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梦小说网提供摆棋人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遗梦小说网
遗梦小说网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阅读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武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慾伦艳记 成家大院 关照母亲 为爱正名 清霜如月 性福生活 慾之寡欢 男按摩师 娇艳人生 妇科男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遗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摆棋人  作者:沈亚 书号:33722  时间:2017/7/20  字数:9343 
上一章   ‮章八第‬    下一章 ( → )
“你是呆子吧?”他问。

  “啊?”

  “偷偷躲在公园草丛的角落里偷看别人的生活,居然用这种方式想打动我…”他将俊美的脸转过来。“你是呆子吧?”

  “嗯,说不定。”仔细想想,这种方式还真的满蠢的,可是想不出别的办法了。“好像真的满呆的。”

  清晨七点,头上还包着纱布的他跟穿着他的衬衫的她,两个人躲在社区公园的角落里,张望着公寓里的人进进出出。

  小学生们三五成群,上班族穿着西装却配着拖鞋,婆婆妈妈们手上大包小包拎着热腾腾的早点,赶夜班的工人拖着慢步疲惫的身影,参加晨间运动的老人们回来了,正准备送孙儿上学的老人却才要出发。

  冬日的晨光来得特别晚,七点才见到金色灿烂的光芒在天际闪耀,一道道朦胧的光线洒落在人行道上,打扫的清洁工扬起尘埃,光芒中星尘点点飞起落下。

  这是他所经历过最特别的“恋爱早晨”一般来说,做过爱的男女这时候应该躺在上享受一份甜美早餐,再不然万分绵相拥而眠也是不错的选择,但他们却在这里窥视其他人的生活。

  “我已经把我自己卖给你了。”

  “咦?”周达非错愕转头,万万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红着脸,她说得十分认真:“货物已收,该你履行诺言。”

  “你当这是一场易?”

  “一场『意外的易』。”

  “…”不知该感到好气还是好笑,生平第一次他竟然说不出话来。

  “你不可以反悔!”见他不说话,岳乐舞又羞又气又急。

  他还是说不出话来,只是一脸愕然地望着她,过了好半晌,他才突然清醒似的眨眨眼。“既然这是一场易,那么这个易的期限你事先并没有定下,如果我说一生一世?”

  “什么?!”她惊跳起来。

  周达非挑挑眉,恢复了镇定,他用一种欣赏的眼光打量着她…或者该说贪婪?毕竟她穿着他的大衬衫,下襬随便进一条旧子里的模样真是感得无以复加。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是说一生一世当我的‮妇情‬、恋人,两百四十户人家的命运抵你一个,你的利润高得吓人。更何况我不是小气的情人,我会好好照顾你,直到我们契约终止的那一天。”

  “你…你这无赖!”

  岳乐舞气炸了!她真的是气得完全失去理智。那原本只是一句试探的玩笑话,没想到却引发这样的“议价”!在他的眼光下,她自觉赤、像是猪一样披挂在摊子上喊价。她说不出话来,转身,头也不回地狂奔。

  周达非迅速拦住她。“穿成这样你想去哪里?”

  “去菜市场!”她气得泪水在眼眶中不断打转。“我把自己放在菜市场卖,秤斤论两一刀一刀剐下来也比在这里受你侮辱来得好!”“但那样的价格你连一户人家的命运也改变不了。”他的力气大得出奇,脑震的人有这么大的力气吗?还是她变得虚弱?只是一夜!只是一夜的感情竟让她变得如此软弱无力!

  “放开我!我不想再看到你…你…好恐怖。”

  她真的在发抖,这时他才惊觉自己握住的手臂如此纤细,好像只要他稍微一用力,她就会在手中瓦解成碎片。

  周达非猛地将她拉近怀中,低头吻住她的额低喃;“那就别跟我谈生意,我不喜欢你跟我谈生意。”

  泪水滚落她的颊,热切的吻落在她颤抖的间,闭上眼睛,感受阳光的热度,感受他膛的温暖,她混乱得无法思考,不知道自己到底把情节推展到什么样的地步。

  灿烂的阳光下,路过的人们对他们投以温柔感的目光,人越来越多。

  “跟我回去。”周达非叹口气,他的混乱下在她之下,叹一口气还不够,他再度紧紧拥抱她。“什么都不要说,只要跟我走。”

  她没有拒绝,顺从地跟随他的怀抱,只是她脑海中却不断思索着:走…去哪呢?天涯?海角?从此她就要变成了一只被豢养的金丝雀吗?

