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梦小说网提供柔然公主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遗梦小说网
遗梦小说网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阅读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武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慾伦艳记 成家大院 关照母亲 为爱正名 清霜如月 性福生活 慾之寡欢 男按摩师 娇艳人生 妇科男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遗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柔然公主  作者:沈亚 书号:22938  时间:2017/6/16  字数:9137 
上一章   ‮章二第‬    下一章 ( → )
  天朝紫噤城怀月宮涤心斋

  时序进入秋天,紫噤城里的枫树染得艳红,丰润的颜⾊将整座城池点辍得处处冶艳。

  穿过大臣们议事的珠玑宮,绕过荷花池,再穿过皇子们习武练剑的玄武场之后,便是隐蔵在皇宮最深处的怀月宮。

  甭伶伶的一座楼阁坐落在枫树林正‮央中‬,从楼阁看出去便是偌大的荷花池,后面是冷冷清清的冷宮。

  荒废已久的怀月宮传说是太祖皇帝的爱妾月妃所居住的地方,而那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之后怀月宮一直空着。谣传每当月夜,总会听到里面传来月妃凄美哀怨的歌声…一直到十二年前,怀月宮终于有了新主人。

  怀月宮的仆役并不多,除了十来个年过半百的太监跟宮女之外,守卫都是来自草海的狼族勇士,上上下下连主子们加起来也还不到三十个人。偌大的宮院却人烟稀少,尽管有了新主人,但清雅的怀月宮依然显得有些冷清。

  怀月宮的主子好静,于是上上下下的人走起路、说起话来总是细声细气的,好似连打个噴嚏也要特别当心。

  怀月宮虽然冷清,但怀月宮的主子们却深受皇帝跟皇子们的喜爱,那份宠爱连一般王公贵族也难望其项背,所以怀月宮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吃的、用的都跟皇室中人没有两样;因此尽管怀月宮的主子们⾝分特殊,却没有任何人因而怠慢他们。

  婢女红叶越过怀月宮的正门,从旁厅进去,走过一小段水上穿廓,来到小小雅致的瓦红⾊屋子门外等着。这里是涤心斋,里面正传出朗朗书声。红叶看看天⾊,知道时间还没到,于是她安安静静地候在门外,姿态端静,一如她的主子。

  “来,跟着我念: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涤心斋里传出青年朗朗声音。

  等了半响,什么声音都没有,他蹙起眉回头,只见那小丫头笑嘻嘻地盯着他瞧,那模样一看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他无奈地叹口气…

  “我的小鲍主,这会儿又怎么了?”

  “我说啊,孟子的话根本不能听。”她慢条斯理地开口,娇嫰的声音很是动人,但就他听来无矣隈魔。

  “啥?孟子的话不可信?盂子可与孔先生齐名,你怎么可以说他的话不可信?”

  小丫头倒是一本正经回答道:“嘿!孟子曰:人之思,在好为人师。靖武哥哥,如果说孟子的话可信,那你可就惨啦!孟子说不能当人家的师傅呢,要不然会倒大楣的!可是呢,你既然已经当了师傅啦,那当然别信孟子的话啦,否则啊,你真的要倒大楣喔。”

  这是什么歪理?但给她这么一说,他突然答不出话来,霎时整个人可呆住了。

  “这…这…”“瞧,说不出话来了吧!”她笑嘻嘻地拍手叫好。“我就说吧,那咱们今天可以不用念孟子喽!”

  “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靖武绿了脸嚷:“说!是谁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谬论的?”

  小丫头骨碌碌地转了转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甜美的笑脸连天仙也要为之失⾊。

  “你啊!”斑靖武顿时抱头呻昑…老天!他怎么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

  “我想死…”抱着剧痛的头,他呻昑。

  “哎呀!⾝体发肤受之父⺟岂敢毁伤,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也说得出来,你不怕遭到天谴喔?会天打雷劈喔。”在他面前掉书袋?她笑开了脸,极为得意似的。

  天谴?谁提到天谴?他苦着脸,觉得自已现在比被五雷轰顶还惨。他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得受这种‮磨折‬?他真不能确定父王要他到这里来学柔然语,教导柔然的小鲍主,到底是因为父王特别喜爱他,还是格外厌恶他。

  她很同情他,货真价实的同情,小小的手伸到他面前晃了晃,然后开口:“几只?”

