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梦小说网提供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遗梦小说网
遗梦小说网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阅读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武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慾伦艳记 成家大院 关照母亲 为爱正名 清霜如月 性福生活 慾之寡欢 男按摩师 娇艳人生 妇科男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遗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  作者:明镜 书号:23119  时间:2017/6/17  字数:8263 
上一章   ‮心同门同 章一十六第‬    下一章 ( → )
我怎么这么倒霉,爱上的每一个女孩子都和我有着错综复杂的仇怨,先是小月,虽然我现在无法肯定她是否就是南宫月,但是从目前来看,应该是不会错了,而且自从南宫飞云兵败东京,铁血军团四分五裂,他和高飞已经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连带着小月,也袅无音信。虽然我不知道结果是如何,但是我有种感觉,我和小月还是会见面的,但是什么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今我又喜欢上了高秋雨,没有想到她居然是高权的女儿,高权本来就和我有毁家之恨,虽然他也是听从别人的命令,但是他毕竟参与其中,我恐怕很难释怀,而且两年前,我反出开元城,虽然主谋是德亲王,但是他也是一个帮凶,夫子也是间接的死在他的手里,而我更是将他击成重伤,辗转病榻,命在旦夕,可以说他将死在我的手里,如此纷的仇恨,又怎是一两句话能解开的?恐怕如果高秋雨知道我就是伤她老父的凶手,和我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再加上冰雪聪明的梅惜月,还有和我有一夜孽缘的颜少卿,这一年里我的情感真是丰富多彩。想到这里,我就觉得一阵头痛,该怎样处理呢?我陷入了迷茫…

  我抬头看了看眼前黄风扬,他也在看着我,很快的他发现了我眼中的无助,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孩子,我知道这对你太过突然,但是我必须要及早告诉你。高权在这十几年里,变了许多,他热衷于权利,贪慕虚荣,整里和像翁同、德亲王姬玄那样的小人混在一起,我早已经不再让他进我的家门,而他也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应该有的责任,小雨从小就被他扔在我这里,不管不问。说起来小雨这孩子也可怜,虽然有父亲,却等于没有一样,好在这孩子争气,倒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子有点野,而且喜欢舞刀弄。两年前,你反出开元城,倒也是真的给了高权当头一,德亲王因为他没有将你们抓住,对他也十分怨恨,翁同更是小人一个,要不是这飞天的百官中没有人能顶替他成为开元城守,他早就什么都不是了。现在他的身体越来越差,根本无力掌管开元防务,致使开元目前军备松弛,情况混乱,所以朝廷才下决心换掉他。这两年他也有些悔悟,所以前段时间还让人将小雨接到他那里,毕竟是父女,那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怨。不过他没有怪你,反而十分感谢你将他打醒,就连小雨也没有十分痛恨你,只是你和高权之间还有更深的仇恨,这让我也很为难,我一个外人不好对此事手过多,我只能说,小雨是个好女孩子,你要好好的考虑一下,不要让她伤心。我想要告诉你的是,仇恨可以使人失去理智,但是宽恕会让人活的很快乐,希望你能细细的体会这句话,能够有一个好的方法来解决你和小雨之间的关系!”他停顿了一下,又转身面对那幅画,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我不会将你的身份告诉小雨,但是你迟早要面临这一天的,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对任何人说,只希望你能好好想想我说的话!你先出去吧!”

  我昏昏沉沉的走出了书房,脑子里糟糟的,我甚至不记得是否有给黄风扬告退。仆人将我引到偏厅,所有的人都在那里,包括黄元武在内,一见我都表现的十分热情,高秋雨更是兴高采烈,在我身边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还有黄梦杰,也在不停的和他的父亲商量在十的殿试。我的大脑已经停止了思维,完全没有将他们说的听进耳朵里去,只是心不在焉的应付着,谈了一会儿,我就借口今天有些困乏,先行告辞了。高秋雨将我送到了门楼,我让她不用送我,她用一种极其关心的眼神看着我,我笑了笑,让她回去,然后一个人慢慢的向寤寐阁走去…

  最难消受美人恩呀!我躺在上,脑子里还是哄哄的,一个一个身影不停的在我脑海中闪现,高秋雨、南宫月、梅惜月、颜少卿、南宫飞云、高权、黄风扬,还有许多许多人,最后这些人的面目都模糊了,好象都变成了一个模样,我也分不清到底谁是谁,只剩下空白的一片,沉沉的,我睡了过去…

