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梦小说网提供娘子有诈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遗梦小说网
遗梦小说网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阅读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武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慾伦艳记 成家大院 关照母亲 为爱正名 清霜如月 性福生活 慾之寡欢 男按摩师 娇艳人生 妇科男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遗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娘子有诈  作者:花颜 书号:7135  时间:2016/12/27  字数:7074 
上一章   ‮章三第‬    下一章 ( → )
朱杏回到朱潇的房间,看到他正要撑起身子下

  “娘,你不是跟庄主出去了?朱潇被当场抓包,语带慌张地问。

  “你这小表头,连娘都骗。”

  “我没事,是你们太大惊小敝。”

  “躺回去,你还不能随意动。”见朱潇还不放弃,朱杏真的动气了“躺回去!”她命令道,不准他违抗。

  朱潇扁扁嘴,无可奈何地又躺回上去。

  “娘,你可别生庄主的气,那不是庄主的错。”是他自己大贪吃了。

  “我知道,你不用担心,你娘一个弱女子,哪动得了他那个跺一脚就会让整个江湖动的大人物。”朱杏为儿子一心维护萧下尽满心不是滋味,她可养了他十几年,竟然比不过才相处不到半年的男人,她的心里真是怄到了极点,却又不好当着儿子的面发作。

  “那就好。山庄里似乎出了内贼,庄主为了这事一个头两个大,已经好久没好好休息了。”

  “那不关我们母子的事。”朱杏与他撇清关系。

  “娘,好歹庄主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想为他分忧解劳。”这几个月的相处,他已对庄主生出仰慕之心。

  “那么说来听听吧。”

  “娘知道一个叫王狮恩的人吗?”

  “不知道。”她故意这么说。

  “那还讲什么?”朱潇翻翻白眼。

  朱杏在他头上敲了一记“就是不知道才要你说啊!你当娘是先知啊,什么事都知道。”

  他摸摸头苦笑。娘的脾气好大,不能再惹她生气,不然他只能当受气包。

  “娘,那个人是个江湖上人人畏惧的大侠士,但私底下却是个狼心狗肺,杀害自己恩人的大坏蛋。他就是要庄主命的幕后主使者,庄主为了他更是花了好多年找寻证据,证明他就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坏人。最近,他察觉庄主对他有二心,所以三番两次打算谋杀庄主。”朱潇义愤填膺地说。

  “这事不好办,况且那也不是我管得到的。”朱杏淡漠地说,他的世界早已经没有她立足之处。

  “娘,我想帮庄主。”朱潇闷闷地说,怕母亲不同意。

  “你自己拿捏吧,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朱杏并不希望因为一己的恨意而影响朱潇的决定。

  孩子有孩子的未来,她的过去不该加诸在无辜的孩子身上,这是她的坚持,否则当年她早就找萧不尽同归于尽了。

  朱潇漾开一抹笑,突然像说秘密般的低下声音“娘,听说庄主的子是个大美人。”

  朱杏的脸马上变得毫无表情,掩盖所有的情绪“你见过她?”

  “我只有远远地瞥见,不过没有娘好看。”朱潇马上改口。

  “少来。”她是什么德行,没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了。

  “娘,你好象瘦了,变得更清雅了。”

  “还不因为担心你这个兔崽子。”

  “娘,对不起。”

  “说什么傻话,只要你把身体养好,让我能早点回云绣阁去,我就阿弥陀佛了。要不是孩子需要她,她一刻都不想待在赭傲山庄里。

  “娘,你不要再回去了嘛,我现在有了工作,可以在山庄附近买一栋房子,把酒鬼师父和弟弟一起接过来,那你就不用那么辛苦,每年还要寄钱给我们。”

  “娘还要替你跟你弟弟存点聘金,好让你们娶媳妇用。”这是她推一可以帮他们做的事了。

  “娘”朱潇撒娇地喊。

  “好啦,别再说话,快点睡觉吧,老是让我心。”

  “娘,唱催眠曲给我听。”未潇赖着她要求。

  “那么大了还撒娇,不怕人家笑你是长不大的小孩?朱杏笑道,本来学唱曲是因为要养活他们兄弟,却遇上了他们的酒鬼师父;成了云绣阁的老鸨。

  “现在没有人在,谁笑啊。我要听李之仪的《卜算子》。”

  “还指名,花样真多。朱杏骂归骂,嘴角还是勾了起来。

  “娘,快唱嘛!”

