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梦小说网提供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遗梦小说网
遗梦小说网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阅读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武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慾伦艳记 成家大院 关照母亲 为爱正名 清霜如月 性福生活 慾之寡欢 男按摩师 娇艳人生 妇科男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遗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  作者:明镜 书号:23119  时间:2017/6/17  字数:5555 
上一章   ‮罗修诡奇 章四十三百一第‬    下一章 ( → )
漠南关是飞天自开元南下的第一道雄关,为了承接与开元的协防连线,这里也屯驻了大量的不对,特别是自开元失守以后,漠南关更是地位重要,为了确保无忧,飞天的四大军团之一玄武军团在这里驻扎了六万的大军,他们牢牢的扼守着飞天北部的第一道防线!

  漠南守将朱瀚本是飞天太师翁同的小舅子,靠着裙带的关系,他登上了漠南关总领的职务。他没有别的本事,溜须拍马如果说他说第二,当没有人敢说第一,不然凭借他那空空的脑瓜子又如何能够成为玄武军团重要的人物。不过也是他的命好,玄武军团的统帅赵捷为他派了一员副将,凌玉栋!这凌玉栋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不但武功出众,更重要的是他智谋过人,更兼之读兵法,在他的辅佐下,朱瀚的这个漠南关总领倒是也过得十分的舒心,朱瀚也有自知之明,从来不手漠南关的军政事物,一心的为自己的将来作打算,而凌玉栋也是一个明白人,在场面上也是十分尊敬朱瀚,从来都是一副必恭必敬的模样,这样无点墨的朱瀚心里十分舒服,于是在政务上只要凌玉栋开口,他都会想办法来解决,这两人自合作以来,倒是相得益彰,朱瀚曾夸口说道:“漠南关只要有我朱瀚和凌玉栋在,如金汤般坚实,牢不可破!”并对上司吹嘘道自己和凌玉栋是相敬如宾!只是这个词用的是否得当,他没有想过,听说当时他话一出口,赵捷当场一口茶出老远,一旁的凌玉栋更是面孔通红,这相敬如宾的朱瀚和凌玉栋一时成为了玄武军团的一个笑话…

  不过如今朱瀚的心里可就有些不舒服了,自新年过后,漠南关突然传出了一种说法:“凌玉栋看不起朱瀚,并为他的一条狗起名为瀚瀚。而且听说凌玉栋时常在赵捷面前说自己的坏话,对自己总领的位置虎视眈眈。后来朱瀚专门请凌玉栋吃饭,席间询问起来,知道凌玉栋家里却有一条狗名叫憨憨,不过不是瀚,而是憨!朱瀚当时只是哈哈一笑,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面这个不痛快就不用讲了!

  十几天前,漠南关突然又有了一种说法:凌玉栋和开元的修罗王许正私下联系,以漠南关为代价,想要向许正投降!朱瀚当时听了,心中就是一惊。虽然凌玉栋百般的解释,但是朱瀚心中却又有一番想法。三天前,朱瀚得到了探马回报:开元修罗王于开元城誓师,浴火凤凰军团重生,并且大军已经杀向漠南关!朱瀚听了心中更是紧张。这许正何许人也,他朱瀚是最清楚不过的,先是在天京一场血战,而后破去大林寺四佛阵,在开元奇计偷袭开元城,自己的外甥翁大江被打的灰头灰脸的从开元逃了回来,之后血战东京,六十天连夺五关,会师东京城,破掉一字长蛇阵,月余时间打下东京,更在东京校场决战苍云,被苍云成为未来的天下第一高手!这种种的传说,让朱瀚坐立不安,如今这漠南关突然传出了凌玉栋要投降的消息,开元城立刻出兵漠南,之间是否有些必然的联系?朱瀚不敢往下细想,他只觉得自己的两脚发软,浑身的虚汗直