  昏昏沉沉中,我隐约听见一阵轻微的衣带破空声,心中立生警惕,神智也立刻回复了清醒,接着我听到有人轻轻的敲击窗户。“谁!”我低声喝问。

  “贫道天一,守约前来与施主相见,惊扰之处,多多海涵!”一个浑厚苍老的声音从窗外传来。

  没错,是天一。我轻轻一拍脑袋,真是糊涂了,我今天和天一相约三更见面,但是今天在黄府发生的事情实在令我吃惊,脑子里全部都是女人的事情,几乎已经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实在是不应该。我连忙从榻上下来,点燃桌上的烛台,然后来到窗边打开窗户,果然是天一站在外面,我连忙将他让进屋内,口中连声抱歉:“在下失礼,屋外天寒,累长者久侯,实在是该死,还请真人恕罪则个。”

  天一没有说话,飞身闪进屋内,他缓缓的踱到桌边,举目环视屋中,突然说道:“权利、金钱果然人,单看这房间内的摆设,就知道世人为何为这两样虚幻的东西挣的头破血!”

  此时我已经关好窗户,闻听天一这么一说,不由得一楞“在下愚鲁,不明白真人话中真意,还请真人明示!”

  天一笑着说道:“这区区一个客栈,摆设如此豪华,任取一样,已经可抵寻常三口百姓家的一年费资,能够住在这里,想来一定要不少的金钱,而且是那些寻常人家难以想象的。可以说能够住在这里,就已经有一种高人一等的得意感,怪不得天下纷,其实人们挣的不就是这洋洋自得的惬意感觉吗?有再多的金钱,再大的权利,但终无法摆生老病死的天理,两手一伸,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走,盖世的功业转眼化做云烟,到头来人挣的是什么呢?唉!”天一说到这里,突然转身对我一笑“施主莫要介意,贫道只是一时有感而发,胡言语罢了。”

  我闻听微微一怔,但立时出笑脸,肃手让座,一边说道:“真人的话确有几分道理,但是晚辈却不敢苟同!”看着他脸上出询问的表情,我接着说道:“权利、金钱确实可爱,但也确实罪恶,它能沟起人的最原始的**,让世人为之疯狂,为它犯罪,但是却不可否认,也正是这种**,才给了世人前进的动力,自从炎黄大陆被人类统治以来,数千年的历史,从野蛮人的噬饮血,到现在的精美菜肴,从用树叶兽皮裹体到今天华美的衣裳,从草屋茅棚遮风挡雨,演化到今天雄伟的城池,不都是因为这种**而产生的动力?至于今后这炎黄大陆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但是我想不会比现在差,因为人的**是永远无法足,人们总是在想过更好的日子,那么这个世上的争斗就不会停歇,人类就会继续前进,我们看到了一些丑恶的东西,比如争权夺利,血腥杀戮等等,但是却不能否认这种**也让我们生活的更加快活,人们知礼守节,看看那些传千古的妙文,不也告诉了我们这世间的美好吗?所以只要这个世上有人类的存在,名利之争就永远会延续下去!而且这世上有多少人能够将那名利看破,就连千年前的文圣梁秋,不也曾经双手沾满血腥,去游说各国的君王,或者说他是为了一个崇高的理想,但是那难道就不是一种**?千年后的今天,历代君王将他的语录奉为治世宝典,文人客挣相为他著书立传,为的是什么,不也是为了延续他的那种**?真人是道门中人,讲的是清净无为,与世无挣,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看不惯人们为了名利打破头皮,但是不要忘记,道门始祖在创立道门学说时,不也留下了洋洋五千字的经文,按照道家的理论,应该是清净无为,既然清净无为,那么有何必留下那五千字千年传呢?还有那佛家的如来,也说要去掉三千烦恼丝,忘记世间荣辱事,但是他是否真的忘记呢?传说他悟道避谷,发誓不理红尘,但是三个月下来,他没有能够悟道,反而差点被饿死,还是尘世中一个牧羊女的一碗羊将他救活,于是他放下没有休止的悟道,投身于莽莽红尘,广收门徒,教导人们以善为本,难道就不是在传播一种**?行一善,死后得入西方极乐,不也是一种**吗?真人难道说这种**是丑陋的吗?所以我说,我不会放弃尘世的名利,因为我是俗人一个!”说完,我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天一。

  天一久久没有说话,好半天,他才开口道:“施主说的不错,但是也不能否认,为了名利二字,多少人借着行善的名义为恶?贫道不否认因为名利,世人产生**,因为**,人类在进步,但是施主有没有看到,争斗的结果是少数人得道,芸芸苍生依然沉沦苦海,如果人们没有了**,那么众生平等,又是何等的快事!”