  “你闭上眼睛我才唱。”

  “好”

  朱杏润了润喉咙,轻轻地启口,柔美地唱出声来,绵绵无尽地传递着她温柔的嗓音。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漾在房间内的柔细哥声渐渐转弱,消散在空气中。

  她的歌声一歇,停了好久都没再有声音出现。

  “娘。”朱潇睁开眼,轻轻地唤道。

  “什么事?”她低问。

  “娘爱过吗?”以前因为他还小,听不出母亲声音里的感情,现在他已经能够慢慢了解母亲有着刻骨铭心的伤心往事,直到如今都未曾忘掉。

  朱杏温柔地看着他“睡吧。”

  “嗯。’朱潇不敢再问,闭上眼睛。

  她看着儿子的睡颜,泪珠再也止不住地落了下来,在她原本应该已经心如止水的心房起涟漪。

  爱过吗?傻儿子问得傻,怎么会没有爱过?她爱得义无反顾,爱得失去自我,爱得无法恨他,却止不住粉身碎骨的痛

  ****

  原本站在门外的两人悄然地离去。

  本来要来为朱潇看诊的郭石安看着满脸苦涩的萧不尽。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他略知二,却从不知道那女人爱他爱得如此之深,但

  “她必须走。”

  萧不尽僵着身子,声音紧绷,低沉地说;“我欠她太多。”

  冰石安略带悲伤地看着他“这是你选的路,没有回头的机会。”而且她太单纯,根本隐藏不了任何心思,很有可能成为敌人威胁不尽的最佳工具。

  萧不尽看向远远的某一处。十四年了,每一天,每一刻,她一直都在他的脑海里,只是他完全不让自己想起她。

  直到再次遇上她,他压抑的情绪获得纾解,再也克制不了想将她留在身边的心。

  “不尽,事情已经到最紧要的关头,她会让你分心。”

  “我要留下她。”

  “不尽!”

  “石安,我没有再一次的机会了。”也许这辈子只剩这次可以让他挽回她,他不能再错过。

  冰石安久久没有说话,他明白不尽心中的痛,只是这个人绝不是那么好欺骗,他怕不尽最后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你可明白这样做可能招致的后果?”当初为了取信王狮恩,不尽已经牺牲太多,如今只希望朱杏真的值得他这么做。

  萧不尽默不作声。为了她,他愿意赌一把。

  ****

  “你,就是你!一个年纪约六旬的老者叫住朱杏,骨瘦如柴的手正指着她。

  “我?你在叫我吗?”朱杏指着自己说,走到老者的面前。

  “当然是你,不然这里还有其他人吗?他为她并未毕恭毕敬的态度生气。

  “请问老伯,有什么事吗?’她好奇地问。

  “你是谁?怎么会在山庄里晃?”

  “我我是新来的嬷嬷。”朱杏看眼前的老人为了一点小事吹胡子瞪眼睛,玩心一起,决定隐瞒身份。

  “新来的嬷嬷?好,跟我来。”老者突然道。

  “啊?”

  “啊什么,快跟我来,既然你是新来的,我就给你安排工作做。”老者一副他最大的模样。

  朱杏没有异议地跟着走,一路上有趣地听着韩伯跟她述说赭傲山庄的规矩,下人不能到处见,只能去固定当差的地方,而他是赭傲山庄的总管,不管什么人都要听他的指挥。

  韩伯带着朱杏来到一间房“进来吧,以后你就负责伺候庄主。”

  “呵,韩伯,我不是—一”朱杏见情况不妙,赶紧想说明她的身份,她一点都不想跟萧不尽有任何接触。

  “韩伯,有事吗?”萧不尽从内室走出来。

  “庄主。”韩伯恭敬地鞠躬“庄里来了一个新的嬷嬷,我看她年纪有一点了,经验一定丰富,所以把她派来给你,服侍你沐浴包衣。她应该不会象小丫头那样笨手笨脚,而且也不会再像上次那个一样,竟然不知廉地想要勾引你,还惹得夫人气出病来,我想这位朱嬷嬷经验老到,一定知道该有的分寸”

  韩伯自顾自地说着,没看到朱杏猛翻白眼和萧不尽一睑的错愕。

  朱杏求救地看向萧不尽。韩伯再讲下去,她就越不知该如何自处了,她只想戏弄这个老人,却反而给自己惹来大麻烦。

  “韩伯,住嘴。”萧不尽受不了地喝道。韩伯什么时候敢在他面前这么多话了?

