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梦小说网提供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遗梦小说网
遗梦小说网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阅读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武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慾伦艳记 成家大院 关照母亲 为爱正名 清霜如月 性福生活 慾之寡欢 男按摩师 娇艳人生 妇科男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遗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  作者:明镜 书号:23119  时间:2017/6/17  字数:7130 
上一章   ‮计巧施再 章九零百一第‬    下一章 ( → )
炎黄历一四年七月初六我和梁兴站在高山之上,向远处眺望。昨天我当众受刑,兵团振动,甚至连夜叉兵团的将领也感受到我的良苦用心,修罗兵团十万大军和夜叉兵团二十万大军军心大振,他们等待着我的命令!

  站在山顶,远远可以看见建康要前的南宫飞云的答应,旌旗飘摆,隐隐听见战马嘶鸣…

  那三座山峰,各自相隔二三里,中间是一片开阔的谷地。四面山原地势低缓,南宫飞云完全是居高临下,那是一片易守难功的营地!

  “阿,你看是否可以动一下南宫云的脑筋?”看着对方的营地,梁兴脸色更加的阴沉,缓缓的说道。

  我摇摇头“大哥,南宫云将门之子,绝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我和他打过交道,我知道他这样的人物,性格极为骄傲,和你我一样,难!”

  脚步随意坦然,就象是清晨在山间漫步,双目似睁非睁,仿佛在感应着什么,梁兴负手向前走动了两步“那么阿你说怎么办?”

  没有回答,一直以来,我也在思索这个问题,该怎样拿下这建康?

  …

  这时钱悦带着两个老人走上山顶,向我躬身一礼:“主公,刚才我们在巡逻之时,找到的两个人,他们说想要见你!”

  我微微一皱眉头,看着眼前的两个老人,疑惑的问道:“两位老人家,你们是要见我吗?”

  “敢问官爷可是修罗大人?”两个老人恭敬的问道。

  我点点头,两个老人一起拜倒,唏嘘流泪的哭诉起来:“大人呀,您可能不认识我们,但是我们却知道大人!三年前,大人从这里路过,马踏麦田,那麦田就是我们家里的!如果是其他的军队,这算是什么事情,但是我们听说您不但将自己的坐骑杀了,还派人给我赔偿,大军过处,对我们是分毫不犯,我们这些百姓感激呀!我们没有见过您这样的长官,想和您说声谢谢,谢谢您带出了这么好的军队!可惜您只是匆匆的过去,可是我们这些百姓没有忘记呀!”

  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我几乎已经将这个事情忘记了,看着眼前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我连忙将他们扶起“老人家,这本是我们的规矩,怎值得你们这样的感谢!”

  “大人呀,您是不知道,从您走了以后,这里马上驻扎了很多的军队,说什么这里是都城的要害,要划为军用。我们老百姓不知道什么呀,但是我们的跟就在这里,我们的田地就在这里,要我们迁移,我们不愿意呀!可是那些人不讲理,强行让我们迁到河北,河北土地贫瘠,根本不是种地的地方,于是我们家的那小子和那些人理论,没有想到他们一刀就把他给杀了,然后将我们的房子烧了,将我们的土地给毁了,我们没有办法呀,心里恨却没有办法呀!”

  我无言,我不想让他们知道,这都是朝廷为了防备我们呀!所有受到的罪过,都是因为我这个他们嘴里的长官!“老人家,那你们怎么还会在这里?”我缓缓的问道。

  “河北贫瘠根本没有办法种粮,好在我们早年是采药的人,于是就进了深山,靠着采药为生。来往也就方便了许多!”

  我眼前感到一亮,扭头看看梁兴,他眼中也出异彩,我连忙问道:“老人家,那你们是怎样从河北过来呢?如今我看河面大桥封锁严密,可是不容易过来呀!”

  憨厚的笑了,两个老人看着我说道:“大人,您有所不知,这里的山势连绵,在上游有一处秘道,是沟通两岸的,我们就是从那条秘道偷偷的过来,与一些行商易!”

  “那么那条秘道可有军队守护?”梁兴急急的问道。

  “没有,那条路是秘道,是我们在采药的时候发现的,根本没有人知道!”

  我和梁兴突然笑了一直困扰我们的难题在瞬间有了一个腹案,我指着远处的三座山问道:“老人家,你们可知道那三座山吗?”

  “知道,那三座山本来没有名字,我们这些乡下人叫它三鹿山,中间的那座山里有白鹿,东边那座有黑鹿,西边那座有花鹿,所以我们就叫它三鹿山!”

  “那秘道可以通往三鹿山的后山?”

  “可以,当然可以,只是山道难以行走,都是鹿踩出来的!”

  “那么那些军队是否知道?”

  “嘿嘿,咋会呢?我们两个经常爬到后山顶看他们练,他们一点都没有察觉!”