  “真人此言差矣,晚辈不否认这世间有人借善为恶,但是在下认为名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人心不化,天下何来众生平等?真人看到世人堕落,就远走避世,但是红尘中当真就有一块净土吗?那只是一种逃避。在下明白道门始祖的失望,但是在下更佩服文圣梁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或曰不智,但是身而出,教化众生,那是一种何等的勇气!连佛祖也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一味逃避,或许能使个人心安,但是又如何面对天下苍生?眼看苍生沉沦苦海,却束手旁观,也不是大丈夫所为,道门讲究功成身退,可是真人还没有建功就萌生去意,未免有些…”我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着天一的脸色有些难看,知道我已经说中了他的罩门,接下说道:“当今天下,诸侯林立,八国争雄,苍生身陷水深火热之中,真人却不理世事,独善其身,未免有些自私。在下不才,也有七情六,对那名利二字也甚是向往,难以脱俗。但是如果在下能让百姓安乐,苍生离苦海,就算在下是为了一己之私又有何妨?真人说苍生堕落,但是自己却独善其身,我看真人才是堕落,此刻危难之时,真人应该身而出,教化众生,即使在红尘中沾染俗物,也是功德无量。我知道道家有一句名言:上善若水。但水无常形,应该善为疏导,如若任其肆,终成祸害,人心若水,正需真人疏导呀!况且真人真能免俗吗?真人在这世上,吃的,住的,不都是尘世俗物吗?既然真人已然身在红尘,何妨寻找这红尘之乐,就算是他得道,也不妄涉足这尘世一次呀!”

  “这,这,师门的训示,贫道也无奈呀!”

  嘿嘿,既然已经用师门的训示来搪,那么说明你已经心动了,就让我再给你添上一把火吧。我心中暗笑,既然你坐在我的面前,我要是不把你拉下水,就不叫许正!我不由得长叹一声“真人可能在昨你我的比试中发现了,你我的招式十分相似,不知真人师从何处呀?”

  对于我突然改变话题,天一先是一楞,不过这也是他今天来找我的主要目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开始和我谈论起人心的问题。他看了看我,沉了一下“请恕贫道无礼,施主郑这个名字恐怕不是真的名字吧!请施主先回答我的问题,施主可是明月的一等傲国公许正许大人?”

  我装做先是一惊,脸色大变,体内真气汹涌发,房间里的烛火摇动,我作势就要出手。天一一代宗师,怎么会感觉不到我真气的异样和我的杀机,连忙出声:“施主莫要见疑,贫道绝无恶意,只是想要证明一些事情,如果施主不是许大人,那么今夜我们就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如果施主是许大人,那么贫道想你我之间的渊源颇深!”

  我缓缓收回真气,但是脸上依然有十分明显的戒备之,我看着天一,沉声说道:“既然真人已经看出来了,那么在下也就不再隐瞒,不错,在下正是许正!”

  天一的脸上出喜,他有些激动,声音颤抖的问道:“听说大人师从亢龙山金龙的蛇魔道人,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不错,先师正是亢龙山的蛇魔道人方浩天。真人有什么疑问吗?”我沉声答道。

  “没有,没有,贫道只是确认一下。”天一更加激动,他说:“其实从今天的比试中贫道已经猜了出来,但是还不敢确定,毕竟大人乃是明月的朝中重臣,手握凉州兵马,怎么突然出现在天京?贫道原来打算过几前往凉州,向大人确认,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他说话有些结巴,然后说道:“既然大人师从蛇魔道人,不知道有没有听说他还有几个师弟?”