  “庄主,有什么不对吗?’韩伯一脸慌张,庄主第一次对他大声怒喝,他做错什么事了吗?

  “下去吧。”

  “庄主,你听我说”他还不打算放弃。

  “我知道了,下去吧。”萧不尽冷眼一瞥,才让他住口。

  “是。”见萧不尽已经动怒,韩伯才不甘愿地退下。他难得可以借机在庄主面前警告新来的朱嬷嬷不可了规矩,庄主却不给他机会。

  朱杏的嘴奇怪地搐着。

  “要笑就笑吧。”无底下也只有她会这样大胆,在他面前要笑就笑,要哭就哭,要气就气,不把他脸上的冰寒当一回事。

  她当真不客气地笑了出来“我还以为赭傲山庄没有人敢冒犯你的威严呢,想不到胆子大的人还多着。”

  “我们的儿子就常做这种事。进来吧。”萧不尽平淡地说。

  “进去做什么?”她戒备地问。

  “服待我。”

  “我可不是你的奴婢。”朱杏满睑警戒地跟着他走进内室,生怕他会扑上来。

  “我帮你把云绣阁停了。”萧不尽淡淡地道,丝毫不在意来杏的反应,她会如何生气,他都可以猜想得一清二楚。

  “你说什么?”朱杏膛目瞪他。

  “不要再做那一行。”她真的不适合那种工作,她简直对那些姑娘放牛吃草,任由她们吃定她。

  “你凭什么这么做?”

  “朱潇在赭傲山庄工作赚的钱够养活你。”

  “那又关你什么事?你怎么能够自作主张?”朱杏气得狂怒大吼,就算他是儿子的雇主,也不能干涉她的生活。

  他当作没听到,直接走进浴室。

  “萧不尽,你不能这样对我!”朱杏气得没法思考,傻傻地跟着走进去。

  “我已经做了,你手下的姑娘也都散了。”他给了那些女人一大笔钱,让她们乖乖走人。

  “该死的!那不是我的产业,你这样做,教我怎么跟酒鬼大哥代!?”她气急败坏的跺脚。

  “留下来吧,我想补偿你。”他回过头来,看着她气得满脸通红,白里透红的脸色带给她一抹醉人的光彩,不再有云绣阁中刻意雕琢的外表。

  她渐渐恢复为他印象中的女人,只是时间给了她成的味道,转变成眉宇间着妩媚的佳人。

  “我什么都不要,只想跟你没有瓜葛。”她不会再那么傻。

  “现在儿子和你都在我身边,怎么没有瓜葛?你还是那么天真。”她一直笨得让他想摇头叹气。

  “那是儿子跟你的关系,不是我。”

  “有差吗?”

  “当然有,毕竟他不会一见到你,就想要杀了你!”朱杏冷哼。

  “我你来杀我。”他决定主动出击。

  “杀你?我这个弱女子根本动不了你一!”他讲的是什么话?她要是做得到早做了,还会等到这时候吗?

  “你现在不是就有机会?

  萧不尽表情深沉看不出他的意图,但他的话惹得朱杏惊疑不定。

  “你说什么?”

  “我给你机会杀我。”

  朱杏瞪着他,思索着他为什么这么说。

  “韩怕给了你一份差事不是吗?”他提醒她有利的地方。

  “你当真?”她的眼圆瞠。

  “我没有拿生命开玩笑的兴致。”

  “你现在不是正拿生命开玩笑?”

  “你不敢?”

  “别拿话我。”

  “那为什么不把握这个难得的机会?”