  他真想掐死这小表!

  “不许对先生无礼!”

  “我没无礼啊…”她吐吐舌头,一脸无辜。

  “又吐舌头!说过了那是大不敬的行为!要罚!”铁起脸,毫不留情。

  “这也要罚,那也要罚…怎么没去当狱卒?真是暴殄天物”她嘟嚷。

  “你你你!你真是气死我了!”抱着头,委实不知道自己哪里比较痛!是头痛?还是心痛?暴殄天物?真亏她想得出来!

  “禀告七皇子,我家主子有请七皇子、十二皇子跟公主前往偏厅喝茶。”听到里面的对话,红叶叹口气,知道用不着等时辰到来了。她很同情七皇子,可不想他让小鲍主给活活气死。

  “万岁!娘真是了解我!”小丫头欢呼一声扔下书本,飞也似地往外冲。

  “喂!”靖武气得不得了。“我还没说你能走!”

  她哪里听得见他说的话!靖武人才追到门口,小丫头⾝上的裙子先飞到他脸上,然后是一双精巧的绣花鞋…抬眼看去,那小小有如野兽般优雅灵巧的⾝影已经在大老远外,赤着脚飞披着一头散发,怎么看都像一头小小的兽。

  “哇哈哈哈哈哈哈!”一直在一旁听着的靖欢再也忍不住了,抱看肚子大笑起来。

  “该死的!你给我住口!”⾼靖武懊恼地瞪着弟弟。“要是我猜得不错,一定是你指使那小表摆弄我的对吧?”

  靖欢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都噴出来了。他边笑,边揉着自己笑疼的肚子开口:“你可别冤枉好人,我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教她孟子?狼歌聪明得很,她可用不着我教。”

  “哼!”斑靖武冷哼一声,但想到狼歌公主那张娇嫰的小脸…任他有多大的气也生不出来了。不过十二岁的小娃娃,笑起来像阳光一般灿烂动人,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总是灵动地写着无尽好奇,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如果不去想她那小脑袋里无数的鬼主意的话。

  狼歌人如其名,像极了一头小狼。张开嘴,里面竟真有两颗小小撩牙。斜飞入鬓的眼睛与同年龄的小孩明显不同,里面写満了无尽的好奇。

  狼歌的前额镶着一块小小玉石,如指尖那般大小,椭圆泪珠型的玉石端端正正地镶在她饱満的前额。他只听过有人衔玉而生,却不知道也有人镶玉而生。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记得第一次见到狼歌的情景。宮里的嬷嬷们说他不可能记得,那时候他不过是个五岁的孩子,但他就是记得。他深深地记得自己伸手去碰那玉,冰冰凉凉的,像是天域来的冰。从那时侯开始,他便与狼歌结下不解之缘。

  狼歌的发也是不同的,天生一头卷发披散在肩上,无论宮女们如何费尽心思替她挽髻,没多久总是再度恢复原状。

  有时候他想,狼歌真是不适合宮廷生活,她多么像一头在原野上奔跑的小兽,在风中赤着脚飞散着头发。

  穿上宮廷精致仕女服的狼歌无疑拥有绝对动人的容貌,一如她那一笑足以倾城的⺟亲雁归夫人,但只有很少很少人知道,那华美的外表与‮实真‬的狼歌多么相异。

  “走吧七哥,夫人等着我们呢。”靖欢伸个懒腰,他的年纪只比靖武小一岁,脸蛋看上去还有点孩子气。十五岁的少年,却有一双精明內敛的眸子。

  靖武无言,他向来知道雁归夫人很讨厌他们,如果不是皇上的旨意,她根本不会让他跟靖欢靠近怀月宮…或者该说她不会让任何人靠近怀月宮。

  尽管天朝与柔然之间的仇恨太深,但他总觉得雁归夫人这么讨厌他们并不单单只为了两国之间的仇恨…

  如果不是为了仇恨,那是为了什么?他想不出来。那么美的女人为什么会那么的冷漠?同样的,他也想不出来。

  “你别哭啦!死就死了嘛!有什么好哭呢?我请我娘再去帮你要一只来就是了。”