  我装做疑惑的回答:“听说过呀,而且先师还曾经嘱咐,让我将清虚心经和七旋斩的心法还给师门,只是由于亢龙山远在安西,乃是飞天的领土,在下当时闯下滔天大祸,乃是飞天的重犯,不能前往师门拜见长辈,心中一直十分的不安。此次前来天京,就是想看看飞天的情形如何,如果可以,在下就想前往师门,了却先师的一桩心事。真人为何问这个问题?莫非,莫非真人就是…”我一副吃惊的模样。

  天一微笑着点头“贫道正是方师兄的小师弟。大约在六十年前,方师兄代师授艺,传授我们八个师兄弟,所以虽然方师兄名为我们的师兄,但是实际上是我们的师傅。三十年前,方师兄将清虚心经的第三层心法和七旋斩传授给我们,他说依照我们的进度,大约要十年可以有成,他决定云游天下,让我们在亢龙山好好的修炼,等我们将第三层心法练成,他就回来传授我们新的心法,然后他就飘然而去。果然如师兄所言,十年后我们将第三层心法练成,等待师兄的归来,可是苦等许久,却没有师兄的消息,我们知道师兄是一个信人,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失信,于是我们轮出来打探师兄的消息,但是却没有任何音信,我们心中十分着急,我们这八个人都是孤儿,幸得师傅收留,与方师兄的年龄差距很大,所以在金龙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师兄照顾我们,从某种角度,方师兄就象我们的父亲一样,所以在这二十年里,我们一直没有放松对师兄的寻找。十五年前,我结识了黄风扬,我想以黄家的力量,应该可以给我帮助,于是我告诉了众位师兄,他们就让我前来天京,打探消息,一晃已经十二年了,我几乎已经放弃了希望,但是一年前,我突然听说明月出现了两个人,一个叫做许正,一个叫做梁兴,他们自称是亢龙山蛇魔道人的弟子,我心中十分激动,我知道江湖上的人都称呼方师兄为蛇魔道人,而且又是亢龙山的弟子,我想应该可以从你们身上打听到师兄的消息。于是我马上通知了师门的师兄,大约在三个月前,我得到回信,他们让我尽快和你们联系,接着我就得到了消息,说你已经奉命驻守凉州,我原来想把这里的事情处理一下,就马上赶到凉州与你见面,却没有想到你竟然出现在天京,真是,真是…”他真是了半天,也没有将下面的话说出来。

  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我也不仅有些激动“原来如此。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师叔。”我连忙起身,向他躬身大礼参拜“不知是师叔当面,正多有得罪,还请师叔原谅!”

  “不用多礼”天一双颊颤抖,连忙将我扶起“三十年了,整整有三十年了,我今天终于有见到了威力恢弘的七旋斩,你刚才说先师,难道?快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

  “是这样的!”我原原本本的将我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甚至包括我的身世,既然是同门,那么我就要拿出一点诚意来。最后我说道:“虽然我从小就拜在师傅的门下,但是并没有见过师傅,直到一年前,我反出开元,在十万大山的极府中见到了师傅飞升后的遗体,看到了师傅的遗言。不过我一直不明白,以师傅的内功和修为,怎么会在摩天之前飞升,而且极府对于修真之人乃是上佳之地,师傅怎么会突然就逝去呢?只是师傅在信中没有说,我也不知从何查起。”

  天一点了点头,也赞同的说道:“没有错,师兄乃是一个十分守信的人,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失约,想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正,你现在官居极品,可以好好的打听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对了,你说昆仑曾经多次找你的麻烦,而且摩天还亲自出来了?”

  “不错,昆仑派在知道我是亢龙山弟子以后,欺我人单势孤,多次向我挑衅,围杀、下毒、设伏卑鄙手段无所不用,亏他们也号称是名门正派,三清弟子,实在是道门中人的辱。”我愤愤的说道。

  “那昆仑派当真如此卑鄙!”天一变的问道。

  看来他就要掉入套中,我心中暗喜,长叹一声“师叔,你是不相信我呀!我的话要是有一点虚假,天打雷劈!这些事情都是有证据的,不然我怎敢凭空捏造。他们先是在我刚入京时千方百计的阻挠,然后在石涧设伏,数十个昆仑门人在南宫飞云的带领下围攻,然后昆仑七子暗中埋伏,趁我杀出重围时突然袭击,好在我命大,逃出生天;他们不甘心又买通我府中婢女,在我的茶水中投入夺命散,然后昆仑七子趁我毒发,想将我除去,好在我的属下拼死护我,更有一人不惜拼死相救,师叔你知道我们亢龙山的清虚心经乃是天下间第一等的奇功,他们没有想到没有将我毒死,反而使我因祸得福,突破了清虚心经的第五层浑沦境;之后东京攻防战中,他们屡施诡计,都被我识破,于是他们请出摩天那杂,潜入东京,企图暗杀明月的皇帝,从而嫁祸于我,但是依然被我发现,皇城中大战,摩天连同三个门人围攻于我,这事连皇帝都亲眼目睹,幸好我的手下及时前往,才使得我能够单独和那摩天相斗,他们之所以敢如此的多次为难我,无非是看我亢龙山无人,而他们人多势重罢了!”我说的有声有,许多事情都是真实的,只是我又夸张了许多。