  *********

  “我查到了,老太太现在正在美国,资料显示是心脏病发作到美国动手术。”烤鸭低了声音将小纸条给她。“这是医院的联络电话跟病房号码。”

  接过纸条,她的心情五味杂陈。终于找到老太太了,接下来呢?事情已经发展到连她都剪不断理还的程度,联络上老太太又该说些什么?

  “主任?”烤鸭见她神情有异,忧心仲仲地望着她。“你没事吧?脸色好难看,你是不是不高兴我这么晚才找到老太太?对不起啦,可是我真的很尽力了…”

  “我知道。跟你没关系。”乐舞强笑。“我只是精神不太好。”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我直接打电话请老太太回来?外面谣传说那些公寓过年前就要拆了,可是到现在都还没听说有补偿方案。”烤鸭哭丧着脸。“我真的觉得那些人好可怜。”

  “我也是。”总经理办公室内安静无声,这几天周达非显得特别忙碌…而她却特别空闲。他在躲着她。

  “主任…”

  “没事了,你回去吧。”岳乐舞强下满心的郁闷挤出一个笑脸。“你快‮试考‬了吧?没事的话多念书,这件事你做得很好,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处理吧。”

  “喔…”烤鸭撇撇嘴,显然还有话想说,但却只是无言地看了她一眼,就在这时候,顶楼外层又传来呼叫声。

  “周达非!不要拦着我!我要见他!”周太太恼怒地推开警卫,防卫地将包包抱在前。“你们谁再敢靠近我,我就喊非礼!一定告到你们老死为止!”

  警卫想阻止她,却又不敢拉扯,只能焦急地跟在她身后;大老远就听到他们声音的岳乐舞挥别烤鸭,叹口气的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口严阵以待。

  “岳小姐…”一见到她,警卫们沮丧地垂下头。

  “没关系,我知道不是你们的错。”乐舞叹口气,有些人就是不懂得什么叫“拒绝”尤其以周家的人最严重。

  “周太太,您应该早就知道没有预约是不能见总经理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周太太尖声大喊着,原以为她还会有更疯狂的举动,但她却突然沮丧地垂下肩,泪水滴了下来。“可是我真的一定要见他,伯朗…他叔叔病了,病得很重!从那天游乐场拆掉就这样了。我以为他只是心情不好,可是没想到越来越严重,他不肯去医院,也不肯让医生来看他,我真的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岳小姐,你帮帮我的忙,叫达非去看看他好不好?”

  乐舞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她没想过会在剽悍又傲慢的周太太脸上看到软弱的泪水,这泪水瞬间打败了她!

  “周太太,你先不要哭…警卫,带周太太玄会议室休息一下。”她温柔地拍拍她的肩。“别哭了,我去帮你说说看。”

  “谢谢你!”周太太千恩万谢地点头,强悍的女人一旦软弱下来,顿时出老态,毕竟是有了年纪了,可是为了丈夫而软弱却让她看起来美丽又动人。

  周太太转身离开,下一秒,乐舞就冲进办公室。“你该去看看你叔叔!他生病了!”

  周达非没有坐在他的位置上,他站在玻璃帷幕前凝视着外面阴暗的天色。

  “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在这里,你该称呼我为总经理。”

  脸一红,这句话像是槌子一样重重打击了她。

  “而且,那是下班之后的事情,上班的时间内不宜讨论。”

  “你…”气得说不出话,她居然微微颤抖。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被他的态度气得晕头,但这种受伤的感觉却还是第一次。

  她想转身离开,但是对周太太的责任却让她留下,她的愤怒之火蠢蠢动,理智告诉她不能生气,而且她无计可施。

  对于周达非,她真的无计可施。用说的说不赢他,用打的的确可以把他打趴在地,但那又怎么样?难道打昏他拖去见他叔叔吗?

  束手无策的感觉如此糟糕,糟得她想哭!

  “你根本不了解他们。”背对着她,周达非终于叹口气开口。

  “对,我不了解他们,我也不了解你。我承认我错了,我介入得太深。”绝望之余,她只能悲伤地忍住眼泪,努力想把公事跟感情分开,可是面对着他,她怎么可能办得到?