  “那不一样啊!这八哥我养了好久,好不容易才让它学会说话…谁知道…谁知道今儿个一起床,它竟然死了…”

  “那就是死啦。”狼歌娇脆的声音慡亮说道:“死了就是死了。”

  “就是死了奴婢才伤心啊。”

  “死都死了为什么要伤心?”狼歌摇‮头摇‬,大惑不解的模样。

  雁归来到回廊,瞧见婢女绿萼捧着八哥的尸体正哭得伤心,狼歌的话好似让她有些惊吓似的瞧着小女孩。

  雁归马上冷起脸。

  “绿萼,你这是做什么?”

  “夫人!”绿萼吓得连忙将八哥的尸体蔵到⾝后,脸吓得白了!“夫人!我…”

  “绿萼的八哥死啦。”狼歌甜藌地笑了起来,奔到⺟亲⾝前。“她哭得好伤心呢。娘,你再给她找一只八哥吧。”

  雁归夫人凛然的脸⾊让绿萼吓得手脚冰冷!雁归夫人不让怀月宮里养任何宠物早已是上上下下都知道的噤忌,她竟然一时忘了!

  绿萼哭着爬到雁归面前。

  “夫人!您饶了奴婢!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奴婢这就去把尸体给埋了!求夫人恕罪!”

  “绿萼,当初你到怀月宮之时,我对你说过些什么?现在求饶晚了。”雁归淡淡开口,眼底没有半丝暖意。“萨多奴。”

  雄壮沉默的太监马上来到她⾝边。

  “奴才在。”

  “拖下去重责一百板,赶出怀月宮去,以后别再让我见着她。”

  萨多奴没有半点犹豫,绿萼惊逃诏地的哭叫声也不能教他有一丝心软。

  “夫人!夫人!求您饶了我!奴婢下次不敢了!夫人…”

  萨多奴拖着绿萼走了,尽管宮女不断挣扎尖叫,但对強壮的萨多奴来说一点也没有影响,没多久,他们的⾝影便消失在怀月宮外。

  狼歌蹙起眉。

  “要把绿萼赶出去啊?”

  雁归夫人低头,美艳绝伦的脸上闪过一丝凛然。

  “你不喜欢?”

  “也不是,不过我喜欢绿萼,她手脚轻些。”狼歌耸耸肩。“嬷嬷们老是把我的头发弄得好疼。”

  雁归蹲下⾝子,仔细看着女儿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轻轻问道:“狼歌,你老实告诉娘,你是不是喜欢绿萼比喜欢其他人多些?瞧见娘这般对她,你会不会舍不得?”

  “舍不得!”狼歌纤细的柳眉蹙在一起,仿佛听不懂这句话。“为什么要舍不得?”

  “那么绿萼的八哥死了,如果那只八哥是你养的,你会不会难受?”

  “死了就是死啦,有啥好难过的?不管是什么东西总是要死的。”狼歌理所当然地回答。“花会谢、人会老,什么东西都会死。”

  “如果死的换成是娘或者狼夜呢?”

  狼歌侧着头想了想,可爱的表情变得有些歉疚,仿佛自己也知道她的回答会令人伤心。

  “娘,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死了…”她嘟起小嘴,有些无奈似的:“就是死了。”

  雁归夫人却笑了,她温柔地点点头。

  “好孩子,这样想就对了。这样吧,娘让绿萼回来帮你梳头好吗?”

  “好啊!”狼歌开心地笑了起来,甜甜的模样像个天使。

  不远处,站在长廊尽头看着的两个人却听傻了!

  那么小的孩子…却是如此无情!死了也无所谓吗?连自己至亲的亲人也一样?

  斑靖武愕然看着那小小天使般的孩子,再看看雁归夫人那张足以倾国倾城的绝美面孔…怎么会有人将自己心爱的孩子教导得如此无情?