  坐在总领府的书房中,朱瀚感到无比的燥热,虽然还是初的时节,天气依旧寒冷,但是朱瀚却是从内心中感到了自己的全身都在燃烧。自得到了开元城发兵漠南的消息,他已经连续数次的催请凌玉栋向上谷和渔请求救兵,但是凌玉栋只是淡淡的一笑,说总领放心,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什么掌握?自己这个总领居然半点都不知道!而且敌军一天天的向漠南近,凌玉栋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不温不火的不见半点的动静,这让朱瀚想起来前些日子的流言,难道那些流言都是真的?朱瀚开始胡思想…

  门轻轻的被推开了,从门外走进来一人,朱瀚抬头一看,却是他手下的谋臣诸良,这诸良年龄在三十左右,长的一表人材,但是在他英俊的面孔下面,却是如同蛇蝎一般的心肠。朱瀚的许多主意都是出自于诸良之手,但是此人平里对人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为人贪财好,更是没有半点才学,但是害起人来,却是阴险刁钻,人颂绰号:空心笑面虎。当然这个名字只是在私下传,当着诸良的面,却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叫!

  看到朱瀚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诸良连忙上前,脸上堆着笑容“总领,怎么如此的愁苦?有何不开心,可以给属下说说,让属下也分担一二!”

  “唉-!”朱瀚长叹了一声“我怎么能够高兴起来呀!这许正领兵突然向我漠南攻击,其心意可见一斑,开始凌玉栋却迟迟没有反应,我数次催问,他都是说让我放心,可是我又怎能够放心呢?那许正不是一般人等,心狠手辣,凶残无比,兼之此人武力超强,而且用兵如神,他这一来,恐怕我漠南危矣!”

  沉了一下,诸良轻声说道:“总领,不知道您是否听到了一些谣言?当然这些谣言都是虚造,不可以当真!”

  “哦?什么样的谣言?”朱瀚眉毛一挑,心中有开始盘算了起来,人就是这样,你越是在他的耳边说不要相信,他心里面就越是犯嘀咕。

  脸上有些难,诸良为难的说道:“总领大人,这-,属下实在不好说!如果被统领大人知道,定然要责怪属下,而且属下从来不喜欢做那种在别人背后说坏话的人!”

  “本总领命令你说,谣言嘛,说说而已,难道本总领还分不出来?如果统领大人责怪,本总领为你说话,你放心的说吧!”朱瀚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既然总领大人让属下说,那么属下就不怕得罪统领了!听外面的流言,统领大人似乎已经和明月的许正联系,说是要将漠南献上,做他的进身之阶,而且还听说此次许正此次前来主要是为了翁太师一族,说只要凌统领将大人献上,就可以高坐漠南总领一职!当然这些都是谣言,都不足以为信!”

  朱瀚心中一惊,冷冷的说道:“不尽然吧,本总领以为有些事情无风不起的!”他心里想到:这凌玉栋虽然在人前对自己恭恭敬敬,但是此人的才学高自己数倍,如果不是没有什么背景,恐怕早就爬到了自己的头上。虽然这漠南军政都是归于凌玉栋所管,但是对外还是只是一个统领,怎比得这总领一职荣耀!凌玉栋平与自己谈论起当今天下的兵法名家,对于许正和梁兴两人都是佩服不已,现在他没有半点的动作,谁晓得心里是怎么想的?人心隔肚皮,不防不行呀!想着,他问道:“还有什么谣言?”

  “听说凌大人将城门紧闭,为了就是把许正进攻的消息封锁,等许正一来,他就要借机开城投降!这些无知刁民,又如何知道凌大人的神机妙算,真是胡说八道!”诸良眨着眼睛说道。

  可是诸良越是这样说,朱瀚越是觉得心中有些不妥,他看着诸良,突然冷笑道:“什么神机妙算,我倒要看看他如何借机开城投降!”他沉了一下“不过今天你所说的话,出你嘴,入我耳!不可再让第三人知道。这种消息还是不要传播的为好。不过,你立刻派出细作,将统领府牢牢的监视,看看他凌玉栋究竟要耍出什么样的把戏!同时派出亲信之人,向上谷和渔报告,请求援兵火速到达!”