  “如果从那秘道过去,到达后山,十万大军需要多长的时间?”

  老人闭上眼睛慢慢的盘算着“从这里出发,晚上就可以到达秘道,要是夜间行走,估计在五更可以到达,如果十万人,动作快的话,应该在明天午时可以完全进去!”

  午时?那就是说要在白天行军?不行,太过危险!我和梁兴低声商议着。过一会,我扭头对两个老人说道:“老人家,不知道你们能否走夜路?“

  两个老人呵呵笑道:“咋不能,只怕你们这些兵娃子还跟不上我们两兄弟呢!呵呵!”

  “好,两位老人家,实不相瞒,我们是奉皇上的命令前来讨伐对岸那些人的,他们霸居京城,将皇上赶出了东京,所以才会这样的对付你们!我们想让两位老人家带路,带领我们入山,但是我们只能在夜晚行军,所以从入山那一刻起,每天只能从夜晚的亥时行进,早晨寅时停止,老人家算下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让十万人到达后山?”

  又算了一下,老人睁开眼睛说道:“从今晚开始的话,三天!”

  我点点头“老人家,烦请你们带路,待我们将那些叛军收拾了,必有重谢,而且你们就可以带领你们的族人重新回到这里,在这里耕种、生活!”

  神色有些激动,老人连连的点头“我们不要什么重谢,只要让我们的族人能够回到河南,我们就拼了这一把老骨头了!”

  呵呵笑了,我命令钱悦带领两个老人立刻前往军营,好好招待,同时整顿修罗兵团,一个时辰以后出发!然后我和梁兴又在山顶之上仔细的想了计划,最后决定,梁兴马上带领夜叉兵团在河南佯攻河北,我带领修罗兵团前往秘道,七月初九五更天,我将在三鹿山后山发动进攻,梁兴同时在河南发动攻击,夺取建康!

  炎黄历一四年七月初九,河南岸的夜叉兵团大营依旧灯火连绵。我带领着修罗兵团将队伍分成三支,在三天前悄然无声的开出大营,沿着隐秘的山道急行。在两位采药老人的带领下,在七月初九子时到达了三鹿山的背后,步兵散开队形,开始登山。

  天四鼓时分,杨勇、向南行、向北行和巫马天勇带领四万骑兵摘去马铃,包裹马蹄,马口衔枚,秘密行进到三鹿山正面的山谷里埋伏下来我站在后山顶上,遥看山下的建康大军军营,军营中的军灯在山上明灭闪烁,就像天上遥远的星星。隐隐约约的刁斗声混合着隐隐约约的青杨大河的涛声,在山风之中,就好象山河呜咽。天五鼓,正是天地最为黑暗的时分。茫茫山原,尽皆溶入无边的暗夜,是一个杀人放火天!我轻轻拍着烈焰的大脑袋,示意它不要动,我等待着,等待着…

  “镗-镗-镗-镗-镗-!”建康大军的军营中的刁斗悠长的响了五下!我将白金修罗面具戴在脸上,一拍烈焰的大头,手中大一挥“给我杀!”声音在我的真气催动之下,在天地间回,烈焰与此同时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

  突然,仿佛天塌地陷,三座山头的战鼓骤然间惊雷般的炸响山顶突然涌出连天的火把,把整个大山照得通透!修罗兵团的将士们呼啸着,呐喊着冲入了山处的建康大军的营寨!

  建康大军后山本来就没有设防,只是简单的设置了一些防范、拦截野兽的最简单的鹿角木栅,就是这些简单的障碍,也早已经被我的士兵偷偷的挖掉了,整个后营成了没有任何障碍的山坡。我率领着士兵俯冲下来,几乎没有半点的阻拦,简直就像是滚滚的山洪暴发,势不可挡!

  建康大军由于在河北大桥屯扎了重兵,他们根本不相信我们会这么快就突破过来,更没有想到我回通过秘道暗中偷渡,自后山掩杀,所以没有任何的防备。我带领大军在黎明的沉沉睡梦中突袭强攻,建康大军立刻陷入了一片混乱!

  修罗兵团如同下山的猛虎,冲进大寨之中,手中的火把到处燃放,营寨成了无边的火海,建康的军士们在沉睡中被惊醒,浑浑然到处逃窜,自相践踏,完全溃不成军!慌乱之中,便如同蝗虫一般涌向了山口的寨门,仅仅半个时辰,三座大营的残兵,便狼狈的涌进了正面的谷地之中…

  突然,又是一阵雷鸣般的战鼓声,薄薄的晨雾中,杨勇、向北行、向南行和巫马天勇率领的四万铁骑自两翼展开,赫然堵截在谷口!