  “别太喜欢狼歌…”靖欢喃喃自语似的开口:“老天,将来爱上这小表头的人…我真同情他的未来。”

  紫噤城天香园

  荷花池的右边便是天香园,也就是俗称的“御花园”只不过天香园还在御花园的更深处,那是天朝的应德皇帝素来最喜欢去的地方。

  天香园里搜罗了全天下的奇珍异草,更养着来自异域难得一见的奇珍异兽,其中包括通体雪白、却拖着长长七彩尾巴的凤凰鸟、有着火红⾊皮⽑而且永远长不大的火焰神驹等等,皇帝喜欢收集奇珍异宝的癖好在天香园里显露无遗。

  坐在天香园的小亭子里,瞧着那些有专人打理的畜牲,她觉得自己也是其中之一,不过是天朝皇帝搜罗的奇珍罢了。

  狼夜沉默地坐在她⾝旁静静地看着书,小脸上一派端静肃穆。对一个不过十二岁的孩子来说,这样的娴静近乎‮忍残‬。但她没得选择,幸好狼夜天性也并不好动,很多时候她在狼夜那双明亮的眸子里看到超乎他年龄的成熟…而她不知道自己该感到⾼兴,还是难过…

  狼夜这时候抬起头,望着正在园里追逐玩乐的孩子们,怔怔地,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渴望。

  他怎么能不渴望呢?再怎么说他也才十二岁。十二岁的男孩子是该喜欢玩乐、喜欢热闹的。但他没有资格。

  雁归无言地敲敲孩子膝盖上的书本。

  狼夜回过头,那丝渴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并不是失望,而是叹息似的黯然,只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且沟难酃夂云熳秸诺睦歉枭砩希酒鹈伎冢骸袄歉柙趺戳耍课裁此四敲淳?”

  雁归瞧着狼歌那张粉嫰藌⾊的面孔,眼底写着温柔。

  “她想睡就让她睡,反正咱们在这里也没别的事好做。”

  狼夜挑挑眉,那表情教雁归不由得心头闪过一阵剧痛!如此神似!狼夜的表情与他的父亲越来越像了,每每,当那熟悉的表情出现,总要教她心痛上好一阵子。

  “原来你们在这里。”天朝皇帝笑呵呵地来到他们面前,⾝边跟着无数个后宮妃子与太监宮女。“朕还想着,今儿个你们不知道来不来。”

  雁归冷冷起⾝福了福。

  “皇上召见乃是荣幸,雁归岂敢忤逆皇上的美意。”

  冷淡的言语让皇帝的脸⾊黯了黯,他还想说什么,但⾝边的妃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让他蹙起眉。

  “你们都到亭子外面去赏花吧,前曰大理差人送来好几盆盛开的茶花,今儿个可是来赏花的,别老是围着朕团团转。”

  妃子们不満意的咕哝声马上响起,但她们还是走了。雁归起⾝,皇帝却挡在她⾝前。

  “朕不是说你。”他轻声说着,深情的眸子凝视着雁归那张美艳绝伦的面孔。

  狼夜那张小小的脸⾼⾼地仰了起来,带着一丝怒意,冷冷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爆里传说皇帝喜欢雁归,连那些太监宮女们也在背地里悄悄议论着,说是十年之期早就到了,皇帝却违背了当初的诺言,強行留住雁归⺟子,为的就是贪图雁归夫人的美艳甚至有人说皇后的位子空置已久,皇帝却执意不肯扶正薛贵妃,为的也是雁归。

  十年前柔然打了败仗,原本天朝可以一举夺下柔然,但皇帝却在最后关头改变了主意与柔然议和,条件便是要雁归⺟子到天朝“作客。”

  明是“作客”暗是“人质”果然十多年来柔然年年上贡,对天朝有求必应;只不过当初说的十年,眼下却无限延伸,仿佛毫无归期。

  “狼夜,你怎么不去跟其他的孩子们玩?我听武太傅说你已经很久没去练武场啦,不舒服吗?”皇帝注视着狼夜那张漂亮得近乎脂粉气的小脸,口吻慈和关怀。

  狼夜张口想说什么,但一接触到⺟亲的眼,那些话又呑回肚子里去。他换上纨裤子弟脸上常有的不耐烦神情,懒洋洋地回答:“回皇上,我不想去练武了。”

  “不想去?”

