尽,并未再开口。

  朱杏僵住了身子。

  萧不尽看着她,也没有说话。

  朱杏悄然地退至萧不尽的身后。第一次见到这女人时,她只觉得对方纤丽清雅,但第二次见面,她却觉得眼前的女人不像她表现出来的这么简单。

  而且,她觉得卢奋莹跟萧不尽之间暗汹涌。

  “有事?”萧不尽冷淡地问。

  “相公,爹有事想与你相谈。”卢笛莹轻声地说。

  萧不尽脸上的冷肃在一瞬间更甚,但下一刻马上不见踪影,要不是就站在他后侧,朱杏会以为刚才的杀气只是她的错觉。

  “我知道了。”

  卢笛莹对他福了福身,由小茹扶着离开。

  “还要去找你要的东西吗?”朱杏轻声地问,看他这样,她突然没有心情对他的凶了。

  “不,你去做你的事吧。”

  萧不尽已没有闲情逸致处理别的事。

  了结恩怨的时间终于快到了。

  ****

  “太好了,不尽,王狮恩要来见你了。”郭石安出久违的笑容,他们的计划已进行到最重要的阶段。

  委屈多年,藉由王狮恩的力量一步步站稳脚步,这下子他们总算能反客为主,王狮恩向他们低头。

  “这是可以预料的事,毕竟赭傲山庄蚕食鲸他太多生意,他不得不来探我们的底。萧不尽冷声道。

  “也许他已经知道我们要完全毁灭他,所以才决定见你。郭石安猜测地说。他有些不安,也许是因为事情到了结尾,他的心中突然涌出害怕的感觉。

  “应该不会,不然他不会以身涉险,继续派人暗杀我不是更好、更快?”萧不尽沉然分析整个局势。

  一旁的朱潇、朱尽和戈浩全都慷慨昂。“庄主,庄里的安全你大可放心,我们会严阵以待,让他来得去不得。”

  他们兄弟俩与王狮恩誓不两立,谁教他是当年得庄主抛弃母亲的罪魁祸首。

  萧不尽好笑地望着他们“你们真是迫不及待。”

  三个还未定的男孩羞涩地笑着,他们的确是想让那个叫王狮恩的男人吃瘪,做一件大事。

  萧不尽和郭石安相视一笑。

  “石安,你暂时对王狮恩说笛莹病情加重,需要你全天候着,住在这里不要回去。”

  “我知道。”郭石安点头,他明白自己与不尽情不浅,要是王狮恩拿他当人质,不尽会为难。

  “朱潇,朱尽,多防着你们的母亲突然冒出来碍事。”他命令道。这女人是他最大的担忧。

  朱潇和朱尽面面相觑,深觉有趣地点点头。庄主的确不可小觑,如何让娘别捣鬼的确是他们最头大的问题。

  “你听够了吧?可以出来了。”萧不尽突然望向书房门口道。

  朱杏轻哼一声,提着四层的食盒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她只不过才刚踏上这里,他凶什么凶。

  “娘,你怎么可以偷听呢?”朱潇对母亲的行为难以认同。

  “你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跑到这里来。”萧不尽冷声说。

  朱杏耸耸肩,双手将食盒放在桌上,冷哼一声。她才不会听他的,她爱来就来,爱走就走,谁也管不住她。

  “儿子啊,有好吃的美食。戈浩和郭大夫也有呢1”她招呼着大伙,就是不搭理萧下尽。

  “娘,有什么?”朱潇第一个靠过去。

  “有包子、汤,还有我亲手做的糕点。”

  “娘,你要喂猪啊,这么多!朱尽不敢领教地皱了皱鼻头,满脸嫌恶.就只有大哥对娘煮的补汤趋之若骛。

  “喂你们这两个吃里爬外的小子,还有谢谢郭大夫对朱潇的救命之恩。”朱杏对郭石安巧笑倩兮地道。

  “朱夫人,你太客气了。”郭石安徽笑接受她的好意。

  “不不不,这是应该的。”多攀郭大夫总是有利,以免以后生病被人暗中算计,那才得不偿失。

  朱尽不舍父亲被冷落,问道:“娘,没有庄主的份吗?“没有。”

