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梦小说网提供剪灯新话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遗梦小说网
遗梦小说网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推理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阅读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竞技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武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慾伦艳记 成家大院 关照母亲 为爱正名 清霜如月 性福生活 慾之寡欢 男按摩师 娇艳人生 妇科男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遗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剪灯新话  作者:瞿佑 书号:10252  时间:2017/3/27  字数:2110 
上一章   ‮记泛夜湖鉴‬    下一章 ( → )
处士成令言,不求闻达,素爱会稽山水。天历间,卜居鉴湖之滨,诵“千岩竞秀,万壑争”之句,终遨游不辍。常乘一叶小舟,不施篙橹,风帆揖,任其所之,或观鱼水涯,或盟鸥沙际,或蘋洲狎鷺,或柳岸闻鸳。沿湖三十里,飞者走者,浮者跃者,皆其状貌,与之相忘,自去自来,不复疑俱。而樵翁、耕叟、渔童、牧竖遇之,不问老幼,俱得其心焉。初秋之夕,泊舟千秋观下,金凤乍起,白未零,星斗辉,水天一,时闻菱歌莲唱,应答于洲渚之间。令言卧舟中,仰视天汉,如白练万丈,横亘于南北,纤云扫迹,一尘不起。乃扣船舷,歌宋之问明河之篇,飘飘然有遗世独立,羽化登仙之意。舟忽自动,其行甚速,风水俱駃,一瞬千里,若有物引之者。令言莫测。须臾,至—处,寒气袭入,清光夺目,如玉田湛湛,琪花瑶草生其中,如银海洋洋,异兽神鱼泳其内。乌鸦群鸣,白榆植。令言度非人间,披衣而起,见珠宫岌然,宫阙高耸。有一仙娥,自内而出,被冰绡之衣,曳霜纨之帔,戴翠凤步摇之冠,蹑琼纹九章之履。侍女二人,一执金柄障扇,一捧玉环如意,星眸月貌,光彩照人。至岸侧,谓令言曰:“处士来何迟?”令言拱而对曰:“仆晦迹江湖,忘形鱼鸟,素乏诚约,又昧平生,何以有来迟之问?”仙娥笑曰:“卿安得而识我乎?所以奉邀至此者,盖以卿夙负高义,久存硕德,将有诚悃,籍卿传之于世耳。”乃请令言登岸,邀之入门,行数十步,见一大殿,榜曰:天章之殿。殿后有一高阁,题曰:灵光之阁。内设云母屏,铺玉华箪,四面皆水晶帘,以珊瑚钩挂之,通明如白昼。梁间悬香球二枚,兰麝之气,芬芳触鼻。请令言对席坐而语之曰:“卿识此地乎?即人世所谓天河,妾乃织女之神也。此去尘间,已八万余里矣。”令言离席而言曰:“下界愚民,甘与草木同腐。今夕何幸,身游天府,足践仙宫,获福无量,受恩过望。然未知尊神托以何事,授以何言?愿得详闻,以释尘虑。”仙娥乃低首敛躬,端肃而致词曰:“妾乃天帝之孙,灵星之女,夙禀贞,离群索居。岂意下土无知,愚民好诞,妄传秋夕之期,指作牵牛之配,致令清洁之,受此污辱之名。开其源者,齐谐多诈之书;鼓其波者,楚俗不经之语;傅会其说而倡之者,柳宗元乞巧之文,铺账其事而和之者。张文潜七夕之咏。强词雄辩,无以自明;鄙语言,何所不至!往往形诸简牍,播于篇章,有曰:‘北斗佳人双泪,眼穿肠断为牵牛。’又曰:‘莫言天上稀相见,犹胜人间去不回!’有曰:‘未会牵牛意若何,须邀织玄弄金梭。’又曰:‘时人下用穿针待,没得心情送巧来。’似此者不一而足,亵侮神灵。罔知忌惮,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令言对曰:“鹊桥之会,牛渚之游,今听神言,审其妄矣。然如嫦娥月殿之奔,神女高唐之会,后土灵佑之事,湘灵冥会之诗,果有之乎,抑未然乎?”仙娥怃然曰:“嫦娥者,月宫仙女;后土者,地祗贵神;大禹开峡之功。巫神实佐之;而湘灵者,尧女舜妃。是皆圣贤之裔,贞烈之伦,乌有如世俗所谓哉!非若上元之降封陟,云英之遇裴航,兰香之嫁张硕,彩鸾之配文箫,情易生,事迹难掩者也。世人咏月之诗曰:‘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题峡之句曰:‘一自高唐赋成后,楚他天云雨尽堪疑。’夫月两曜。混沦之际,开辟之初,既已具矣,岂有羿之说,窃药之事,而妄以孤眠霜宿侮之乎?云者,山川灵气,雨者,天地沛泽,奈何因宋玉之谬,辄指为房帷之乐,譬之衽席之?慢伸渎天,莫此为甚!湘君夫人,帝舜之配,陟方之,盖已老矣。李群玉者,果何人欤?敢以之词,溷于黄陵之庙曰:‘不知落何处,疑是行云秋中。’自述奇遇。引归其身,诞妄矫诬,名检扫地!后土之传,唐人不敢明斥则天之恶,故假此以讽之耳。世俗不识,便谓诚然,至有‘韦郎年少眈闲事,案上休看《太白经》’之句。夫界诸天,皆有配耦,其无耦者,则无者也。士君子于名教中自有乐地,何至造述鄙猥,诬谤高明,既以欺其心,又以惑于世,而自处于有过之域哉!幸卿至世,悉为白之,毋令云霄之上,星汉之间,久受黄口之谗,青蝇之玷也。”令言又问曰:“世俗之多诳,仙真之被诬,今听神言,知其伪矣。然如张骞之乘槎,君平之辨石,将信然欤?抑妄谈欤?”仙娥曰:“此事则诚然矣!夫博望侯乃金门宜吏,严先生乃玉府仙曹,暂谪人间,灵具在,故能周游八极,辨识异物。岂常人之可比乎?卿非三生有缘,今夕亦乌得至此!”遂出瑞锦二端以赠之,曰:“卿可归矣,所托之事,幸勿相忘。”令盲拜辞登舟,但觉风高寒,涛澜汹涌,一饭之顷,却回旧所,则淡雾初生,大星渐落,三鸣而更五点矣。取锦视之,与世间所织不甚相异,藏之篋笥,以待博物者辨之。后遇西域贾胡,试出示焉,抚玩移时,改容言曰:“此天上至宝,非人间物也。”令言问:“何以知之?”曰:“吾见其文顺而不纯而不杂。以映之,瑞气葱葱而起,以尘掩之,自然飞扬而去。以为幄帐,蚊蚋不敢入,以为衣帔,雨雪不能濡。隆冬御之,不必挟纩而燠;盛夏张之,不必乘风而凉。其蚕盖扶桑之叶所饲,其丝则天河之水所濯,岂非织女机中之物乎?君何从得此?”令言秘之,不肯述其故。遂轻舟短棹,长游不返。后二十年,有遇之于玉笥峰者,颜貌红泽,双瞳湛然,黄冠布裘,不巾不带。揖而问之,则御凤而去,其疾如飞,追之不能及矣。 WwW.EmEngxS.com
上一章   剪灯新话   下一章 ( → )
遗梦小说网提供瞿佑新作《剪灯新话》最新章节,为您推荐剪灯新话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读剪灯新话最新章节就到遗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剪灯新话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