  “很好,你终于搞清楚了。”周达非松了口气,那态度明显得像是用刀子在她的心上狠狠地划上一刀。

  “抱歉,是我的错,那么…我现在去请周太太离开。”她快不过气来了。伤痛的感觉那么深!深得她竟然有眼冒金星的感觉!如果现在不离开,也许下一秒她就会在这里崩溃。

  周达非回答了些什么,但她完全没听见,她麻木着身子转身关上门,甚至没办法在自己的座位上多待一秒。

  她发狂地冲出了楼层,离开办公室的那一瞬间,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要何去何从。楼梯就在眼前,她马上狂奔上去,顶楼的游乐场拆掉之后只剩下空的楼层,这里不会有人来,不会有人听到她哭泣的声音,不会有人听到她发自内心痛苦的吶喊。

  只有十分钟。

  她告诉自己,她可以哭十分钟,之后就要收起泪水,重新振作起精神。那只是一场意外,因为意外所导致的脆弱必须远远离开,哭完之后永不能再回来纠她。

  *********

  这真是难得的盛况。“欢乐星球”的地下美食街已经好久好久不曾看到如此庞大的人

  也许是因为最近新闻吵得凶,也许是因为企画课强力放送广告的策略奏效,总之美食街里挤得满满都是人。

  “光临!”每次有人进门,烤鸭就会领着她找来的女同学们在门口鞠躬,穿着可爱制服、笑脸人的青春美少女果然让顾客的好感度无上限提升。

  “99元吃到请往这边。199吃到请往这边!”美食街还派人领位,幸好有这个措施,所以人虽然很多,却还是井然有序。

  “399吃到还送折价券喔,可以折抵『欢乐星球』任何商品。”

  “刚烤好的面包已经出炉,香刚烤好的黄金牛角!请随时招呼卖场中的面包车,可以无限量取用!”

  香气四溢的面包让整个卖场洋溢着幸福的滋味,每个人脸上都有一种奇特的光芒,充满期待或者充满赞赏。

  照这种情形下去,说不定垂垂老矣的老树真的有机会重生,而且还是藉由这群乌合之众的努力。

  商场上变化万千,经常因为某件极小的事情而改变了结果,这是他从来都知道的,但他却没有想到这群“乌合之众”真的有能力改变欢乐星球的命运。他们怠惰、懒散,他们一直都是欢乐星球的寄生虫,但却因为一个人的努力而改变了这群寄生虫。要花多少钱才能买通这群人同心协力?答案竟然是“零”!

  他依然站在角落里,满满的人中,他却还是轻易就在美食街正中央找到她。

  她在推面包车,脸上挂着一贯的、活力四的笑容;身为总经理的特别助理,才刚下班,她就跑来推面包车。

  她知道自己穿着厨师白袍的样子超美味吗?只是这样看着她,他就有股冲动想把她抓回去好好品尝个够!自己这一生好像从来没有如此迫切渴望过任何人,只除了眼前这个。就算这单纯只是冲动,问题也已经够复杂。

  他的灰姑娘不稀罕成为公主,穿着宽大不合身的厨师袍,让她更显得安然自在;明亮的眼眸看不出霾,看不出她内心是否跟他一样纠结挣扎?

  她不明白自己所说的话有多么真实,她的确涉入太深,深到他的内心,钻进他的骨髓。

  所以他只好推开她,只是推得越远,那渴望却更深切。

  “Joanna近来好吗?”突然,一名女子出现在他身边,她随口问的话让他一愣!

  女子凝望着推着面包车的岳乐舞,转头朝他嫣然一笑,话锋又转:“她很可爱吧?单纯,但并不愚蠢;虽然热情又莽撞,但也善良而柔软。有一阵子我像具行尸走,是她一寸一寸把我从鬼门关拖回来,然而她却从来不知道这点。”

  “你是…”

  “岳乐音。”她微笑着伸出手与他握,如此美得动人的女子却有一双修长坚定却出奇糙的双手。

  这双手、这个名字给了他某种奇异的联想。

  岳乐音、岳乐舞,她们当然是姐妹,但除了这一点,却还有其他。

  “你只感觉岳乐音似曾相识,但我另外的一个名字你一定知道。”招招手,她示意他靠近些,以口形念出几个字,周达非不由得双眼大睁!

  “你…我一直以为你至少有五十岁。”

  “唔,你是以Joanna的年纪来估算我,不过…我曾经比你想的更老。”做出一张哭泣的脸之后,她淡淡微笑。“想听听八十岁老太太的几个建议吗?”

  周达非凝神静听,角微微上扬成一个美丽的弧度。“你我所见略同,我早已经布局。”

  “我猜也是。不然怎可能成为Joanna的指定接班人。”

  “这只是『意外』吗?”他意有所指,两人所思所想不同,但他们的目光却全都停留在推面包车的乐舞身上。

  岳乐音耸耸肩。“就某部分来说我早已退休,但帮自己的妹妹是理所当然的。可是你所说的『意外』,却是你们两个自己造成的,与我无关。”

  “你放心吗?”

