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梦小说网提供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遗梦小说网
遗梦小说网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阅读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武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慾伦艳记 成家大院 关照母亲 为爱正名 清霜如月 性福生活 慾之寡欢 男按摩师 娇艳人生 妇科男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遗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  作者:明镜 书号:23119  时间:2017/6/17  字数:5116 
上一章   ‮血浴阵佛 章七十六第‬    下一章 ( → )
我心中一紧,四僧神态安详自得,完全感觉不到半点的杀意,荒野寂静,苍穹无声,一派肃穆庄严,配合他们静如渊岳,莫测高深气势,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将我的气机完全的抑制,我虽然已经看到四佛阵的破绽,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的出手。因为四僧气机浑然一体,实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气概,圆满无瑕,无隙可寻。

  朝这么一个“佛阵”出招,任我武功高绝,自信满满,但是仍然有一种灯蛾扑火,自取灭亡的恐惧。气机一,我感到了有些气馁,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想要逃跑的念头,哪知念头刚起,我就觉得四僧气机一紧,我的气场也有一种被迫的感觉。

  当真是名满天下的大林四僧,端的是不容小视,天仁大师只是轻轻的说出两个字,就又重新稳估上风,把我有重新到进不能、退不得的劣境。

  我对这种压抑的感觉感到十分难受,调动全身的真气,向前跨出极其玄奥的一步,同时身体在一个极小的空间中微微摆动,并仰天发出一阵长啸,试图摆这种压抑,啸声震苍穹。

  “阿弥陀佛!”就在我啸声刚起,四僧高宣佛号,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但是又与我的长啸声格格不入。

  我顿时发觉我的啸声好像是被一张无形的网紧紧束缚,让我的啸声难以持续,我不由得倏地收止笑声。

  四僧也同时收声,让我感到好不轻松。我有些骇然道:“大林四僧果然名不虚传,不知这是否就是大林寺七十二绝艺中的狮子吼?果然是佛门绝学,许正甘拜下风!”

  四僧闻听不由得面上出一种得意的神情,天信哈哈笑道:“施主当真是真情真,没有半点造作虚饰,放之自然,老衲也是十分的钦佩。”

  “铿!”我掣出背上诛神“不过大师莫要轻敌,再看许某这一刀!”说完一声长笑,诛神以一种极其玄妙的角度劈出。

  诛神一出,四僧脸上同时不由得神色一变,心中不仅叫绝,皆因这一刀乃是破四佛阵唯一的无上妙法。

  这一刀并非击向四僧任何之一,而是劈在四僧身前丈许外的空处,落刀点带起的气劲,却把四僧全体牵卷其中。

  要知刚才我是攻无可攻,守无可守,虽然已经看出破绽,但是却没有任何空隙可供入手。而且我的啸声被四僧的狮子吼所破,便一直被处下风,四僧气机相连,将天勇这个弱点掩盖,若无应付手段,情势将更加如江河下泻,我无法在此一直与四僧相持,时间越长,对我将越是不利。但我这突如其来的出刀,却把整个形势扭转过来,只要四僧运功相抗,就一定会将他们连成一体的气场的平衡打破,天勇的破绽一,就等若破了他们非攻非守,无隙可寻之局。在气势牵引相乘下,我还可以化被动为主动,先将天勇除去,那时失去天勇的四佛阵运转将出破绽,我进可攻,退可溜,就再非先前动弹不得的劣势。

  “阿弥陀佛!”天信大师高喧一声佛号,不知何时将挂在脖中的玄铁佛珠执在手中,同时身体翻腾而起,宛如空中的一片乌云,瞬间来到我的前方上空,佛珠一挥,带着一种尖利的啸声向我横扫而来。

  我大叫了声“来得好!”发动体内噬天真气,不退反进,身体也腾空而起,左手诛神着玄铁佛珠的来势轻轻一点“波!”一声轻响,兵器未,真气先和。我和天信同时在空中同旋,再次准备蓄势相斗。这一扫一点,却显出我们两人的高绝修为,两人身形的移形换位,就如幽林鸟飞,碧涧渔跳,都是那么全发乎天然,浑然无痕。

  天信大师的大悲决乃是在大林寺七十二种绝艺中排名第六的功法,讲求的是随处作主,立处皆真佛家圆润的境界,从无而来,归往无处。无论对方防守如何严密,他的大悲决仍然可像溪水过密竹林般过。初时他估量我会身形后退,这样就闪出一个空间,那他将就可充分展开大悲决,无孔不入,无隙不至的以水银泻地式的向我攻击,使我失去先手。岂知我不退反进,,以空灵撼雄浑,让天信发出的真力无处可击。以天信大师修行多年的禅心,亦不由一阵波