  冲在最前面的,就是几天前被我责罚的向北行,只见他白衣飘飘,手中大戟疯狂的斩杀,在狼狈逃窜的军之中勇猛异常,我笑了,知而后勇,如今的向北行,恐怕是一只无人能够阻挡的老虎!

  短短的两个时辰,三座大寨中的建康守军再无一人抵抗,看着如此多得俘虏,我不感到头疼,向东行来到我的身边“元帅,这些俘虏应该怎样处理?”

  远方传来阵阵的喊杀声,估计梁兴也已经发动了总攻,刚才的厮杀始终没有看到南宫飞云面,看来他应该不在大营之中,我微皱眉头,这么多的战俘,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麻烦,我还要从后面偷袭敌人,放着这么多的战俘,实在是危险。缓缓的,我嘴角出一丝冷酷的微笑,从嘴里崩出一个冷冷的字:“杀!”

  向东行一愣,他以为听错了我的命令“什么?”他问道。

  “就地斩杀,不留俘虏!”我冷冷的说道。

  就在向东行还在犹豫之际,一匹快马飞奔而出,口中发出一声冷历的命令:“弟兄们,杀!”

  杀字一出口,只听一阵凄惨的嚎叫、叫骂声响起整个三鹿山顿时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那个发布命令的人,就是向北行。

  看着向东行有些不忍的表情,我缓缓的说道:“向大哥,如果我们不将这些俘虏处理,那么一旦我们和从大河退下来的守军搏杀,这些人都会是我们的隐患!”

  “可是,那些俘虏足足有十万人呀!”向东行脸上肌搐着说道。

  我闻听,心中一阵颤抖,十万人!我没有想到居然有十万的俘虏,但是命令已经发出,绝对不能再收回,十万!就让我许正来背负这个名声吧!

  冷冷的,不能让众人感受到我心中的不安,我说道:“一万人也是杀,十万人也是杀!为了胜利,我就是一百万人,也要杀!”

  众将无语…

  那凄厉的惨叫声足足在山谷中回了一个时辰。我一挥手中的大,高声喊道:“将士们,你们还有再战之力吗!”

  “有!”声音震天,回在山谷之中。

  “向东行,杨勇,向西行听令!”

  “末将在!”

  “着你们三人带领五万将士,立刻杀向建康,将建康夺取!”

  “末将遵命!”

  “钱悦听令!”

  “末将在!”

  “着你带领一万人马就地收拾战场!”

  “尊令!”

  “巫马、向北行、向南行!你们跟随本帅率领四万铁骑,截杀南宫飞云!”

  “遵令!”

  铁骑带着狂野的呼啸,瞬间扑向大河…

  此刻,天色已经是正午时分!

  此刻,大河两岸,南宫飞云已经无法在阻挡夜叉兵团的攻势,他这才明白,三天来梁兴一直没有拿出势力与自己相拼,自昨晚五更起,夜叉兵团突然发动了狂野的袭击,除了在大桥上面的攻击,梁兴更是命令五千善于泅渡的人秘密泅渡过河,每人都带有长索,密密麻麻的军士从河面悍不畏死的冲击河北!更加可怕的是那光赤着上身,脸上抹着灰土的闪族铁骑,他们更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死亡,舍命对大桥发动一**的攻击…

  身后的三鹿山大营,传来阵阵的喊杀之声,南宫飞云知道自己再一次落入了圈套之中,屯扎在大河的十万大军已经是人心惶惶,这一战,他又输了,还是输在那两个人手中,南宫飞云此刻所能够寄托的,只有身后的十五万大军能够将偷袭的敌人消灭,但是他知道,那很难,因为从五更夜叉兵团发动攻击开始,他心中的另一个大敌修罗兵团始终没有面,那么也就是说偷袭三鹿山大营的,很有可能就是修罗兵团!

  看着已经有些散的建康大军,南宫飞云命令缓缓后退,就在这时,他感到了地面在颤抖,如同洪咆哮一般的马蹄声自身后传来,原本稳定的后军也有些慌乱了…

  他扭头看去,只见一片白色的洪向自己狂野的冲来,为首的一人,手持奇形大,跨下一只凶猛的雄狮,那大在人群中肆,那雄狮在吼叫!正是他最为担心的大敌,修罗许正

  我发出一声惊天的长啸,远方一声长啸与我遥相呼应,我知道,梁兴已经开始发动最为狂野的闪族铁骑的攻击!果然建康大军中混乱异常,一彪如同厉鬼般的闪族铁骑在军中肆,我仰天大笑,手中噬天更是发出凄厉鬼啸,带着丈余长的芒尾,噬天好象是阎王的勾魂笔,畅快的噬着敌军的性命。我左突右冲,马前无一合之将,遥遥的看到南宫飞云手持大,一身红色的盔甲,也在军中厮杀!

  我大笑道:“南宫将军,三鹿山大营已经落入我手,此刻建康也恐怕是着我兵团大旗,你大势已去,还是早些投降!”