  “乐舞早已是成年人,她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就算身为她姐姐的我也无权干涉。不过…”她抬起头朝他出灿烂笑颜。“我认为我们彼此认识而且互有了解的话,你会重新考虑你对她的某些态度。”

  “我不会。”周达非低头,眼神清澄而坚定。“不管是你或者任何人,都不能左右我对她的态度。”

  “而你的态度将决定你未来会处在天堂或者地狱。”乐音淡笑。

  “我将这句话视为祝福。”

  岳乐音微微仰起头,那双动人深眸闪着淡淡银光。“那么我们起码在这一点上已经达成共识。”

  *********

  回到周达非的住处时已是深夜十一点。她蓄意在美食街逗留,一直等到打烊才离开;但没想到他比她更晚,这个时间依然不在家。

  受挫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又哭了起来。躺在云朵般的沙发上,她倦极而眠,沉沉睡去前脑海中最后一个念头是:只要等他回来…等他回来她就要告诉他,他们之间的一切都结束了;那是个残忍而可怕的错误,她不能再继续忍受下去…

  她被某种声音惊醒;躺在沙发上的她缓缓睁开眼睛,屋子的门被打开来,但屋内却悄无声息;突然,某种东西重重落地的声音让她惊跳一下!

  “大福,大…唉,我又忘了,大福在美国照顾妈妈…谁在那里?周大肥吗?你不要想吓我喔。”

  她惊讶地望着她,那女子就这样出现在屋内,她被她放在走道上的行李给绊了一跤,在那瞬间,她了解到眼前的女子是盲人,她看不见她。难怪周达非不许任何人移动家里的摆设,原来是为了她。

  “周大吧?呼吸的声音不像,你是谁?”更靠近客厅,女子的态度谨慎起来,她微微瞇起眼,仿佛自己还看得见,导盲杖被双手紧紧握住当成护身符。

  “我…”乐舞开口,却不知道要如何介绍自己。要说自己是谁?小金丝雀?

  女子突然笑了起来。“你?周大肥的女朋友?”

  女子走进了客厅,光线下乐舞终于看得清楚,她的头发极短,像小男生一样理成三分头,将她的五官衬托得更出色,极美的五官,完美无瑕,像是上帝亲手雕刻。而且,她认识她。

  “你…晴天?!”乐舞险些尖叫。她不敢相信海报里的人竟活生生走了出来!她是晴天没错,虽然模样跟海报上的少女已然不同,但那美得惊心动魄的五官却绝对不容置疑。

  “晴天?”女子愣了一下,角飘过一丝苦涩的笑。“好久没听到这名字了…呵呵,如果我是晴天,那你是谁?”

  “我…是你的Fans,岳乐舞,周先生的特别助理。”最后一句说得很心虚,心虚得连自己也不明所以。

  “岳乐舞。”晴天侧头想了想,似乎努力在记忆中搜寻。

  乐舞上前牵住她的手。“坐下吧,你有这里的钥匙,你是这里的主人。”

  “主人?”她又想了想,出一抹笑。“说算也不算,这里的主人是周大肥。”

  “周大肥?他以前很肥吗?”

  “嗯,从小就很肥,不然怎么叫『周大肥』。”

  很难想象现在身形修长瘦削的周达非曾经肥过,但这名字奇异的给她亲切感,她显然比较喜欢名叫“周大肥”的周达非。

  “好看吗?你刚刚看到我的样子好像很惊讶,是不是因为我头发很短?短得像是监狱受刑人?”

  “是很短,但是很好看,你看起来美极了。”她衷心赞美。这样的女子配上周达非,真是天造地设,尽管内心苦涩,但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连她一头发也及不上。

  “是吗?我只希望好整理,虽然他老是说喜欢帮我洗头,但洗澡的时候拥有一些隐私是每个女人的权利吧?”她微微嘟起,幸福地埋怨。

  乐舞勉强微笑,但随即想起她其实看不到自己,这装出来的微笑很多余。

  “你怎么会在这里,还睡在沙发上?”

  “我喜欢这座沙发。”

  “哈哈!”她笑得极为灿烂。“这下周大肥没话说了,这沙发是我选的,我说任何人都会喜欢这个沙发,他偏偏不信。”

  “这沙发睡起来像睡在天堂。”

  “你真是我的知音。”女子一派天真烂漫,才相见十分钟,她已经将头靠在她肩上依偎了一下。“你一定要告诉他这一点,好让他不再跟我埋怨,他总说睡在这沙发上让他骨头松软。”

  “晴天…”

  “我不叫晴天很久了。”女子微微一笑。

  乐舞点点头。“那是艺名?”

  “嗯,我叫周达薇,你可以叫我达薇。”

  “周…咦?!”