  天智,天仁和天勇三人则心中暗栗,知道我绝非是徒有虚名,真才实学绝对是在他们个人之上,因为天信蓄势而发,已经是占有先机,却没有想到我竟然如此轻巧的将他威力宏大的大悲决破去。

  “啪”的一声,有如枯木相击。天信真气运转,佛珠瞬时犹如钢鞭,以力劈华山之势向我攻来。我将噬天真气在体内做了一个十分圆满的转,右手诛神虚空划圆,一圈一圈向天信。我感到天信大师的大悲决内劲深正淳和,有若从山巅高处俯泻的渊川河谷,广漠无边,如以真气硬攻进去,等于把小石投向那种无边空间,最多只能得回一下回响。不过虽然大悲决威力宏大,但是对我并不熟悉,毕竟向宁乃是神秀大师的关门弟子,对于这大悲决时分熟悉,为了防止我在以后和大林寺作对时吃亏,早已经给我做了详细的解释,我当然不会去硬抗,既是我的功力较之天信高,也不想如此快的消耗真气,诛神上,将他的气劲消去。

  天信垂眉喝道:“许施主确是高明!”说话间佛珠顺劲微移,倏地爆起漫天鞭影,向我攻来。

  在我上去时,就早知他会有此一着般,身体顺着他的来势后退,然后弓背弹扑,诛神突刺,化作两道电芒,硬攻进如狂风暴雨的鞭影深处。

  “当!”漫天鞭影立时散去。

  天信手持佛珠,凝神而立,面色有些苍白,气息有些散,我则在他十步外横刀作势,双目芒闪烁,大有横扫三军之慨,两人隔远对峙,互相催迫气势,荒野中登时劲气横空,寒气迫人。

  天智,天仁,天勇同喧佛号,倏忽间分别移动,四佛阵以天信为主攻,把我围在正中。

  天仁大师,比我还要高上三、四寸,双目似开似闭,左手木鱼、右手木槌,自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有道高僧风范。

  天智低道:“许施主比我们想像中的更见高明,贫僧佩服!”我今能迫得他们四人决意同时出手,传扬出去当真是可以震慑江湖了,虽然我击杀摩天,但是摩天武功虽高,但是却毕竟不比这四佛阵,大林四僧同时出手,天下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单独身而去,他们成名多年,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人能够让四僧同时出手,更何况我只是一个成名不久的青年!

  天信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嘴角却逸出一丝笑意,柔声道:“许施主这一刀已显示出施主已经尽得武道真髓,万千万变化于不变之中,迫得老衲也要舍变求一,改攻为守攻。天下间除了墨菲帝国国师扎木合外,恐怕没有人能有此能力了!”

  我持刀的双手有些酸麻,想到自己竟然能够在这天下闻名得四佛阵中不落败相,而且能够让这四僧同时出手,更和那天下第一高手扎木合并论,立即信心倍增,从容一笑道:“大师过誉了,许某只是一时运气,那里能和扎木合大师并论。不过许某实在是不想与四位大师见血,不若你我停手,让许某过去,也为将来留下一段善缘,如何?”

  天智长叹一声:“许施主,那就让老衲讲明,今你我决难善了,主持大师已经有严令,如果能将施主请去,就不说什么了;如果施主执意要反抗,就让我等就地格杀!神妙大师已经将施主列为我飞天最大的威胁,原本老衲尚以为神妙大师过虑,现在看来,主持当真是睿智,以施主如此身手,必成我飞天大敌,于公于私,老衲等今决不能让施主重返明月!还请施主见谅!”

  我一声长啸,神态威风凛凛,豪强至极,冷然道:“既然如此,那么在下就不会在手下留情,下面的争斗许某要出全力,那时死伤就在所难免。你我各守立场,就让我们用实力来说话,生死各由天命!”语毕,踏出三步。

  天智双目猛睁,芒剧盛,若是在庸手眼中,只能看到我是借步法令自己闪移不定,务让出手角度更为难测。但天智何等样人,一眼石穿我是借踏步来运动体内奇异的真气,接下来的出手将会是雷霆万钧,威凌天下之势。以天智的造诟,绝不能任我蓄势全力出击,率先出手,向我击出一拳,这一拳大巧若拙,拳势霸横,并且隐隐发出风雷之声,这是大林寺中七十二绝艺中排名第四的佛陀金刚拳,再配合天智的强绝真气,当真是让天地变

  看到了天智出拳,我不仅大声笑道:“大师中计哩!”同时踏出了极其玄奥的第四步。

  大林四僧,都感到我这一步实有惊世骇俗的玄奥蕴藏其中,看似一步,竟缩地成寸的抢至天智的拳势之外。而后者受他前三步所眩,一时失察下那凌厉无匹的一拳,丝毫威胁不到这比他年轻有近五十年的对手。