  萧不尽眼中的惊讶和不是滋味没有躲过郭石安的眼睛,他玩心一起,变得对朱杏热络了些“朱夫人,这些东西想必费了你很大的工夫吧?他夸张地摆出一脸垂涎的表情。

  “郭大夫,你品尝看看,这是我从早忙到晚的成果,不知能不能入你的口?”她把热腾腾的包子递到他面前,给了他一个娇美的笑颜。

  萧不尽身上的肃杀之气隐隐窜升。

  他得忍住不发作,如果表现出嫉妒的样子绝对会被她讪笑,但再这样下去,他会提早进棺材。

  “朱夫人,你大客气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郭石安笑容满面地接过来,对像要烧穿他的目光视若无睹。

  他对自己的表演感到得意,可见不尽真的非常“重视”他,呵呵!

  “你们大伙也吃吃看好不好吃。”朱杏殷勤地说,把食物递给其他三人。

  朱潇、朱尽和戈浩偷偷看着萧不尽,全都黑着脸承受朱杏的关爱。

  “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萧不尽冷声道,将醋意借题发挥。

  “我又不是自己想来。”朱杏说得理直气壮,”只是“我儿子肚子饿,我这个做娘的舍不得。”

  “我才是你该‘关心’的对象吧?”

  “你又不差我一个关心。”多得是有人照顾他,她不用多事地一脚,她也绝不承认自己在吃醋。

  “这是你这个做嬷嬷的工作。”

  “我晚上休息,你饿死也没有我的事。”

  “这项工作不该全天无休吗?”萧不尽冷然的视线瞪向正窃笑的其它人。他们是太闲,准备让他用眼神冰冻吗?

  “不然你减我的薪水啊。她又不在乎。

  “你实在任。”

  “任又怎样?至少我还活得好好的。很抱歉没如你的意,跳井去。”幸好她当年没那么笨,傻傻地自尽,不然今天也不会有机会可以好好地痛骂他一顿。

  “我”萧不尽心中有愧,不再冰语脸寒。

  冰石安和朱潇等人见情况如此发展,纷纷拿着手上的食物不动声地悄悄退去。情人吵架,他们在旁边太碍眼,而且要是不小心被牵扯进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什么我,你以为老娘爱待在这里呀?要不是我儿子不想走,我还等着杀你呢!”

  “你可不可以顾顾我的面子?他毕竟是一庄之主。

  “你的面子?朱杏提高声调“面子值多少钱,遇到事情还不是一斤一斤地卖,还不见得卖得出去。”

  萧不尽轻叹,拿起书看了起来。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尤其是他爱上的这一个,绝对是个中高手。

  朱杏骂上了瘾,丝毫未察觉萧不尽脸色难看。一下子要出尽十四年来的怨气,简单两三句话哪够她说。

  萧不尽没有多置一词,继续翻他的书。

  朱杏见他不专心,气怒地走他手中的书“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我只不过说你几句,你就给我分心到哪里去了?怎么,当了大庄主就了不起吗?当年你还是个穷小子时,就已经是个没有耐心的人,现在有点年纪了,子还是一样没有变”

  萧不尽无奈,连这她也要说?

  看着她散发光彩的脸庞,他心想;也许能这样看着她,已经算是幸福了吧?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她不甘地摇晃他的肩。

  他不发一语地站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朱杏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

  “回房去。”

  “喂,回来,我还没有说完!她跳脚,却唤不回想休息的萧不尽。

  一天听她念一个时辰,那样就够了吧。萧不尽思忖着。

  ****

  朱杏光明正大地往萧不尽的厢房走去,今天轮到自己儿子值班,她更加不必有所顾忌。

  “娘,你这么晚来这里做什么?”朱尽看见朱杏大摇大摆地走来,满脸好笑地问。

  “什么都别问,只要装作不知道。”朱杏瞪了他一眼。

  “知道了。他马上目不斜视,对她怪异的举动着都不看。母亲要对庄主自投罗网,他没有什么好反对的。

  朱杏径自推开房门。“这次你又想做什么?”萧不尽的声音在她的身侧响起。

  “哇!你干吗,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朱杏捂着口,惊魂未定地说。

  ‘你来做什么?”萧下尽再问一次。

  “不做什么。”她嘟起嘴不悦地瞪他一眼。

  “没事,你不会主动来找我。”她对他是能避就避,不能避也是想着要怎么杀他、怎么骂他而已。

  被他这么一说,朱杏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道:“我想见识你们前几天谈论的那个男人。”他越不让她见,她就越想见。

  “你当老鸨时,什么男人没见过?”