  “周大肥是我哥。”

  “可是你说…”

  “可是我说『他』会帮我洗头对吧?”达薇笑得灿烂无比。“哈!骗倒你了吧。进来吧,擎天。”

  猛然回头,门口伫立着另一条高大修长的身影,那是她少女时代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擎天。

  *********

  打开门,望见妹妹的身影在厨房出现,客厅的沙发上躺着一个男人,他心中竟闪过一丝惊慌。

  “回来啦?我煮好泡面了喔,要不要吃?”达薇将热腾腾的开水倒入泡面碗,动作迅速确实。

  “这家伙就这样疼你?让你自己煮泡面?”他连忙上前。“拜托你放下开水。”

  沙发上的家伙咕哝着翻个身继续睡。

  “嗳,他好可怜的,恐机症,二十几个小时没睡觉哪。”达薇笑嘻嘻地放下水壶。“我不会烫死我自己,请放心。”

  “大福呢?”

  “我留她在妈妈身边照顾妈妈。”

  “那你回来作啥?为何事先没联络?”坐在餐桌前,他百无聊赖地搅着泡面碗,眼光不住往房子深处打转,明知道不可能,但还是怀着一丝希望。

  “妈妈叫我回来的。你不知道她多担心!怕你一下子想不开娶个蛇蝎女郎摆在枕头边。”达薇找到筷子,动作准确快速地敲中他的手指。

  “唉啊。”

  “不要玩食物。”达薇学着妈妈的口气:“周大肥。”

  “喂!你这没礼貌的家伙。”他疼得不住甩手。“别得寸进尺啊,别以为找个高头大马的作保镖我就怕你了。”

  “哈哈,有精神了吧?看到人家不在,瞧你心神不宁的。人家走喽,连行李都带走了。”

  她的生活习惯不大好,才几天的时间,已经带来好多奇奇怪怪的小东西,每样都是她的宝贝,每样都很廉价。

  他在雪白的沙发里发现超商满额赠送的卡通磁铁,又在浴室发现应该只有小婴儿才喜欢的塑胶小玩偶,接着又在厨房发现一只造型诡异糙的手工陶杯;每样小东西都有故事,每个小笔事都有个温柔的心情,等他察觉的时候,这些小东西已经散布在他简约得很有格调的家里,存在得理所当然,然而现在又全都消失了,屋子显得特别空,特别冷清。

  “我知道,我看得见。”

  沙发上的男人咳了声。

  达薇不由得摇摇头。“拜托别这么感,这点小玩笑我还开得起。”

  “什么恐机症?他是躁郁症吧,你就是病因?”

  “哈哈,很好笑!”达薇大笑,然后侧着头对着他窃笑。“你呢?她就是妈妈所说的那个『很好很好』热情又善良的女孩吧?”

  “嗯。”“咦?你第一次这么听话却又把人家给气跑,真搞不懂你耶。”泡面可以吃了,达薇津津有味地吃着。“真好吃!还是台湾的泡面好吃,我连作梦都梦到。小气的大福每次回来都扛好多,可是却连一碗也不分我。”

  “吃这种东西会让你得癌症。”继续翻搅着泡面,他半点胃口也没有,只好叹口气放下筷子。

  达薇笑嘻嘻地望着他。“喂,瞎眼的妹妹亲自下厨替你煮泡面耶,你不吃就算了,居然还叹气。哈!你该不会是胆怯了吧?这辈子除了我们之外没爱过别人的周达非先生,你是怕了吧?”

  “怕什么?”

  “怕改变,怕自己从此不是高高在上的周达非,怕从云端顿时跌落人问,污染了您的大智慧。”

  “我怎么越听越觉得你欠扁?那家伙是怎么宠你的?把你给宠上了天了。”

  “真遗憾你无法接受事实。”

  “我没说我放弃了,能进我屋子的女人不多,能走出去的当然更少。”

  “什么不多!是根本没有过吧?”

  周达非瞪着妹妹半晌。

  “不要瞪我,我虽然瞎了,但内心还是会受伤的。”她做个西施捧心的哀伤动作,表情维妙维肖。

  “那你应该知道她在哪里。”

  “不确定,不过那无所谓,反正我会找到她的…”突然他脑海中闪过不祥的预感,他锁起眉。

  “怎么了?”虽然看不见,但对周遭任何一丝异样都不曾错过的达薇问。

  “不知道…但我好像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然后他想起来了!

  他叔叔,周伯朗! wWw.eMeNGXs.COM
上一章   摆棋人   下一章 ( → )
遗梦小说网提供沈亚新作《摆棋人》最新章节,为您推荐摆棋人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读摆棋人最新章节就到遗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摆棋人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