  在军中听到我的声音,南宫飞云将身前的一个夜叉兵团的将领刺下马去,厉声说道:“正小儿,你偷袭得胜,有何值得炫耀?”

  手中没有半点迟疑,噬天带着长长的芒尾,将身前的数员大将斩杀,我笑道:“兵者,诡道也,亏得南宫将军也是一个名将,却要许某交给你这兵法之要吗?快快投降,许某留你一条性命!”

  “南宫飞云堂堂男儿,要你饶命?为大将者,自当战死疆场,东京城前溃败,是我一生辱,今就让南宫飞云和你一决生死!”南宫飞云愤然高声。

  “好!不愧是我许某敬重的敌人!”我遥指南宫飞云“你还有六万将士,就让我用这四万铁骑一个时辰内将你歼灭!”说着,我大喝一声:“夜叉兵团后退,就让修罗兵团得这一次大功!”

  梁兴的声音遥遥传来“夜叉兵团结阵,不许让一个敌人逃跑!阿,就让我看看你无敌的修罗兵团如何歼灭六万建康大军!”

  就在梁兴声音传来,南宫飞云大声喝道:“许正,你欺我太甚,一个时辰全歼,狂妄至极,若你能够成功,我南宫飞云立刻自尽于你马前!列阵!”

  我不在答话,手中大一挥,向北行大喝一声:“杀-!”便闪电般冲出,紧随其后的,还有向南行和巫马天勇,四万铁骑自动展开,分成三路狂风骤雨般卷向敌阵。骑步平川决战,步兵本来就是劣势。加上现在建康守军已经被杀的心惊跳,再听说三鹿山十五万大军覆没,建康失守,还有那虎视眈眈的夜叉兵团将自己团团的包围,士气已经沮丧到了极点,如何经的起我修罗兵团挟大胜之威的狂野铁骑的冲击?一个冲锋,建康守军便被分割成小块被积在一起!完全成为我兵团的劈刺活靶!

  南宫飞云虽然勇猛,但是打仗毕竟不是儿戏,大将无论如何的勇猛,又怎么能够抵挡住山呼海啸般的千军万马!仗,是依靠全体的士卒一刀一的整体拼杀。南宫飞云身经百战,如何不明白这简单的道理!他看到自己的六万步卒在修罗兵团白色风暴冲击下溃不成军,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他知道这是自己一声中最后一战!

  修罗兵团的骑兵训练别出心裁,五骑一伍,小阵形的配合厮杀,决不做单纯的个人比拼。看到南宫飞云勇猛,便有十个骑伍五十名铁甲骑兵轮番攻杀,将南宫飞云牢牢的困在阵中,他们个个骑术精通,风车般的围着南宫飞云飞驰,兵器森寒,根本不给南宫飞云伸展长的威力…

  不到一个时辰,被包围的六万步卒竟没有一个能够再站立起来。唯有孤零零的南宫飞云,浑身的血迹,如同石雕般的立在阵中。我一催烈焰,冲到了阵前,对那五十名铁甲骑士说道:“退下去吧!”

  拱手向南宫飞云说道:“南宫将军,不到一个时辰,你输了!还是投降吧,你的儿子南宫云在我手中,他还等待你父子团聚!”

  南宫飞云神色淡漠,他看着我,突然笑了“许正呀许正!你麾下兵团天下无敌,再加上一个夜叉,我佩服你!嘿嘿,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记恨过你,你比我强!我南宫飞云一生戎马,但是没有见到过如你这般军事和政治上如此强悍的人!我儿如果大人开恩,就请留他一命,我南宫飞云跟错了人,高飞虽然厉害,但是却远不是你的对手,如今我女儿出走,长子命丧东京,次子也落入你手中,我败了,败的凄惨,但是却也败的痛快!许正,天下是你的了!”说完,他拔出长剑,一剑刎颈,沉重的栽倒在地上!

  我面无表情,扭头对身边的人说道:“马革裹尸,这是他最好的宿命!妥善安置南宫将军!”说完,对向北行说道:“封锁道路山卡,莫使消息走漏出去!”

  向北行领命转身而去。

  此时,梁兴跨坐飞红缓缓的来到我的身边“阿,好骑兵!”

  我叹息一声,扭头向战场看去,此刻残笼罩,十万十万建康大军的尸体将整个山野覆盖,青杨河水变得赤红,在夕阳血红的笼罩下更显凄凉。

  我扭头对梁兴说道:“大哥,这就是战争,一将功成万骨枯!你我真的就逃不出杀戮的命运吗?”

  梁兴无语,他看着战场,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wWW.eMeNgxS.com
上一章   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   下一章 ( → )
遗梦小说网提供明镜新作《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最新章节,为您推荐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读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最新章节就到遗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