  “那不一样。”

  萧不尽沉默了好半响才再次开口:“你怎么会当起云绣阁的老鸨?”他很好奇她是怎么撑过那些日子。

  “救命恩人的托付。”朱否敷衍道。

  他眯起眼“救命恩人?谁?”

  朱杏耸肩,不想跟他解释太多,他是她的仇人,可不是她的爱人,她才不想跟他讨论自己的事情。

  见她不想多说,他也不勉强她“朱伯父好吗?”

  朱杏的语气变得冷硬“去世了。”提到这件事,她的心情更不好了。

  “什么时候?”萧不尽讶然,他一直以为朱伯父身强体健,不该早逝。

  “那不关你的事。”朱杏冷哼。

  “那我的事为什么你要管?”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我好奇。”

  “那件事和你没有关系,你只要把我服侍妥当便行。”

  “是啊,是没有我的事,我来找你只是想问你,为什么我不能出现在那个人面前?她干脆退一步问。事有蹊跷,她非知道不可。

  萧不尽默然不语,让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你回答我啊!’她要答案。

  “你不该这么晚来找我。”他清楚再说下去,只会让她更执意想知道。

  “这几天不这么晚来,我哪找得到你。”朱杏怪叫,他是个大忙人,忙得连她这个贴身侍女也不见得能见到他的面。

  “你找我,是因为你想我?”萧不尽笔意挑她罩门问,惹她生气,不让她再追问下去。

  “鬼才想你!朱杏大叫着直跳脚。

  “不想我,那你就不该来!”

  “我偏要来。”

  萧不尽对她的撒泼挑眉“好吧,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只要你有方法能做到让我满意,松口答应你的要求,我就回答你的问题。”

  朱杏一呆,之后嫣然一笑,脸庞浮上一抹红,女人柔美的媚态尽现于她的神情中。

  “这句话可是你说的。”

  萧不尽眯眼。天啊,他突然发现这个提议是折腾自己,他觉得这会儿自己像第一次看见她般悸动,心剧烈跳着,双手只想抚摸她的脸。

  朱杏将自己的身子转了一圈。她还记得他喜欢她这样做,在他面前展示自己,在他面前撒娇,不晓得现在他是否还爱看?

  “你瘦了。’

  “不好看?”

  萧不尽不语,只是看着她,仿佛要用眼神捉住她。

  “你啊,只用眼睛瞄人。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朱杏娇嗔,她可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不管胖瘦都好看。”他深情地凝望着她。

  朱杏愣了下,然后漾开温柔的笑意,含情脉脉的眼神似有若无地含着勾引的挑逗。

  “你”萧不尽觉得自己咽困难,不再是那个经历过大风大的庄主,在她面前,他只是她的俘虏。

  朱杏娇媚地一笑。她可还有吸引他的魅力?她心中有些得意。

  萧下尽倒一口气。

  “你期待我接下来的行动吗?”朱杏笑问。

  他没办法说话。他当然期待,可是他更知道她不会那么好心如他所愿,即使如此,他还是想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此时不提往事?”朱杏温柔地依在他身上。

  “没问题。”萧不尽癌看她,克制自己不伸手抱住她。不晓得接下来他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你现在看起来像个迫不及待想拆开礼物的小表。”朱杏调侃他。他的表情像极了收到礼物后的朱潇。

  “你不觉得你的年纪已不适合做这样的事?”萧下尽眨眨眼,想把自己拉离她的魅力之外,但眼里、呼吸都是她,他无法不被她吸引。

  “喔?你真的这样认为?”朱杏睨他,知道他不是真心要她别做,只是口头上还不肯服输。

  她的眼光转,手放上他僵硬的肩头,轻轻来回抚动。

  她有的是让他舒服的办法,他会喜欢的。 Www.EmEnGXs.COm
上一章   娘子有诈   下一章 ( → )
遗梦小说网提供花颜新作《娘子有诈》最新章节,为您推荐娘子有诈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读娘子有诈最新章节就到遗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娘子有诈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