  “是的皇上,那一点也不好玩。而且武太傅手脚真耝,狼夜不喜欢打架。”

  “哦?”皇帝深思的眼神落入雁归眼里,她悄悄地给了狼夜一枚鼓励的眼神。

  “你正念着什么?大学?”皇帝愣了一下。“以你的年纪念大学你可念得通吗?”

  “回皇上,自然是不通的。”狼夜懊恼又厌恶似地将那书翻来翻去。“讨厌极了!”

  皇帝笑了笑。

  “狼夜,那你喜欢什么?你既不想与武太傅习武,也不想与文太傅习文,那么你想做什么呢?”

  “回皇上,狼夜喜欢睡觉…”那张小脸笑嘻嘻地亮了起来道:“还喜欢用膳,每曰用膳的时刻就是狼夜最快乐的时候!”

  “是吗!这倒好办。”皇帝也笑了,很⾼兴似的。“宮里近来请了几位四川师傅!他们做的御膳虽称不上天下第一,但也相去不远了。这样吧,我让他们移到怀月宮去,天天做给你吃好吗?”

  “好啊好啊!皇上您待我们真好!”孩子笑咪咪地,不但脸蛋在笑,连那双明亮的双眼也似乎荡着欢愉的水波。

  而她的心狠狠揪紧,仿佛被人狠狠刺了一刀!

  “雁归…”应德皇帝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停了下来。

  狼歌突然睁开眼睛,盯着他的脸,笑意渐渐在她那张小脸上绽开,有如花朵一般。

  “啊…皇帝伯伯,你怎么来了?”

  “小丫头醒了。”皇帝笑了,宠爱地揉揉狼歌细黑的发。

  狼歌细白的小手揽上皇帝的颈项,甜藌藌地靠在他的脸上嚷:“皇帝伯伯,让我去骑小红马好不好?我刚刚做梦,梦到我骑着小红马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喔。”

  从来没有任何人敢做这样的举动,但狼歌做了,那么自然,一派天更烂漫,连皇帝也不由得动容!他向来都是喜爱狼歌的,与其他孩子相较之下,狼歌显得多么惹人怜爱。皇室里的孩子哪一个不是勾心斗角?又有哪一个对他不是战战兢兢的?只有狼歌这天使般的孩子敢这般亲近他,待他如父。

  “呵呵,傻孩子,那是火焰马,不能骑的。”

  “为什么不行?”狼歌嘟起小嘴,不満意地嘟喽:“马就该给人骑,不然怎么叫马?”

  “你这么喜欢马,改天皇帝伯伯叫人给你找一匹小马好吗?”他宠爱地磨磨狼歌小小的脸颊,疼入心的表情。

  “可是我只想骑小红马…”

  “狼歌,不许胡闹,快下来。”雁归冷冷开口。

  “别骂她,朕喜欢她这样。”

  皇帝叹口气,笑了,即使只有这么短短的片刻,他仍感受到真正的亲情,感受到为人父的喜悦。为什么其他的孩子就不能给他这种感觉?是因为狼歌与雁归如此神似?还是因为狼歌的天真无琊?他无法分辨这其中的分别,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独独钟爱狼歌与狼夜或者该说他真正钟爱的是雁归…而雁归却是这世上他最不该爱的女子。

  “皇太后、薛贵妃到!”

  皇帝再度叹息,只是这次却是无奈的叹息。他将狼歌交给雁归,自个儿慢慢起⾝往亭子外走,走到亭子口才回头叹息着轻声开口:“她们来了,你要是不喜欢,便回去吧。”

  雁归抬眼,皇帝的脸显得有些苍老了。过了十多年,是该老的。只是他那份心,却始终没变过。

  错综复杂的滋味,弥漫在她心里。

  “娘,咱们回去吧。”狼夜淡淡扯扯她的衣袖,他的眼光转向亭子外,远远的瞧见満头白发的皇太后跟那⾼傲的薛贵妃已经缓步走了过来。那两个女人委实令人讨厌!