  天一听的脸色数变,他对我说的话深信不疑,因为许多事情他都已经听黄风扬说过,只是有许多细节外人并不清楚,今听我再一重复,他又何尝再有半点的怀疑。蛇魔道人在他心目中就象父亲一样,他对我师傅有的只有尊敬,我敢说如果有任何人在他面前辱骂我师傅,他一定拼死也要维护,我和梁兴乃是我师傅的传人,那么我就和他自己的弟子一样,当他听说我受到如此之多的欺负,他如何不恼。天一恶狠狠的一拍桌子,须发惧张,厉声说道:“他昆仑欺人太甚,难道我亢龙山就奈何不了他昆仑半分?孩子,你莫要委屈,以前师叔不确定你是我的师侄,如今既然已经知道,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门派再欺负你和兴儿,昆仑派!我亢龙山一脉与你们势不两立,昆仑一不灭,我天一无颜在九泉之下见我师尊和方师兄!正,我明就立刻手书一封,递交给亢龙山你其他各位师叔,请他们出山与你做主!正,好样的!果然是我方师兄的弟子,没有丢方师兄的人,亢龙山有你这样的弟子,当真是亢龙山之幸呀!”

  我连忙阻拦“师叔万万不可,万万不可为弟子如此大动干戈!那昆仑派人多势重,诸位师叔都已经是七十高龄的人了,正世上已经没有多少亲人,今能见到师叔,心中已经是十分欢喜,怎敢劳动师叔大驾,为正一人荣辱而兴师动众,万一有个闪失,正万死莫辞!”我脸上出悲痛之,接着说道:“师叔放心,正和梁兴二人足以,决不会丢我们亢龙山一脉的威风,就算赴汤蹈火,也要让那些宵小之辈知道我金龙不容欺辱!而且那些人就是师叔你说的伪善之人,身为道家之人,强抢民女,在道观之中藏污纳垢,实在是我道门中的败类,正誓与他们斗争到底!”这把火估计是可以把天一的火全部烧起来了,我心中暗暗盘算着。

  “正说的当真?”

  “当真,是师傅在信中告诉我的,他之所以和昆仑有冲突,也就是为此,不信师叔将来可以到凉州,我将师傅的信给您,您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天一的怒火终于完全爆发“正莫要担心,这二十年里,我和你几个师叔并不是白白的度过的,亢龙山现在也有弟子百人,我和你师叔们更是夜钻研,在七旋斩的基础上闯出了亢龙八法,也是天下绝学,我立刻通知你几个师叔,让他们带领亢龙山门人前往凉州,昆仑不灭,我道门清誉何在!”

  “正感谢师叔的鼎力相助!”我心中十分高兴,能够得到亢龙山一脉的,我争霸武林将不再是一句空话“师叔能够出山,实乃苍生之幸!”

  天一站了起来,在房中来回的走动,突然他回身对我说“这样吧,孩子!我明天就象黄家辞行,亲自赶回亢龙山,然后带领门人前往凉州与你汇合,你在这里的事情如果办完,也尽快赶回凉州,我估计大概三个月后我们就能到达凉州。”说完他起身就要离去。

  我躬身施礼“恭送师叔!”

  他走到门边,好象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扭头对我说:“正,黄梦杰乃是师叔的记名弟子,算起来也是你的师弟,黄家乃是忠义之门,希望你不要太过为难他们,能够放过他们,就不要让他们太难过!”

  “谨尊师叔令喻!就算师叔不说,正也不会为难黄兄,不管怎么说,黄兄乃是正的朋友,正做事会有分寸的!”我恭敬的回答。

  “那好,这样我就放心了!那我就先回去准备了,凉州见!”天一十分满意我恭敬的态度,开门离去。看着天一远去的背影,我心中暗暗高兴,没有想到,此次前来天京,竟然能够得到如此的力量,看天一的身手,想来其他那些师叔也不会弱,嘿嘿,有亢龙山一脉的力量,再加上我和梁兴手中的大军,天下又有谁能是我的对手!想到这里,我不仅放声大笑… Www.EmEnGXs.COm
上一章   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   下一章 ( → )
遗梦小说网提供明镜新作《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最新章节,为您推荐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读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最新章节就到遗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