  “唰唰唰”诛神一连三刀连环劈出,劲气横生,矛头直指天勇,只见诛神化作闪电般的电芒,每一刀均从意想不到的角度劈出,将天勇牢牢的罩在我的刀势之中。得这佛门高人无处可躲,只能出招硬撼我的刀势。天勇一把将身上的袈裟扯下,卷成一束,真气运转之处,柔软的袈裟瞬间坚硬如铁,宛如,向我刺来!霎时影弥天,好似天神之杖,带着尖锐的呼啸声,正是天勇的绝学-韦驮杵!一股尖利的真气向我来,似乎要刺破我的刀网,我嘿嘿两声冷笑“大师原来是要螳臂当车!”诛神着天勇毫无花俏的劈出一刀,看似稀松平常不过的一刀,甚至有些笨拙味道的一刀横扫,这一刀砍出的同时,却又连带着砍出了无数刀,立刻我身前数丈前尽是刀影翻滚。诛神一出,顿时生出千军万马厮杀得血成河、尸横片野、月无光那种惨烈的感觉。这是我在东京血战中观千军在沙场纵横时,感其惨烈,悟出的一刀!

  “当当当!嗤!”刀杖相,三声巨响,天勇就觉得一股奇诡真力自诛神传来,直撼自己的心脉,势难阻挡!天勇硬接三刀后,就觉真气再难跟上,心脉大振,双手一软,袈裟被我一刀斩断,他连忙后翻,试图躲过我的刀势,双脚刚一落地,就觉两腿一软,跪坐在地,心中一痛,一口鲜血狂而出,虽然他躲过了诛神,但是却难以躲避我强绝的噬天真气,神色暗淡,瘫软在地!

  就在我和天勇手之时,其他三僧也察觉到了我的意图,连忙抢身攻上,天信的大悲决,天智的佛陀金刚拳,再加上天仁的大自在锤,三种绝世武功向我狂涌而来,夹杂狂绝真气,令我感到莫名的心悸。但是要破这四佛阵,就必须打破这四人的合围,天勇是我今夜逃生的关键,如此的机会,如果错失,绝对不会再次的出现。我当下心中一横,运转全身真气护住心脉,刀势不改,将天勇击成重伤,就在天勇倒地,三股狂绝地真气已经涌到我的身边,只觉体内经脉受到强大的冲击,心脉一颤,一口血也出,身体凌空飞起,落在三丈外,一时难以动弹。

  没有理会倒在地上的天勇,天智知道他暂时没有生命之忧,于是单掌问讯,叹道:“施主果然是不世奇材,一招之间使我们这四佛阵残缺不全,还是我四人从来没有碰到过地,老衲佩服!不过虽然施主破去了这四佛阵,可是却也身受我三人一击,恐怕也不会好过,不知施主是否还想再战?如果施主愿意停手,老衲将遵守前言,将施主带往大林寺,生死由主持决定,如果施主不愿言和,那么就让我们再战下去,只是施主恐怕再难受我等一击!”

  我半跪地上,以诛神驻地,发髻散,脸色苍白,气如牛,一身白色儒衫也沾满了灰尘,此时我体内的经脉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损伤,而且心脉也受伤不轻,平里顺手的诛神,此时竟然重若千斤!我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三僧,努力站起,深深的了一口气,平息了翻腾的气血,我调转真气,暗查身体的状况,虽然受了伤,但是并不能影响我,我送了一口气,张口吐出一口血痰,嘿嘿的一笑:“大师可曾听说过修罗何时向敌人投降?这世间只有战死的修罗,没有偷生的许正!三位大师果然厉害,痛快!真是痛快!”我仰天大笑,一种狂绝的气势自我身上发出,我向前再迈一步“来来来!让我们来结束今的这场决战!”

  此时雪势越来越大,清冷的空气有一种肃杀…

  三僧心内无不赞叹,我在他们庞大的功力下,轻描淡写的将无敌的四佛阵破去,虽然此时身受重伤,但是仍是那么写意闲逸,谈笑风生,只是这点已隐具武学宗匠的风度。

  “施主这是何苦?鄙寺主持也无恶意,只是希望施主能为苍生着想,莫要轻起兵戈,请施主前往鄙寺,并无半点风险,何苦执意见血呢?”天智当真是不想再和我手。

  我哈哈大笑,向前大跨一步,狂野的说道:“大师何必多言,你我今一战,他必是武林一段佳话,莫要辜负了这纷纷瑞雪,让我们继续吧!”话音出口,手中诛神虚空一挥,真气,飘落的雪花似乎被诛神牵引,诡异的在诛神四周凝形,一种冲天的豪气笼盖苍穹,战意更盛!

  冷月,飘雪,血迹!一股强大的杀意从我身上散发,荒野中一片沉寂,气氛更见肃杀… WwW.EmEnGXs.COm
上一章   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   下一章 ( → )
遗梦小说网提供明镜新作《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最新章节,为您推荐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读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最新章节就到遗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