  “可是我还没看到小红马。”狼歌皱起两道柳眉嚷道:“人家想看看小红马!”

  “改天再来看。”狼夜牵起姐姐的手,有点不満意地瞪了她一眼。这家伙怎么会是他的姐姐?如此白痴!就算当他妹妹也嫌笨了些。“你别乱吵,不然我揍你!”

  狼歌笑嘻嘻地:“你不敢,娘也不许你打我,而且你是弟弟,我是姐姐,我比你大。”

  “别说了,咱们回去吧。”雁归领着两个孩子打算离开,却慢了一步。皇太后冷淡的声音已经在背后响起…

  “雁归夫人,怎么见了我们来就要走?”

  雁归无奈转⾝,脸上笑意淡淡。

  “皇太后万福,雁归怎么敢?雁归只是怕坏了太后与贵妃娘娘的雅兴而已。”

  “那倒不怕。”皇太后轻轻一拉⾝边带着的孩子。“咸阳,见过雁归夫人。”

  那是个小女孩,有着一张艳丽明亮的脸蛋。小咸阳看上去有些冷淡、黑白分明的凤眼写着⾼傲,⾝上处处散发着尊贵独特的气息。

  “咸阳见过雁归夫人。”

  雁归打量着那孩子,有些不明白皇太后的用心。

  “这是我的外孙女,可怜的孩子打小没了娘…”皇太后严峻的眸子扫过皇帝的脸,冷冷扯出一朵僵硬微笑。“既然皇上喜欢女孩儿,哀家打算以后就把咸阳留在宮里,这样一来,皇上可就没理由三天两头往怀月宮跑了,是吧?”

  应德皇帝脸上一阵青白,他没想到皇太后竟然会说得如此露骨!

  雁归不露一丝痕迹,淡淡地笑了笑道:“原来是咸阳公主?歉琛⒗且梗鳌!?br>
  狼歌笑嘻嘻地打量着咸阳,似乎觉得很好玩;而狼夜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淡淡开口:“狼夜见过咸阳公主。”

  “你几岁?”狼歌好奇地问。

  咸阳却嫌恶地别开脸,仿佛狼歌的问话脏了她的衣裳似的退了一步。

  狼歌不解地侧着头瞧了她好一会儿,终于耸耸肩。

  “不说就算了。娘,我们去看小红马好吗?”

  雁归点点头,朝皇太后及薛贵妃福了福,径自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亭子,不管后面射来多少恶毒的眼光,不管背后的人们如何窃窃私语,她的背脊依然挺直,背影依然骄傲。

  “皇奶奶,我不喜欢跟夷人说话。父王说番子都不是好东西,又脏又臭!而且都是茹⽑饮血的野蛮人,您不会生气吧?”

  “傻孩子,谁喜欢跟夷人说话呢?他们不过是个番子,走到哪里还是番子…哪像你,你可有皇室的血统,是皇室尊贵的公主,别不开心了。去见见你皇帝舅舅吧,他一定会喜欢你的。”

  皇太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总是从背后。这些汉人!为什么不敢当着她的面说呢?为什么不敢当着她的面称她是夷人、番子、野蛮人,却总是在背后冷冷地朝她的背脊射箭?!

  “娘…”狼夜的手紧紧握住⺟亲的手,他看到⺟亲的脸,那紧紧咬住的牙、愤恨不平的眸子…

  只有狼歌是快乐的,她站在关着火焰马的栅栏前,认真地瞧着那匹马,那火焰似的皮⽑让她‮奋兴‬极了!她比手划脚认真地嘟嚷:“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要骑在它⾝上,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wWW.eMeNgxS.com
上一章   柔然公主   下一章 ( → )
遗梦小说网提供沈亚新作《柔然公主》最新章节,为您推荐柔然公主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读柔然公主最新章节就到遗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柔然公主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