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梦小说网提供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遗梦小说网
遗梦小说网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阅读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武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慾伦艳记 成家大院 关照母亲 为爱正名 清霜如月 性福生活 慾之寡欢 男按摩师 娇艳人生 妇科男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遗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  作者:明镜 书号:23119  时间:2017/6/17  字数:8088 
上一章   ‮门同是原 章七十五第‬    下一章 ( → )
在我观察黄梦杰的真气流动时,我突然发现他运行的真气与我修炼的清虚心法有些相同,但是又不是完全相同,好象是一套残缺不全的心法,我不仅一楞,这清虚心法乃是蛇魔道人的师门不传之密,天下间除了亢龙山的人,就只有我和梁兴,还有小月会,莫非这个黄梦杰是亢龙山的传人?不会这么巧吧!师傅在给我的遗言中让我前往亢龙山拜访师门,难道他就是我的同门?我不仅有些失神,气机不由得一。高手对阵,怎能分心,就在我那一楞的工夫,黄梦杰明显感受到了我气场的破绽,虽然有些惑,但是事关重大,他毫不犹豫的腾身而起,双手空中结印,身形如鬼魅般向我扑来,一道隐含二气的强绝真气向我袭来,与此同时,在黄梦杰身形方动的时候,高秋雨也闪身扑击,更加让我奇怪的是,她的身法竟然与我的修罗斩中的身法相似,着实让我吃惊不少,只见她瞬间扑击到我面前,纤掌轻舞,漫天的掌影刹时将我笼罩,正是修罗斩十七式漫天繁星,我知道这一招,漫天的掌影虚虚实实,半真半假,如果你认为那是真实的攻击,那么也许就是假的,如果你想来是虚幻的掌影,也许恰恰是致命的一击。我突然笑了,原本我心中还有些忐忑,可是现在,他们简直就是班门弄斧,面对着他们的攻击,我抬起左手,食指轻轻一点,上黄梦杰,休要小看这一指之力,那是我融会修罗斩和七旋斩两大绝学的奥义所独创的一指,名曰:破天指,一指中已经包含了天下所有妙招式的髓,这是化腐朽为神奇的一指,威力远远大于当初我在东京校场击败丁颜的那一拳,一指伸出,黄梦杰所有的攻势瞬间瓦解,而发出的真气仿佛石沉大海,没有一点的动静,而且我那一指已经牢牢的将他笼罩住,任他左躲右闪,却始终无法躲开我这一指的攻击,好象天地间到处都充斥着我那悠闲中发出的一指,慢慢的,慢慢的向他伸来;而在我左手攻向黄梦杰的同时,右手轻摆,在空中画圆,一股可以将天地噬的真气在我身前转,逐渐形成了一个漩涡,刹那时漫天掌影消失不见,完全的被我身前的漩涡给噬掉,而且真气弥漫,那漩涡产生巨大的力,仿佛要把高秋雨也噬进去,就连在一旁观战的人,也都感觉到了我漩涡庞大的威力,高秋雨霎时间脸色煞白,连忙运功想抵抗那漩涡巨大的力,可是我们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她根本无法停下来脚步,仿佛一只无形的魔手将她牵引着向我掌上撞来。看到黄梦杰两人惊慌失措的表情,我心中暗,和我斗!门都没有,除非你们有天榜中前十名的身手,或许可以和我抗衡,但是凭你们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破解我这两招,因为只有和我硬抗,凭借着雄浑的真气,才能出我这一指一掌的范围,我面带笑容,看着他们在竭力的想要摆我的攻击,额头上下豆大的汗珠,我突然间明白了猫捉老鼠为什么要擒故纵,那是何等的一种快!不过看着高秋雨脸色煞白,神情紧张,花容失的时候,依然倔强的想要挣脱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来了小月,她不也是这样的倔强吗?想起她,我心中不由得一痛,我实在不想看到高秋雨狼狈的样子,长叹一声,散开真气,默默的看着她,我想从她的身上找到一些小月的影子。

  陡然间失去了束缚,黄梦杰和高秋雨仿佛和人已经争斗了千百招一样,身体‘噔噔噔’后退了十几步,方才站稳身形,浑身大汗淋漓,两人痴呆呆的看着我,酒楼上一片寂静,只有他们沉重的息声在耳边回响。看着高秋雨苍白的面孔,我不知为何有些心痛,我知道她不是小月,可是却好象看到了小月的身影,以前我们在一起时,每次我教完她剑法,她也是满头的大汗的对我说:“阿,你好坏,你武功那么高,却一点也不让人家!”时隔半年,小月那娇媚的声音还时时在我耳边响起,我突然有一种冲动,下意识的从怀中拿出一块手帕,站起来走到高秋雨的身边,将手帕递给她,语气温婉的说道:“来,把汗擦擦!”