  “我没有心情,没那种智能。”恨一个人也要有体力,况且她早已经把他抛在脑后,只当自己遇人下淑。再说,她也不想真正痛恨一个与她有过感情的男人,她只想在心中保有对他的回忆,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深沉的恨对想要活下去的她来说太沉重了。

  “还是你打算就这样把你的恨带进坟墓?”萧不尽嘲弄道。

  “你天杀的,我接了!”他要她恨他是不是?好,她朱杏也不是那么不上道的女人,人家都已亲自送上门来,她哪有不吃的道理。

  她还没有愚蠢到那种程度。

  “那还不过来?”萧不尽转身面对一大桶热水,要她过来服侍他沐浴。

  朱杏对他仿佛事不关己的态度咬牙切齿,低声怒骂。

  “你真该听听你说了什么。”她口中的话真的会脏了他的耳朵。

  “我不信你没听过更糟糕的。”

  “那也不是由你来说。”他混过市井,当然听过比这更糟糕的脏话,但绝不能出自她的口,她不是那样暴的女人。

  “哼!”朱杏不屑地冷哼一声。

  “朱杏,不要挑战我的耐。”萧下尽寒声道。这副俗的凶婆娘样,一点都不是她该有的表现。

  朱杏瞪了他一眼“你娘子呢?为什么她不在你身边服侍你?”

  他面无表情,有棱有角的脸庞紧绷着“这不关你的事。”

  “我好奇。”朱杏被他的态度刺伤,以嘲弄来掩饰受伤的心“你可别跟我说她死了,所以你们没住在一起。”

  “她身子弱,不住这里,在他处休养。”萧不尽管开她的目光说。

  朱杏没再追问,她不想让事实搅动她平静的心湖。

  她不应该让这事伤害到自己的,这太令人不堪了。

  “我是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杀你?”

  “当然,只要你高兴。”

  “既然如此,我就不信这样我还不会成功”

  “好,我等着你表现。”

  “怪人。”朱杏偷骂一句。

  “我要洗澡了,你过来服侍我吧。”

  “现在?”朱杏这才察觉到他们身在何处。

  “你没帮男人洗过澡?”

  “当然有。”她那两个儿子小时候吃喝拉撒都是她一手包办。

  萧不尽瞥了她一眼,想起她曾做过什么,于是也不那么惊讶。

  介意她有过别的男人吗?如果是以前,他会无法忍受,但现在只要她愿意留在他身边,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哪还有什么其它感受。

  “那么这对你来说应该没有什么困难,过来替我衣服。”

  朱杏对他的话感到不悦,但还是走过去帮萧不尽掉外衣。

  “还有,你可不要我说一项,你才做一项,我否则可是会叫韩伯撤了你。”萧不尽的语气淡然中夹带一丝捉弄。

  朱杏真想将他碎尸万段,但她只是在他背后龇牙咧嘴。

  她不甘愿地再动手褪下他的单衣,出他黝黑的肤

  看着萧不尽结实的身材,肌理光滑,她不免咽了口口水,他的壮硕真是让她想狠狠地咬上一口。

  他luo身的剽悍让朱杏痴望,她的心跳加快,脸色绯红。

  “你还要我做什么?”她不敢继续看他,撇开头问。

  萧不尽瞥眼看见她羞红的睑,突然伸手想碰触。当年是她巴着他不放,现在却是避他惟恐不及,这是老天爷给他的惩罚吗?

  教他不愿相思,可免相思苦,怎知真正分离后,却宁可相思苦。

  “还要做什么啦?”朱杏叫道,急忙远离他可以触碰的范围。

  萧不尽完全转身面对她,朝她走去。

  “你要做什么”朱杏往后退。

  萧下尽面无表情,一步步缓慢但坚定地近她。

  她退了一步又一步,心怦怦直跳。

  他的睑霍然靠近,像是在她眼前放大。

  “啊!”朱杏被吓到,双手挥跌倒在地,疼得她紧皱着一张脸“你做什么啦!”要死了,这样吓她,他很得意吗?

  “去帮我拿衣服来。”萧不尽对她的窘状似乎视而不见,又转身走近浴桶。接下来他该好好洗个澡,不然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来。

  “萧不尽,上辈子我到底是欠了你什么,这辈子非得这么委屈自己不可?”朱杏咬牙道,捂着发痛的部,甩头走了出去…

  萧不尽不语,子浸在浴桶中,闭着眼,让隐约的笑意悄然融化他脸上的冷厉。 WwW.EmEngxS.com
上一章   娘子有诈   下一章 ( → )
遗梦小说网提供花颜新作《娘子有诈》最新章节,为您推荐娘子有诈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读娘子有诈最新章节就到遗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娘子有诈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