  “属下遵命!”诸良恭声的说道。

  挥挥手,朱瀚有些心焦的让诸良下去。他独自坐在屋中,诸良的话不断的在他的耳边回响,心中的焦躁越来越甚,这凌玉栋究竟在搞什么?

  凌玉栋今年已经四十有五了,自他投身玄武军团,战功显赫,但是苦于没有任何的背景,所以至今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将。自来到了漠南,他全心的辅佐朱瀚,不敢有半点的懈怠,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一个机会了!朱瀚虽然没有半点本事,但是此人却很有自知之明,所以从来不干涉自己,而且还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帮助。对于这样的一个上司,凌玉栋心中没有半分的看不起,相反,他对朱瀚的尊敬是出于本心,因为朱瀚有显赫的家世,如果朱瀚给自己美言两句,自己今后的仕途将会平步青云!

  不过这两天凌玉栋心中也有些不舒服,因为他感到了朱瀚对自己的猜忌,月前朱瀚突然和他提到他的爱犬,那心中的不快,凌玉栋还是听得出来的,于是他马上将自己的爱犬杀死,没有想到自己如此诚意的表示,并未能够让朱瀚心中的猜忌消失,这两天城中谣言四起,凌玉栋不是不知道,但是嘴张在别人的脸上,做不成把人家给杀了?而且漠南关那么多的人,怎么杀?

  他叹了一口气,这下属还真的是难当!缓缓的走到了地图前,他凝神看着漠南四周的地势,心中开始考虑如何对付许正的进攻。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的心思是最为平静的!

  门轻轻的敲响,从屋外走进了一个年青人。

  凌玉栋回头看了看,没有理睬,来人是他的独子凌飞。凌飞是凌玉栋的骄傲,年仅十八,却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而且也是一个读兵书的未来将领。只是此刻他没有心情理睬凌飞,因为他在全神考虑许正的种种进攻套路!

  “父亲!”凌飞轻声的叫道。这个年青人就像其他的年青人一样,有着不同寻常的骄傲,这一点从他的眼角神情的倨傲就可以看出。

  “什么事情?”凌玉栋没有回头,他继续全神盯着眼前的地图。

  “大战将起,孩儿想知道父亲将如何打算?这样孩儿心中也有一个数!”

  扭头看了看凌飞,凌玉栋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出奇的骄傲,这是他最为担心的一件事情。“哦?那么先告诉我你怎么看?”凌玉栋问道。

  “父亲,孩儿以为许正虽然厉害,但是他修罗兵团连番的征战,主力尚在东京,此次匆忙的对我漠南进攻,必然是以疲兵攻击,孩儿以为,我们应该在许正先头部队到达之时,趁其立足未稳,头痛击,然后死守漠南,等待援军到达!”凌飞缓缓的说道。

  凌玉栋笑了,他看着凌飞,心中不由得有些欣慰“为什么这样做?”

  “父亲,对许正先头部队的攻击,可以提高我们的士气,打击对方的气焰。许正连番大胜,士气高涨,我们突然的出击可以使他们的士气遭受打击;然后我们坐守漠南,待援军到达,我们以新锐之师对许正的久战之师,一战可胜!更重要的是许正自出道以来,未曾尝过败绩,今我们在漠南打败许正,父亲的声望必然可以提升到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度,今后我们也就再也不用看那朱瀚的脸色了!”说着,凌飞的脸上出恨恨的神色,凌玉栋知道,对于自己杀了爱犬憨憨,凌飞心中总是有一种莫明的仇恨。

  拍了拍凌飞的肩膀,凌玉栋笑道:“好,飞儿果然是有勇有谋,此计甚好!这是这第一战必须要有一员猛将出马,飞儿可有人选?”