  高秋雨先是一楞,接着苍白的脸上出一抹微红,她害羞的低下头,接过我手中的手帕,那样子和小月娇羞的模样简直一样,我没有理会在一旁不顾风度张大嘴巴的黄梦杰,不由得再次呆住了…

  好半晌,高秋雨抬起头,她的脸色已经回复正常,声音如蚊蝇般的一样,小声说道:“谢谢你!这手帕已经脏了,我拿回去洗净以后再给你,好吗?”说完她的脸又一次的通红,这次真的是红到了耳边。突然她好象想起了什么,猛的抬起头,高兴抓住黄梦杰的衣袖“表哥!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我先是一楞,猛然发现我已经起身离座,按照我们刚才的约定,在头二十招内,我只要起身就算我输了,没有想到我一时失察,竟然忘记了刚才的约定,女人!我不由得苦笑起来。黄梦杰也先是一楞,然后马上明白过来,他本来有些难看的脸色一下子灿烂起来,笑容可掬的来到我的面前,洋洋得意的说道:“先生,你离开了座位,按照刚才我们的约定,你已经是输了,呵呵!”话语中完全没有刚才被我的上串下跳的狼狈样子,看着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我刚开始对他的好感一下子没有了,不过却有了一种同类的惺惺相惜的感觉。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一时间无言以对,我真是呀!好端端的站起来干什么?把手帕扔给她不就行了!对了,害我如此狼狈的就是她,我好心的给她手帕,可是她却念念不忘我们打赌的事情,我恶狠狠的环视四周,却发现那个罪魁祸首就站在黄梦杰的身后,笑盈盈的看着我,不停的对我做着鬼脸,那有刚开始时我见到的那种飒英姿,整一个小儿女的娇憨模样,我不由得再一次有些呆楞了…

  “咳咳!”一阵咳嗽声将我从神游中惊醒,我回过神来,看了看眼前和我一样高大,脸上一脸内容的黄梦杰,也不由得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半晌,我终于憋出了一句话:“我输了!”说完,我就有些后悔,妈的,真是我这辈子里打的最窝囊的一仗!

  这时,黄梦杰脸色一正“先生哪里话,刚才只是玩笑之言,论武功,我与舍妹根本不是先生手下的一合之敌,如果不是先生手下留情,以先生的身手,我们早已经躺在这里了,胜负之言,乃是舍妹的玩笑话,先生万勿当真!”

  我先是一楞,这个家伙不错,我喜欢。我也躬身一礼“黄兄此言差矣,胜就是胜,败就是败,男子汉大丈夫怎能如此耍赖。不过我可能无法在黄兄府中长留,不如这样,我今就答应黄兄一件事,将来只要黄兄有求于我,在下都会竭力应允,决不失言!”

  “好,就依先生之言!你我击掌而誓!”

  “好!那我们就击掌而誓!”两手相,我们面对相视一笑,同是豪杰,又何需许多的言语。

  “不行,不行!”高秋雨突然窜了出来“你们是你们,不关我的事情,你输了,就要认输,那你怎么给我代?”

  我看了她一眼,就是这个小丫头,让我定力尽失,不过我却有一种想要去疼爱她的冲动。我将心中的平复,开口说道:“那你想怎样,总不成将我赔给你吧!”话一出口,我顿时觉得有些孟,不由后悔不已。

  果然她的俏脸通红,但是她没有回避,一双大眼睛看着我“我要你也给我一个承诺!将来帮我做一件事!”

  我连考虑都没有考虑,马上答应:“好!那我也给你一个承诺,将来只要高小姐需要郑某帮忙,郑某一定决不推辞!”

  “好了,你们的事情结束了,那么我们应该了解一下我们的事情了吧!”这时半天没有出声的翁大江突然口道。

  我眉头一扬“不知翁侯爷想和我了解什么事情呢?

  “你武功虽然高强,但是却无故将我的手下废了,这笔帐我们该怎么算呢?”他怪气的说道。酒楼中的火药味一下子又浓了起来。

  我刚要开口回答,这时黄梦杰连忙出来打圆场“翁兄,翁兄,都是一场误会,大家都是朋友,何必伤了和气,这样吧,这位兄弟的医药费就由在下出了,另外呢,在下再出一笔善后费,反正绝不让翁兄难做人,你看这样可好?”

  翁大江还有些不依不饶,黄梦杰又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只见他脸色一变,但是脸上还是一付悻悻之,半天没有说话。

  “翁大江,你到底要怎样!如果你再不出声的话,小心我和你翻脸!”一旁的高秋雨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她卡厉声的质问道。

  说来也奇怪,这翁大江好象就是十分害怕高秋雨,一见她发火,整个人都矮了三分,连忙说道:“雨妹,你千万别生气,我同意,我同意还不成吗?”真是一物降一物,根据我的资料,这翁大江是天京中的一霸,平里横行无忌,连他老子都管不了,没有想到却对高秋雨如此害怕,真是可笑!我站在一旁,看到这种情形,不由得想笑出声来。

  “小子,今天的事情看在雨妹的面子上我也不和你计较,以后咱们走着瞧!”他恶狠狠的扔下两句场面话,悻悻的转身下楼,身后跟着一帮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翁大江远去的背影,黄梦杰无奈的笑了一笑,转身对我说道:“先生莫要放在心上,大江就是这个样子,都是他老子惯的。你我今有缘,在下对先生十分的钦佩,不如你我在这酒楼上好好的喝上一场,如何?”

  我看了看满脸期盼之的高秋雨,微微一笑“既然黄兄有请,在下怎不从命!”

  撤去残席,大家又重新点了酒菜,黄梦杰开口问道:“不知先生尊姓大名?认识了许久,还不知道先生如何称呼,实在是汗颜!总是先生长先生短的叫,实在是饶口!”

  我微微一笑:“在下郑,乃是墨非帝国宰相郑羊君的侄子,在下自幼随先师学艺,刚刚出师,想趁着年轻周游天下,领略各国的风土人情。”

  黄梦杰和高秋雨闻听先是一惊,要知道墨非帝国乃是当前炎黄大陆上最为强大的国家,就是在飞天皇朝最鼎盛的时期,也无法与之抗衡,郑羊君乃是墨非帝国当朝一鼎,更是当今太子的岳父,智谋过人,与当今天下第一高手,墨非帝国的国师扎合木并称墨非帝国的双雄。没有想到我居然是郑羊君的侄子,这个来头确实不小。我看着他们脸上的惊异之,心中暗暗得意,在这天京里,没有墨非帝国的使节,而且也没有人知道郑羊君是否有这么一个侄子,这可是我和梅惜月商量多时,考虑各个细节才决定下来的。不过黄梦杰到底是出身世家,脸上马上恢复了常态“没有想到郑兄的来头这么大,在下对令叔父闻名已久,只可惜路途遥远,无缘拜会,今能够结识郑兄,真是三生有幸!”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在下一直以为自己的武功在当今年轻一代里可以是个中翘楚,不过刚才与郑兄手,方知道天外有天,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实在是太过狂妄了,只是不知郑兄师从何人?竟然有如此功力,可以与当今天榜中的十大高手相抗衡,想来尊师一定是神仙中人物了!”他话一出口,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高秋雨也饶有兴趣,十分好奇的看着我。

  真是一个狡猾的小狐狸,想套我的底,嘿嘿!可惜你狡猾,我更聪明,早就已经料到了你会这么问。我一脸崇敬之,拱手向天,用一种近乎于狂热的崇拜语气说道:“黄兄说的不错,先师乃是神仙中人,只是从不过问红尘中的俗务。在下五岁得遇先师青睐,携在下前往他修真的云雾山玄府。十六年来,先师苦心教导,可惜在下愚鲁,仅得先师衣钵的十之二三,想起来惭愧之至。先师久不屡红尘,名字早已经忘却,只知道他道号叫做无名,但是江湖中都称他为玄真人,不知道黄兄有没有听说过?”

  看着黄梦杰一脸的迷茫之,我心中暗笑:小子,你去查吧,查到老你也找不到这个玄真人到底是谁。云雾山乃是洪荒区,到处都是凶猛的野兽和毒物,还有的就是几近绝种的上古猛兽,方圆千里没有人烟,嘿嘿,这下把你给唬住了吧!黄梦杰和高秋雨对视半晌,没有说话,半天才开口道:“咳,咳,原来郑兄是玄真人的弟子,怪不得有如此身手。不过刚才听郑兄口称先师,莫非…?”