  “孩儿不才,愿领本部的兵马,击杀许正的先头部队!”凌飞意气风发的说道。

  凌玉栋哈哈的笑了起来,他心中的得意无法形容,有这样一个令自己骄傲的儿子,他还怎么说呢?

  正说笑间,突然门外亲兵喊道:“启禀统领,总领大人在客厅等候!”

  “哦?”凌玉栋眉头一挑,心中感到无限的厌烦,他实在是受不了朱瀚这一天三次的拜访,身为总领,大兵即将临境,却沉不住半点的气,如何稳定漠南军心,想着,他的脸上出一丝的轻视。但是轻视归轻视,凌玉栋不敢有半点的懈怠,他连忙说道:“告诉总领大人,我马上前去!”说着,又对凌飞说道:“飞儿去准备吧,我现在去见总领大人。为父估计许正的先头部队在这两天就要到达,飞儿准备随时出击!”

  点点头,凌飞着实不想看到朱瀚那张胖胖的肥脸,扭身离开…

  整了整衣冠,凌玉栋大步走向客厅。朱瀚此刻正在客厅中焦急的走动,他实在是无法在自己的总领府中坐住,于是决定还是来和凌玉栋好好的谈谈。

  “总领大人!末将失,恕罪!”凌玉栋大声的说道。

  朱瀚脸上也挤出了一丝笑容。两人在客厅中寒暄了两句,朱瀚急急的问道:“凌统领,这许正大兵将要到达,不知道大人如何准备?

  凌玉栋笑了笑“大人请放宽心,玉栋心中已经有了打算。玉栋打算在许正先头部队到达之时先领兵出击,然后退守漠南,等待援军到达!”

  “出击?”朱瀚心中突然一颤,他想起了诸良的话:凌玉栋伺机准备献城投降!这主动出击,未免有些…

  他犹豫了一下,看着凌玉栋问道:“这不合适吧,修罗兵团以凶悍著称,麾下猛将如云,那许正更是一个武力超绝之人,大人却要出击?未免是以卵击石吧!”

  “大人放心!”凌玉栋心中有些不快,他耐着子说道:“许正虽然凶悍,但是他的修罗兵团大战才罢,主力尚在东京,未曾听说有大规模的集结,所以此次前来必然是他在开元的留守之兵!修罗兵团精锐未出,只是依靠人数想要将我漠南打下,未免有些狂妄。我漠南尚有六万守军,不是那么容易对付!而且听说许正和苍云一战,身受重伤,手下的大将有多数在东京,此次前来,必然没有什么名将,唯一可虑的就是傅翎,但是许正总不成让他的傅帅来充当这先锋一职吧!所以我们只要全力一击,然后等待援军到达,即可以扬我飞天的威名,又可以打击对方,如此大功,属下正要向大人贺喜!”凌玉栋侃侃而谈。

  微微一皱眉,朱瀚心中还是有些担心,但是凌玉栋已经如此的说法,他也不知道如何反驳,带着一丝猜疑,朱瀚又和凌玉栋拉扯了两句,缓缓的起身告辞。

  整整一个晚上,朱瀚没有睡着,他翻来覆去在上躺着,心中却是在想着凌玉栋和诸良两人的话语,到底该如何是好呢?就这样,更响五下,朱瀚在忧虑中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叨-!叨-!叨-!”三声号炮声响彻云霄,刚刚睡着的朱瀚翻身起来,满脸的倦意,恼怒的大声骂道:“这个凌玉栋搞什么鬼?这才五更天,放什么号炮!”

  一个家仆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卧房“大人,不好了!许正兵临漠南,正在城下叫骂!”

  “什么!”朱瀚瞬间睡意全无。 wWW.eMeNgxS.coM
上一章   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   下一章 ( → )
遗梦小说网提供明镜新作《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最新章节,为您推荐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读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最新章节就到遗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