  我脸色一变,马上换上一付悲痛的表情,用十分沉重的语气说道:“云雾山中有一座玄天大阵,里面困着一头有数百年道行的上古凶兽。三个月前天雷将玄天大阵的一个阵脚击跨,导致大阵威力降低,那头凶兽蠢蠢动,想要冲出来为祸人间,那凶兽一旦出来,天下苍生将难逃厄运。先师抱着舍生取义的想法,在玄天大阵中与那凶兽大战了十天十夜,那当真是风云变,地山摇,最终将那凶兽至于死地。但是经此一战,先师也是油尽灯枯,两个月前,终于飞升,只留下了我这一个不成器的弟子。飞升前,先师将他从那凶兽身上取来的内丹让我服下,并用一生的功力将我奇经八脉打通,想来先师对我真是恩重如山,让我百世难以报答呀!”说道这里,我努力的挤出了两滴眼泪。

  “郑大哥,你不要伤心,真人舍生取义,虽然已经不能再在我俗世云游,但是却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你年纪轻轻,又如此的造诣,真人一定十分的欣慰,他一定是希望你能继承他的理想,为苍生造福,而且真人也一定不希望你这样难过的!”听了我这个故事,黄梦杰和高秋雨都是一脸黯然之,看到我悲痛的样子,高秋雨也下了眼泪,在一旁温声的劝阻我。

  “是呀!郑兄,真人得道飞升,乃是天下武人毕生的愿望,也是一件好事呀,你不必如此的难过。嗨,都是在下不好,竟然触动了郑兄的伤心事,该死!该死!”黄梦杰也是一脸的神伤,在一旁不停的责怪自己。

  看来这两个人都是忠厚之人,我突然在心中产生了一种罪恶感,欺骗如此善良的人,我是不是真的十分的坏呢?我低头有沉思了一会,抬起头,一扫脸上的悲痛:“黄兄,高姑娘,谢谢你们,在下只是一时的感怀,没有事的!”我停了一会,对黄梦杰说道:“黄兄,刚才我和你手,感到黄兄的内力不凡,天下间没有任何一门心法能够与你的相提并论,虽然黄兄的修为还不深,但是加以时,必能挤身天榜前十位,名震江湖。不知黄兄师从何人呢?”

  黄梦杰闻听一笑“郑兄,莫要笑话在下了。不过你说的和我的师傅说的一样,只是我师傅说由于我的武功乃是师门的绝学,这心法共有五层,名为清虚心经,一般的门人光是修习前三层的心法,就耗去了大半生,后两层心法都是由掌门人才能修习,而且非常难以修炼,传说只有我们的师门创始祖师才练至第五层,历代的掌门人也只有寥寥数人练至第四层。而且二十年前,上一代掌门人外出云游,突然失踪,以至后面的两层心法无人知晓,我师傅他们这些年一直在寻找掌门人的踪迹,不过听说已经有了一些消息,想来如果能够找到掌门人,将后面两层心法补齐,一定可以使我们再上一层楼的。不过我师傅没有告诉我们这个门派到底是何门何派,只是说等有了找到掌门人以后才能告诉我。至于我师傅,就是我们府中的天一真人,郑兄可能不认识。”

  我听了以后暗暗点头,心想这个天一真人应该就是从亢龙山来的师门故人,也许是时候和他们联系一下,如果可能,我就又添了一个争霸江湖的得力助臂,目前单靠青衣楼还远远无法在江湖立足,因为他们毕竟目前无法面,而且青衣楼所精通的大都是暗杀之术,从事的都是一些无法见光的事情,真正能拿出台面的,也只有青衣楼供奉堂的那几个老家伙,但是他们毕竟已经老了,而这亢龙山想来不简单,至少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和我一起去争霸天下,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蛇魔道人乃是我的师傅,我更应该振兴师门,让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在我脚下颤抖。一时间,我陷入了沉思,思考着如何与他们联系,至于黄梦杰后来再说的话,我没有听见,只是呆呆的坐着。

  “郑大哥,郑大哥!”我感到有人在叫我,然后有人不停的推我,我一下子从沉思中醒来,看见黄梦杰和高秋雨都是一脸的诧异,高秋雨有些不安的问我“郑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呀?”

  “没有呀?”我十分奇怪她为什么这么问。

  高秋雨的脸上出没有丝毫掩饰的关怀神色“郑大哥,刚才我表哥和你说话,说着说着,就看见你眼睛发直,问你话也不理我,叫你也不答应,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还在为真人的事伤心呀!郑大哥,你真是一个好人,很多人在离开师门以后,就再也不理会师傅了,而你却对真人念念不忘,看来你真的是对真人有很深的感情呀!”

  这哪里跟哪里呀,不过我对这个高秋雨又增添了几分好感,真是一个好姑娘呀!我心中暗暗叹到。于是我微微一笑“高姑娘,谢谢你的关心,先师对我犹如父母,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将他忘记的。不过刚才我不是因为先师的事情,而是突然想到了一些别的问题,所以一时失神,见谅!见谅!”我一边赔礼,一边接着说道:“不知道高姑娘刚才问我什么呀?”

  高秋雨突然脸上划过一抹微红“郑大哥,我刚才是问你,你看我的武功如何呀?

  我听了又是一笑“高姑娘,你的武功可以说是非常的好,招式十分妙,但是你却似乎学完这套武功,而且教你的这个人似乎对于招式过于拘泥,要知道创下这套招式的人,是为他自己的情况所量身创造的,并不一定会适合每一个人,武功在于创新,一样的功夫,十个人学会有十种不同的效果,关键是在于找到属于自己的,所以并不一定要拘泥于前人的套路,要发展,要探索,只有这样才能有进步,你要记住,招式是死的,人却是活的,是人用招式,而不是招式用人,细细体会这句话,也许你就会有新的发现。另外还有,你的这套招式并不是单纯的招数,更是一种奇妙的内功心法,你虽然已经练了招式,但是并没有体会到这里面真正的髓,我发现这套武功,必须是招随气走,而你只得其形,而未得其神,好好想想我的话,恩,明天你来找我,我会教你一套心法,也许会有用处的。”我歇了一口气,看着两人都已经陷入了沉思,我知道我的话已经启发了他们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武学殿堂,也许他们会成为一代宗师,会成为我今后的对手,但是我不后悔,因为只有同级别的对手想抗衡,才能让我感到有快,不然这争霸之路太过简单,会失去了那中间的乐趣。我没有打搅他们,我知道这个时候让他们多思考一分钟,会顶上将来他们一个月或者一年的探索,我静静的喝着那醇美的高山浮云,一时间,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好半晌,他们两人从神游中回神过来,脸上精神奕奕,眼中的光似乎有明亮了许多,我知道他们在这片刻的思考中,已经又有了很大的突破。黄梦杰更是站起来向我深深一礼“郑兄,今郑兄的教诲,黄梦杰感激万分,他有所建树,郑兄当记首功!”

  高秋雨也是一脸的激动,她忘情的拉住我的手“郑大哥,谢谢你!”

  我笑着说道“黄兄,高姑娘,你们客气了,这是你们的悟性好,如果你们没有这个悟性,那我说再多也没有用处呀!”

  没有想到高秋雨的脸色突然一变“郑大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语气十分委屈。

  我有些莫名其妙“高姑娘此话怎讲呀?我又有哪里看不起你了?”

  “那为什么你和我表哥称兄道弟,而对我这么客气,叫我高姑娘,不是看不起我还是什么?”说着她的眼圈一红,眼泪就要往下掉。

  我是最害怕女人哭,而且是这么一个我心存好感的女人,连忙说道:“不是,不是,只是在下觉得不知如何称呼姑娘好,如果太过冒昧,害怕唐突的姑娘,让姑娘生气!”

  “你还称呼我姑娘!而且还一口一个姑娘!”

  这下子我真的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我抬眼向黄梦杰看去,却发现他东张西望,故意躲闪着我,一时间我手足无措,结结巴巴的问道:“那,那,高姑,不是!高,那你让我如何称呼你呢?”

  看着我结结巴巴的样子,高秋雨‘噗嗤’的笑了出来,然后满脸通红,用低若蚊蝇的声音呐呐的说:“你可以叫我小雨嘛!”

  “小雨!”我如释重负的叫了一声。

  高秋雨的脸上出了灿烂的笑容,看着她的笑容,我心里也不由得高兴了起来。这时,侍从把酒菜端上来,我倒上了一杯酒,举起酒杯“黄兄,高,不!小雨,为我们今有缘结识,干!”“干!”三个酒杯碰在一起,在酒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的同时,我脑中突然有了计较,我想我已经知道该如何来阻止黄梦杰出任开元城守… Www.EmEnGXs.COM
上一章   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   下一章 ( → )
遗梦小说网提供明镜新作《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最新章节,为您推荐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读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最新章节就到遗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炎黄战史之嗜血帝王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